方言站了起来,看着白含烟,不满地吼道:“我不明白”
  
  他的眼里,满是怒火,白含烟吓了一跳。
  
  白含烟又摸了一下小腹,想着被他弄大的肚子,想着肚子里两个多月的宝宝,这混蛋还吼她,心中顿时万分的委屈,可是倔强的她,一句话也没多,只是静静转过身,然后去穿丝袜,去换鞋。
  
  方言看到她无比冷淡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用力地抓住的她的右臂,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白含烟眉头皱了一下,被他紧握的手臂,传来阵阵痛楚。
  
  她抬起清澈的眸子:“方言,你弄痛我了。”
  
  方言一把将其拉倒怀里,吼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白含烟用力地将其推开,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花,冷冷地说道:“行啊,姓方的,长本事了啊,现在敢吼我,以后指不定还会打我,你很行,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凶的人,学姐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你放心,我这就走,大球星!”
  
  大球星三个字,听在方言耳里,是如此的刺耳,他看着她那决决的表情,又是生气,又是害怕,方言吓坏了,他突然有种再也见不到她的感觉。
  
  这种事,白含烟真的干得出来!
  
  方言一时不知所措
  
  白含烟拿起包,冲到门口,打开公寓的门,然后重重地关上。
  
  方言踢了一下沙发。
  
  白含烟离开公寓,扭头看了看,方言并没有追过来,心中更加生气,果真是个混蛋,连追也不来追一下,一时间万分委屈,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掉落下来。
  
  白含烟站在街边,秋风起,白裙飘飞,有点冷,她抱住双臂,在风中瑟瑟发抖,她等候着计程车,她想回酒店,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车总算来了,她拉开车门,正当她准备上车时,一个人冲了过来,把她抱到一边,让计程车离开了。
  
  “方言,你混蛋!”
  
  白含烟不想理他,背过身去。
  
  方言慌张地冲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小白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吼你的,原谅我好么,我今天给你打了三个电话,可是你不理我,回到家里,你又不理我,我急了,我的情绪没控制住,小白姐,求你了,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我手机放在酒店,怎么接你的电话,你刚才想打我。”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打你,我就是打自己,也舍不得打你。”
  
  白含烟轻声抽泣道:“你刚才就是想打我,你就是想打我!”
  
  方言她的身子扳了过来:“我发誓,小白姐,我没有想打你,也没想吼你!”
  
  方言将白含烟抱入怀里:“小白姐,你不要哭啊,是我不对!”
  
  白含烟呜呜地哭着:“方言,你混蛋,你刚才明明就是想打我,你必须承认,你说,你想打我。”
  
  方言这个时候,哪还敢说个不子,忙道:“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刚才想打你。”
  
  白含烟一听,哭得更大声了:“好啊,你刚才想打我,这可是你亲口说的,那你打死我好了。”
  
  呃!
  
  这?
  
  方言一口老血被逼在胸口,女人任性起来,真是不可理喻啊,这分明是她逼他说的,可是现在,他偏偏不能辩解。
  
  方言无奈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方言就是个混蛋,小白姐!”
  
  白含烟把脸凑过去:“哼,你打吧,就打这里,最好把我这张祸国殃民的脸给打坏,省得你心烦。”
  
  方言连忙后退,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打她,这女神真是蛮不讲理啊,心中无比着急,手足无措地揉了一下的头发。
  
  白含烟看着方言一脸的不知所措,擦干眼泪,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决赛的得意,心中暗道:哼,坏小子,敢吼我,来啊,让你在姐面前得瑟。
  
  方言真急了,连忙双手捧起她的脸蛋,直接吻了上去。
  
  唔!
  
  白含烟愣住了,方言这霸道的吻,让她透不过气来,俏脸上飞过一抹红晕。
  
  良久,方言才放开她。
  
  白含烟擦了一下嘴,幽幽道:“方言,你就是个无赖。”
  
  方言一把将白含烟抱了起来,又回到了公寓:“对,我就是个无赖,我赖上你了,这被子,你别想跑!”
  
  白含烟伸出白晰的手指,掐住方言的脸:“小学弟,你不能不要脸啊!”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要脸了,小白姐,随你怎么说。”
  
  因到公寓,方言依旧抱着她,往自己房间里走去,轻轻地放到床上。
  
  白含烟死死地抵着她的脸,急道:“方,方言,你要干嘛。”
  
  “你说了?好好收拾你,今晚,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白含烟心碰碰乱跳!
  
  她想起了那个晚上!
  
  他也是这个样子!
  
  “方言,不行的,我拒绝”
  
  她歪过头,拿开抵着方言的双手,紧张地搁着吊带裙,按住那双伸到裙下不安分的大手。
  
  “哼,你要是敢对我用强,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自己看着办!”
  
  方言很不甘心,将掀起了裙子放下,从她的语气中听出,她不像在开玩笑,何况,他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男人,只好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白含烟傲娇地说道:“这才像话么,学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要抵抗。”
  
  方言乖乖点了点头。
  
  “现在送我回酒店。”
  
  方言叹了口气,只能同意。
  
  在她快要出门时,方言想起了昨晚踢远球,他拉着纳尼在慕尼黑一道购物中心买的礼物,连忙叫住了白含烟。
  
  “小白姐,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我代言了两年500万欧元的合同,给你买个礼物,毕竟我现在住的公寓可是你的。”
  
  白含烟好奇地看着他从双肩里掏着什么:“什么啊,快点。”
  
  方言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长形盒子,慢慢打开,在打开的一瞬,盒子里迸出出亮晶晶的光。
  
  是一条钻石项链!
  
  钻石外围是蓝色的花瓣,看上去,耀眼夺目,。
  
  里面的那颗钻石也蛮大,像个鸽子蛋!
  
  白含烟一眼就瞅到盒上的标记,是蒂芙尼的!
  
  关键是它真的很漂亮,白含烟大眼睛眨了眨,然后眼睛不忍再离开。
  
  “多少钱,贵么,贵的话,我就不要了。”
  
  方言急忙摆手,然后举起2根手指:“不贵,我现在可是高富帅。”
  
  “2万啊,哼,别以为你今天欺负了我,一条钻石项链就可以抵销,告诉你小学弟,学姐我现在还在生气。”
  
  方言心道,是20万欧元!不过他不敢说,要是说出了真实价格,白含烟就不会要了,那可不行。
  
  白含烟瞅了一眼方言,发现他捧着项链,傻傻地站着不动,急得跺了一下脚:“笨死了,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带上啊。”
  
  方言高兴极了,连忙靠近她,白含烟背过身去,把头发拢了起来,露出粉嫩的天鹅一般的脖子,方言轻轻地为她戴上。
  
  “好看么?”白含烟甜甜地一笑,然后走到卧室,在梳妆镜前,激动地喊道:“哇,真的不错,方言,你眼光还可以么.”
  
  :。:

返回目录

足坛刺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红素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素手并收藏足坛刺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