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湾仔,海港中心。
  
      《天天日报》的总编辑邢屹富神情紧张的站在门前,翘首以盼,胖手捏着手绢不断擦着额头的汗水。
  
      身旁的报社主编、副主编四五个人也一样的面露担忧,提心吊胆,好似等待宣判的……巴西跳水名将内马尔一样。
  
      哪怕是11月份,他们后背的汗水依然湿透衬衫,表情格外复杂。两股战战,心里迷茫。
  
      报社的待遇在如今经济低迷期间绝对是一个非常优质的职位,没有人想几十岁还“颠沛流离”。
  
      说句土味文艺话,他们没资格对生活怜悯,更没资格对生活谈判。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房贷给予的压力。注定他们不敢轻易的失去经济来源。
  
      哪怕生活对他们不够尊重,他们依旧要挤出最灿烂的笑容给生活谄媚赔笑。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的不是枸杞,泡的是打碎尊严的苟乞。年轻时也曾大喊:苟——
  
      现在真的只能装苟且了。
  
      “总编,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拍……咳咳,一直在实事求是的报道老板的正面新闻,他应该不会这么小气…记仇吧……”
  
      《天天日报》新闻部门的主编脸色忧愁,旁边的其他部门主编、副主编听闻也都期待的望向总编邢屹富,希望老大能给他们一点慰藉。
  
      “黄玉浪这个扑街!刚收购我们就迫不及待的转手!没钱学人家玩咩报纸?我咒他一辈子硬不起来!老瓜皮!绿帽子戴一辈子!”有人咬牙切齿骂前老板。
  
      这个人邢屹富知道,当初黄玉浪入主《天天日报》的时候,这人是他手底下第一个去献媚的主编。现在却是骂的最恶毒的那一个。
  
      这心情就好像当年“太上皇”韦斯特痛骂儿皇帝詹姆斯决定一叛逃一样:哦,我真的不错我真的很不错,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我真的潮霖凉……咦……好吧,现在这些人的心情就是这种矛盾的深恶痛绝。
  
      “哎,尽人事听天命吧。这几天咱们这位吴老板可是风光无限。希望他宰相肚里能装船,给我们几天好日子。现在世道不好混。”娱乐部的主编感叹。
  
      邢屹富没有理会众人的抱怨,眼睛不断张望着远处。
  
      《天天日报》1960年创刊,打着全球第一份彩色报纸的噱头,一开始就以对开大报姿态横空出世,版面加起来超过40版,绝对的一流报刊。
  
      前些年高峰期的时候,日发行量超10万份,不输给《明报》、《东方日报》。但谁也没想到《天天日报》命运多舛,辗转反侧之后多次易主,如今发行量早已锐减到了三四万份,不及巅峰时的一半,且江河日下。
  
      原本以为这次易主到黄玉浪手中可以大展宏图……毕竟黄玉浪在传媒界、出版界、漫画界的地位和能力非同一般。所以《天天日报》真的是做到了指哪打哪,各个部门也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甘霖凉!!!
  
      这边刚借着报道吴孝祖丑闻,发行量爆发增长,转眼——被骂的人转头成了报纸金主!!!
  
      鸡掰啊!!!!!!!
  
      好比《心花路放》中,克里斯蒂娜·机场·冬雨接见网友**爆了……老娘很认真的和你讨论小乌龟的问题,你竟然什么都忘记了??还特么嫌弃情侣耳钉,扎都不敢扎!
  
      邢屹富心中升起蛋蛋的忧伤……
  
      此刻的他和手下心情就像克里斯蒂娜·机场·冬雨在里边想要证明自己一样,恨不得扒光自己给吴孝祖睡……嗯,比喻!
  
      实际上《天天日报》全体员工都有这种感觉,就差在门口挂上红布横幅,然后组织然在门前跳着《一步之遥》的大腿舞:“欢迎港岛著名慈善家电影人吴孝祖先生莅临指导,恭喜吴总喜提《天天日报》————笔芯”
  
      媒体人这年头不好混~尤其是几个老板买完《天天日报》之后要么破产,要么赔钱之后……更难熬。
  
      希望吴老板能坚持的久一点!
  
      “来了。”
  
      不知谁眼尖,喊了一句,众人拍拍脸,全部打起精神,准备用自己诚挚且狗腿的忠心打动新老板芳心。
  
      总编邢屹富领着《天天日报》的管理层,向自己的衣食父母迎了上去。
  
      只要老板满意,《天天日报》员工愿世代为吴导演抽烟喝酒烫头……呸!愿肝脑涂地……再说吧。。。
  
      黑色漆面的平治后排。
  
      吴老板眯着眼,笑容畅快的盯着身旁表情拘谨,职业装打扮的女人。
  
      “好紧张嘅?”
  
      查小昕深呼一口气,“多谢吴生你将机会畀我,我一定不会辜负您。”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有阿梁支持你,尽管放手去搏。背后还有我!”
  
      吴孝祖指了指副驾的罗梁,对方也连忙谄媚的赔笑。这一次罗梁从《胜报》抽身出来,担任《天天日报》副总编,绝对是高升!
  
      《胜报》这种不入流的咸湿报纸,哪里可与《天天日报》这份对开大报相提并论?
  
      瘦死的胖子比乃大!
  
      《天天日报》尽管近年略显颓势,但骨架仍在,只要有资金支持,加上内容跟得上,不愁难恢复荣光。
  
      何况吴孝祖临来前特意给了他两个杀手锏!一个就是《嫌疑人X的献身》小说刊登,一个就是好几位明星的石锤绯闻。
  
      相信凭借着他在《胜报》的不要脸操作,会给整个主流报纸带来颠覆性的地震。
  
      “谢谢吴生!”查小昕眼睛内闪烁着光彩,她现在真的是准备大干一场!
  
      车子刚停稳,吴孝祖笑着冲查小昕点点头,眼露鼓励。对方深吸一口气,挂上自信的笑容主动打开车门——
  
      “欢迎吴——”
  
      邢屹富主动开车门,胁肩低眉,赔笑问好,一抬头却愣住了,“…………”
  
      没想到是一位短发干练的女人,不等他回过味,对方却咄咄逼人的先问好。
  
      “刑总编,我是查小昕,代表吴生来《天天日报》做事。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她强忍着心里的激动,面露微笑的冲着面前这位前几日还需要仰视的《天天日报》总编伸出手,高傲的像一只知道了自己身世的丑小鸭。
  
      脑子里下意识回忆起,两日前,吴孝祖约她面基的场景。
  
      咳咳,邀请她担任《天天日报》娱乐新闻编辑的场景。
  
      在此之前,她已经通过内部消息知道了对方5700万港币购入了《天天日报》的事情。
  
      赴宴前夕,她鲍汁逼撕的决心,在包包里提前准备好了一盒15pcs装的狼牙颗粒安全套,发誓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但当吴孝祖真的开门见山邀请她担任《天天日报》娱乐新闻副主编的那一刻,她依旧感动的如同《杀手里昂》中躺在桌子上的玛蒂尔达一样:里昂,你让我胃里边暖暖的!
  
      这就是后世一步到胃的出处~(不接受反驳)!
  
      一个普通女人想要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日日夜夜都要努力。《天天日报》编辑的机会摆在她面前的这一刻,她愿意付出夜晚时间向这位新的老板汇报工作,并展现自己的工作能力。
  
      可——
  
      吴导演此时也恰如其分的跨出汽车。
  
      看着对方渊渟岳峙的气度,查小昕心中升起无穷的钦佩与感激。哪怕女人真的愿意付出,也渴望得到尊重啊!
  
      对方并没有挟恩图报,而是真的把她当做合作伙伴!
  
      君子的不能在君子!
  
      可能他确实很花心,但确实对自己做到了君子坦荡荡。
  
      吴生竟然丝毫没有那方面要求,且对自己寄以厚望!这让查小昕自己暗自发誓,一定要做出成绩报答对方的知遇之恩!甚至内心深处她隐隐生出“士为知己者吃屎的感动!”
  
      吴导演绝对不知道查小昕竟然还打着这个主意,不然一定勃然大怒!
  
      老子当你是个人才,你特么想吃老子的屎!?
  
      再说,他又不是苹果手机,一天没事就拎着充电器四处寻插座充电……4
  
      吴孝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渣——丑拒!
  
      “刑总编,还有各位同仁。”
  
      吴孝祖露出粲然微笑,故作责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嘅,哪里又得到这样客气?不会是当我是外人吧?”
  
      说着,莞尔一笑,“诸位,吴某人知道大家担心秋后算账。这里我把话撂下,你们尽管放心。此一时彼一时,你们当时也是各自为主。你们能够把我黑成那样,足以证明大家的能力。只要今后大家不要再黑我这个老板就好了,哈哈……”
  
      众人也都跟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最起码吴孝祖这个老板并没有小肚鸡肠。
  
      “我呢,对报纸就一窍不通。幸好各位都是个中强手。今后还需要仰仗各位!”吴孝祖客气,众人也都跟着客气,最起码跟着这样尊重他们的老板工作,感官会强很多。
  
      “吴生客气了!我们应该嘅!”
  
      “吴生放心,我们一定努力把《天天日报》办好!”
  
      几位主编纷纷表忠心,这个时候生怕慢一拍被吴孝祖盯上。一个能够逼迫黄玉浪贱卖《天天日报》给他的人,他们心里自然不敢小觑。
  
      “我这次来只有两个目的。”
  
      吴孝祖环视几人,伸出手指,掷地有声,“第一是听闻大家三年未曾涨薪水。既然我是大家的老板,那么我送一套补贴和涨薪的规则给你大家,让大家可以看到摸到真金白银!第二点,也是给各位带来两位报业的人才。”
  
      说着,手指向身旁的查小昕与罗梁。
  
      “这二位都会入职《天天日报》,还希望诸位通力合作,把《天天日报》越办越好。”
  
      话音一落,众人都感觉脖颈凉凉,一股寒气顺着痔疮钻上来……
  
      涨薪补贴规则?这分明就是赏罚规章制度,一瞬间就把生杀大权握在了手中!
  
      送人帮忙?这就是掺沙子、夺权利啊!指着鼻子告诉他们,你们不好好做事没关系,我有的是人来顶替!
  
      这位吴导演,话说的漂亮,但态度是真横!
  
      “吴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天天日报》办的有声有色!不辜负你的期待!”
  
      要不说邢屹富是总编呢,瞬间就明白了利益关系。他说的是“我们一定会”而不是“我一定会”,这话一出,让吴孝祖笑着点点头,很满意他的态度。
  
      ………………
  
      “我会投入至少1000万港币进入《天天日报》,各个部门都需要重新优化改革。我查看了过去两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广告收入锐减,同时材料费超过市面价格。谁负责的招商和原料采购?”
  
      《天天日报》报社会议室,吴孝祖敲着桌子,慢条斯理的抬起头,看向正襟危坐两旁诸人,转头看向邢屹富,不等对方解释,直接决策。
  
      “之前的事情我不追究,但这两个部门帮我换掉。还有,每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提前一个星期交上来,转交给大信梁学谦会计事务所来核对审计,几十万的价格,我承担得起,有冇问题?”
  
      “冇。”邢屹富一边擦汗一边点头。
  
      “冇问题就好。”
  
      吴孝祖点点头,继续道,“《天天日报》的几个板块,你们研究之后给我一个新的整改方案。同时,内部开展晋升和降职制度,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力很足,真的是块材料,我不吝啬再开一份杂志或报纸给你们。”
  
      下边人中不少人都眼前一亮。《天天日报》报社当年也并非是一份报刊,旗下也延伸过其他报刊,但随着市场萎靡,很多都已经砍掉。吴孝祖的话瞬间就给很多人的野心安上了翅膀。
  
      “同时我旗下有电影制作公司,还握有院线,马上还会有唱片公司。你们有能力,表现好,哪怕这里没位置。我一样可以把你们放在其他公司的宣发部门。所以晋升问题你们不用担忧。
  
      当然,如果尸位素餐……呵呵呵,希望大家没有这种情况,不然我们相识一场,脸面上难免有点不好看。”
  
      吴孝祖最后笑了笑,却笑的众人心里一凛。
  
      很多人对视一眼,都感觉心惊肉跳。这位吴老板喜怒无常的性格还真的是难以捉摸。
  
      “我和邢屹富总编商量之后,决定任命罗梁担任《天天日报》副总编,查小昕担任《天天日报》娱乐版面副主编。具体的工作变动由刑总编与罗总编他们之后来调整安排。”
  
      吴孝祖一边宣布,邢屹富则在一旁满脸堆笑的在点头。心中则苦涩不已,这哪里是商量的结果啊!
  
      看着众人面色凛然的模样,吴孝祖笑笑不语。
  
      他没想过《天天日报》自己接手之后就能够一飞冲天。常凯申校长有句话说的不错:攘外必先安内。
  
      内斗这种事情在哪里都避免不了。另一位图书管理员也抄过独秀同学的发言,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种话。
  
      吴孝祖不怕他们斗,如果真的铁板一块,那么他这个老板是不是就真的变成瞎子了?只要这种暗地里的争斗不影响报社发展,吴孝祖乐意这种事情出现。这也是特意把罗梁查小昕调进来的缘故,同时也是为何刚刚放出“诱饵”,激发更多人野心的缘故。
  
      收购了《天天日报》,吴孝祖终于也有了一个喷别人的阵地了。
  
      对于他这种大喷子……有一种办了VIP的感觉。
  
      用一位“抖音”网红陆超的原话:真好!
  
      …
  
      “咳咳,刑总编。我这里有一个很劲爆的独家新闻。”吴孝祖刚一离开,瘦骨嶙峋的罗副总编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相当狗腿的拿出“石锤黑料”,把录音机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按下播放键——
  
      “谁说我和黄玉郎是普通朋友?”
  
      “我是他马子!”
  
      “他已经在准备和妻子离婚了!”
  
      整个会议室安静如斯,所有人都脑子嗡嗡的响……
  
      邢屹富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录音机,转头看向老神在在的罗梁。
  
      “我们有权利和义务去揭露一些阴暗的事实啊,同……事们!”罗梁沉痛的大声蛊惑。
  
      “……”
  
      “……”
  
      面面相觑。
  
      这种刚换主人,就回头咬一口,也太伤人品了吧??
  
      “我觉得罗副总编说的没错。”查小昕眼露精光,手指转着笔,扫视众人,开口道:“据我所知,这位黎恣小姐才刚刚16、7岁。还未成年——”
  
      1
  
      2
  
      3……
  
      “我觉得应该揭露!”突如有人举手表决。
  
      “应该!”又有人附和。
  
      “虽然……但是……我同意!”
  
      “我也同意!这种事情我们办报纸的就要如实的报道!”
  
      看着众人七口八嘴的开始插话,查小昕露出一丝得意。她需要用行动表明自己的忠心和立场。
  
      同时也要快速打破黄玉浪在《天天日报》的余望。
  
      这份报纸是吴生的《天天日报》!这一点查小昕很明确,罗梁就更明确了!
  
      邢屹富叹口气,他现在真的有点可怜黄玉浪了!哎……黄生啊!
  
      “我们可以最近这两日追踪报道,做成一个专题!”邢屹富声音坚定的一锤定音,真香!
  
      他比眼前这些人更知道这次的内情,所以他对于吴孝祖的忌惮和恐惧就更深。
  
      黄玉浪可以说是咬着牙把《天天日报》卖掉,断尾求生。用这笔资金去应付玉朗国际的小股东和星岛集团的虎视眈眈。
  
      这位吴先生真的是笑面虎。8)

返回目录

我本港岛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再来一盘菇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再来一盘菇凉并收藏我本港岛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