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联盟之冠军教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便是满片月光

第一百三十四章 便是满片月光

“噗嗤。”
  
  听到夏琳琅的话,苏良刚刚喝了一口的果汁,全都给喷出来了。
  
  他拿纸巾擦了擦嘴,无语的道:“你神经病啊。”
  
  他被呛到了,咳嗽了两声,随后才平下心来,说道:“跟喜不喜欢她没啥关系,我只是看到她勾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毕竟她也属于当年LPL一个标志性的女主持。”
  
  “我只是问你喜不喜欢她,你说这些干嘛?”夏琳琅依旧是笑意盈盈的问道。
  
  “喜欢?”苏良摇了摇头,道:“没有。”
  
  “我不会轻易的爱上一个人,也不会轻易的喜欢一个人,因为对我来说,一旦真正喜欢上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苏良想了想,随后道。
  
  他这句话,是在解释夏琳琅刚刚那个问题,同时也是在回答夏琳琅。
  
  如果说之前他不还不知道夏琳琅是什么意思的话,但这两天下来,他早就明白了。
  
  夏琳琅喜欢他,她来RNG当分析师是因为他,她来韩国是因为他,甚至于她连转系都是因为他。
  
  其实苏良现在所说的,的确是他的心里话,也是这些年来他身边不缺乏女孩追求,但一直都没有女朋友的真正原因。
  
  苏良的思想偏传统,他如果喜欢上一个女孩儿,那就绝对是一辈子的事情。
  
  “你还真和别的男生不一样,如果其他男生有你这样的条件,恐怕早就已经换了许多女朋友了。”夏琳琅道。
  
  越是了解他,夏琳琅对他的喜欢便多一分。
  
  如果三年前那在校庆舞台上的初见,那他帮她在台上解围时是一见钟情的话,那在其后的两年里,在夏琳琅一点一点去了解苏良的这两年时光里,夏琳琅对苏良的喜欢,便越来越多,直到溢满了整个胸膛。
  
  只要一想到他,心中便已是满片月光了。
  
  夏琳琅在入校时,曾经跟自己说过,她不会在大学里谈恋爱,也不会像其她女孩那般在大学生活中喜欢上一个人。
  
  她喜欢的人,应该在经历了几年的尘世浮华后,在自己觉得自己能够看穿一个人时,才去喜欢。
  
  自己家庭的悲惨生活,让夏琳琅知道,自己该去喜欢什么人,该去爱上什么人。
  
  她必须要在了解之后,必须在知道那人的品德之后,必须要考察许久之后才会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
  
  但当她碰到苏良时,这所谓的自信啊,这所谓的了解啊,这所谓对自己的承诺啊,都瞬间消失不见了。
  
  她喜欢苏良,一见钟情,但她看不透苏良。
  
  于是,她放弃了经济管理,改去学心理学。
  
  她其实很早之前就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在心理学方面,她的底子很好,她成为王清夫的学生也不是转系之后的事情,而是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是了。
  
  其实直到现在,夏琳琅都没有真的看透苏良。
  
  主持界的天才,孙连起的徒弟,走出校门进的就是其他人梦寐以求几年都不可得的工作。
  
  但他就那样放弃了,进了电竞,做起了教练,还是从最底层开始做起。
  
  “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你自己?”苏良笑着问道。
  
  “一个女孩如果有你这样的条件,想必也已经换了许多男朋友了。”苏良笑道。
  
  “看来你调查我的事情调查的不少呢?”夏琳琅笑道。
  
  “没办法,论坛上关于你的帖子实在是太多了,随便一搜就能搜到一大堆关于你的事情。”苏良道。
  
  他在之前搜索夏琳琅的时候,就搜到了许多关于夏琳琅的帖子,也知道了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在大学期间交过一个男朋友。
  
  两人说话间,苏良也渐渐的清理掉了盘中的食物。
  
  他掏出纸巾擦了擦嘴,然后抬头望了望夏琳琅。
  
  然后,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了一下夏琳琅白皙的脸颊。
  
  当手触摸到她那清凉滑嫩的肌肤时,苏良才反应过来。
  
  他发现自己貌似唐突了,自己这个鬼使神差的动作,貌似做的很不对。
  
  “我不是故意的。”他道。
  
  “有米粒。”他又道。
  
  他伸出手,手指上有着刚刚从夏琳琅脸颊上抹掉的那一粒米。
  
  夏琳琅没有说话,脚尖轻启,狠狠的踩了苏良一脚,耳根通红。
  
  既有被苏良手指触碰到肌肤后的羞涩,又有被苏良拆除后的气恼。
  
  是的,随着她脸颊上的这一粒米的出现,之前她跟苏良所说的她还没有吃过饭的言论自然就不成立了。
  
  她是吃过饭才来的。
  
  而一个女孩吃过饭后依旧在餐厅陪着苏良,那这个女孩的心意,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本来夏琳琅有着吃饭作为掩饰,还不至于如此的害羞,但当吃饭被拆除后,她自然是除了羞愤还是羞愤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
  
  吃饭就吃饭嘛,乱摸什么。
  
  摸就摸了,还把米粒拿出来给她看做什么?
  
  就不能当做没看见吗?就不能私下扔掉吗?
  
  你的情商呢?你的情商呢?你的情商呢?
  
  你不是孙连起的徒弟吗?
  
  你平时做事不是滴水不漏的吗?
  
  不是跟本不会让人难堪的吗?
  
  为什么事情摊到我身上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呢?
  
  于是,羞愤欲绝的夏琳琅,直接给苏良狠狠的来了一脚。
  
  苏良脚上挨了一脚,很痛,但是不敢说话,也不敢还嘴。
  
  因为这事儿,貌似真的是他自己做错了。
  
  女孩的脸是能随便摸的吗?
  
  即使自己的本意根本就不是要摸她的脸,还只是想把她脸上的那一粒米给拿掉。
  
  但,总归是碰到了啊。
  
  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理亏的苏良,低着头,默默的喝着果汁,表情有些委屈。
  
  夏琳琅望着此时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的苏良,不由的噗嗤一笑。
  
  有时候看不透他,觉得他很成熟,有着这个年龄段所没有的成熟,特别是这次再见到他之后。
  
  但有时候又觉得他很小很幼稚,因为夏琳琅不止一次的见过苏良有着孩子气的时候。
  
  苏良在大学的后两年里没有见过夏琳琅,但夏琳琅却见过苏良很多次。
  
  只是,他不知道,而她也没说罢了。
  
  她不打扰他,默默的去了解,等了解的足够深时,再出现他面前,坚定不移的去喜欢他,去追他。
  
  如此,便够了。
  
  至于能不能追到。
  
  夏琳琅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从来没有。
  
  因为,只要苏良了解她。
  
  那就不可能会拒绝她。
  
  他能拒绝得了陈清淤,但这辈子都别想拒绝她夏琳琅。
  
  ……
  
  撒狗粮
  
  哼
  
  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