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联盟之冠军教练 > 第二百零六章 外滩

第二百零六章 外滩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苏良问道。
  
      “明天,今天晚上有个酒局需要参加。”徐凯道。
  
      “跟各大俱乐部的经理吗?”苏良问道。
  
      “还有教练,所以你也得参加。”徐凯笑道。
  
      苏良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回到了酒店。
  
      此时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钟,徐凯所说的酒局是在晚上十点半,所以还早着呢。
  
      苏良刚打开手机,便在朋友圈看到了一条信息,还真巧啊,他没想到此时夏琳琅也在上海。
  
      不过苏良并没有给夏琳琅发任何消息,也没有把自己在上海的消息透露给她,从酒店出来之后,苏良便一个人来到了黄浦江畔。
  
      当年自己一个人放弃原先的工作来到上海,总算是略有小成,就想自己刚刚说的那样,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可以为此养活自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既然做到,就得去珍惜。
  
      苏良经历辛酸苦楚走来,比许多人,更懂得珍惜这两个字的意义。
  
      苏良刚打算离开,自己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他道。
  
      “你现在在哪呢?”耳边传来了夏琳琅的声音。
  
      “上海。”苏良没有隐瞒。
  
      “往后看。”她道。
  
      苏良转身,就如之前在浙大校园里的一样,她盈盈浅笑,脚尖轻轻踮起,在那里笑着望着自己。
  
      苏良有一丝恍惚,又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在心里滋长,他望着她,有些呆滞了下来。
  
      夏琳琅走了过来,莹润的小手在那眼前晃了晃,笑着问道:“怎么了?吓傻了?”
  
      苏良醒了过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像有点蠢。”她道。
  
      苏良仔细的想了想,恍然,道:“是徐凯向你泄露的我的行踪。”
  
      夏琳琅忽然叹了口气,道:“本来我在朋友圈发了个来到上海的消息后,还希望某人看到了能主动找我呢,看来某人是没有看手机啊!”
  
      “我看了。”苏良道。
  
      夏琳琅笑了笑,并没有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发信息说他也在上海,或者问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还需要去交给时间去鉴定,对我来说,我现在还是g的教练,也许为了两年都会是,而这两年,我们很少会有见面的机会,我很讨厌异地恋。”苏良道。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只是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哦,你怎么会想到恋人上去?”夏琳琅有些俏皮的问道。
  
      苏良愣了,不是你说你喜欢我,想要追我吗?怎么忽然之间说变成朋友关系了。
  
      “呵,女人。”苏良哼道。
  
      “自从来到上海之后,还没有好好的逛过一回这在上海具有标志性的外滩呢。正好趁着现在下午人少,我们好好的逛逛。就算是你逛过了你也别不同意哦,就当是陪我再逛一次嘛。”夏琳琅笑意盈盈的道。
  
      苏良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
  
      说实话,距离晚上的酒局还有五六个小时呢,他这个时候还真不知道干嘛了,所以陪着夏琳琅逛一下外滩,也算是一件消磨时间的事情。
  
      虽然他知道夏琳琅肯定不止一次的逛过外滩,但苏良知道她是想让自己陪她逛街,所以又干嘛去揭穿她呢,以前自己来这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呢。
  
      上海外滩位于上海市中心h区的黄浦江畔,即外黄浦滩。从1844年也就是清道光二十四年起,这一带被划为英国租界,成为十里洋场的真实写照,也是旧租界区以及整个上海近代城市开始的起点。
  
      外滩全长15公里,南起延安东路,北至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东面即黄浦江,西面是旧上海金融、外贸机构的集中地。
  
      上海辟为商埠以后,外国的银行、商行、总会、报社开始在此云集,外滩成为全国乃至远东的金融中心。
  
      外滩矗立着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素有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之称,是中国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上海的地标之一。
  
      与外滩隔江相对的浦东陆家嘴,有上海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
  
      苏良之前在上大学的时候,以及还在电台工作的时候都有来过这里,当时来这里自然是为了开阔眼界来的,毕竟作为一名电台主持人,很多地方的名胜古迹,历史典籍,都是需要了解的。
  
      苏安跟夏琳琅并肩来到万国建筑群。苏良没有说话,只带着夏琳琅一座座的欣赏起来了周围的风景,这些都是当年各国在上海留下的建筑。
  
      “自19世纪40年代,租界被英法等国抢占后,这里便成为了一个主权区,西方列强以他们的方式经营、管理、建设租界,当商行、金融企业在外滩占有一席之地后,即大兴土木,营建公司大楼,而外滩的建筑大多也经过三次或三次以上的重建。”
  
      “20世纪,由于建筑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实力的增长,外滩出现了多层和高层建筑,式样五花八门,诸如英国古典式、英国新古典式、英国文艺复兴式亚细亚大楼、东风饭店、浦发银行大楼、外贸局大楼等,还有法国古典式、法国大住宅式、哥特式、巴洛克式、近代西方式、东印度式、折中主义式、中西掺合式等,可以说是呈现了世界各国建筑共存的局面。”
  
      苏良笑了笑,说道:“因而,北起苏河外白渡桥,南至中山东一路金陵东路的这一片建筑群,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这些古典主义与现代主义并存的建筑,已成为如今上海的象征之一了。”
  
      “就算是以后不做教练了,你也绝对会是一个很合格的导游。”夏琳琅笑道。
  
      苏良笑了笑。
  
      在之前,不论是说相声也好,还是做主持也罢,所需要以及了解的东西,都会很多很多。
  
      其实苏良很佩服他的师傅,他看过他师傅的书房,里面堆满了一屋子的书,书的内容包罗万象,且不是所谓的摆拍,里面所有的书都被翻阅过。
  
      苏良望着距里此地不远处的黄埔公园,笑道:“就在多年前,这里还曾还挂着华人不得入内的牌子,但还是同样的地方,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却依然在这里巍然屹立着,而那曾经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外国租民,却永远的消失在了这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