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大宋有将门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临行安排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临行安排


  杨汕将李家庄托付和杨林,可谓是对杨林给予厚望。
  
  甚至从权利上来讲,哪怕是裴宣也要比杨林低半个层次。
  
  因为杨汕已经事先跟杨林说好,让他负责好整个独龙冈的杨家利益。无论是李家祝家,都由杨林具体统筹,而裴宣辅佐。到时候哪怕扈家作为独龙冈地头蛇,杨林也能够从梁山得到支援,将扈家彻底镇压。
  
  从这方面来说,杨林的权利确实有点大了。如果他背叛杨汕,将轻而易举得到远超过去祝家李家的力量。
  
  所以杨汕只能选择更加信任的人帮忙掌控这种力量,哪怕说就本领而言裴宣强过杨林,杨汕也不能将这么重要的力量一开始就交到裴宣手里。这是人之常情,相信裴宣也不会说因此心生间隙。
  
  因为裴宣是个聪明人,杨汕很清楚这一点。
  
  而且杨汕的地盘越来越大,值得信任的兄弟独当一面,那是必然的未来。
  
  从这一方面来说,杨汕的势力还处在一个上升期,也确实值得那些有心人归附。哪怕说他只是一个武人,可是在大宋还敢如此胆大妄为的武人,也就只有杨汕一个了。富贵险中求,这道理都懂。
  
  “只是大人,李家庄还有祝家庄的那些投降的乡兵,咱们要怎么处理?随随便便就放了,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杨林接下杨汕的命令,同时都给杨汕出了一个难题。那可是好几千百姓,无论是放还是惩,都是个大问题。北人多暴躁,这万一释放的随意让这些人以为好欺负,到时候岂不麻烦?
  
  杨汕一想,这确实是个问题。
  
  这些人跟随祝家人还有李应攻击朝廷兵马,造反叛逆的罪名那是坐实了的。如果放任,岂不是会增长这些人的侥幸心理?万一要是让他们以为朝廷懦弱不敢责怪,那往后必然闹出事端。
  
  再说了,有罪不惩,岂是常理?
  
  想到这里,杨汕果断的道:“将这些人聚集起来,直接宣布惩罚方式。首先及时投降的那一部分,可以选择用劳抵罪。换言之就是给咱们充当辅兵,劳工,或者给他们安排一些比较辛苦的任务,完成了就能抵消罪责。相信到时候吃一番苦,也就不再再盲听盲信做一些可笑蠢事了。”
  
  杨林点头,也心知这一部分人是最好处理的:“那其他人呢?冥顽不灵的自然杀了,还还有一些乡兵手里沾染了人命的,是不是也直接杀了去?正好用做震慑,让他们再不敢忤逆我等命令。”
  
  杨林说的轻巧,可话语里的杀意也依然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脸色苍白的丫鬟端着茶壶过来要给杨汕斟茶,听到这话顿时花容失色,哆哆嗦嗦半壶水尽数洒在桌子上。
  
  丫鬟吓的赶紧跪下来只喊饶命,被杨林一脚踹翻更是只会嚎嚎大哭。
  
  “好了,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还有你先出去吧,没有我命令不许进来。”杨汕制止杨林,又示意丫鬟赶紧出去。只是这会儿也没了继续谈论的兴致,杨汕随意道:“就先这么说吧,没有人命的略作惩戒,害了咱们兄弟的直接看透;其余身上有人血的,就先关押起来以后再说吧。”
  
  说到这里,杨汕顿了顿。等那丫鬟哭哭戚戚出去了,这才小声道:“往后若有战事,用那些人做先锋敢死队便是。如果侥幸能活,罪名赦免也就赦免了。如果死了,那自然一切烟消云散。”
  
  杨林眼睛一亮,赶紧点头。
  
  此事就这么说定,杨汕也没有时间说在这里把一切都处理干净再交给杨林。总归接下来就看杨林自己的本事了,相信区区两个庄子的人口和范围问题,对杨林而言应该没有什么困难才对。
  
  “大人莫不是再留几天?反正距离春节还早,再留下来休息几天也好了。往前这些日子寒冬腊月的,东奔西走又经历战事,大人也是辛苦了。留在庄子里祛了寒气再走,不急这几天不是吗?”杨林不舍的说着,却是因为杨汕说明日就要离去。杨汕打算明天先回去梁山做些交代,然后就返程。
  
  史进和朱武会留在李家庄养伤,但是此后等杨汕处理完梁山的事,却也是必须跟杨汕回去青州的。而其余人,阮家兄弟很得到杨汕看中,可杨汕在青州没有水边基地,所以也只能留他们三人在梁山组建水军。而后杜迁,朱贵几人就目前而言还是原职不变,只等新任头领来了再做交代。
  
  而后晁盖一行人,杨汕原先的打算还是要继续进行。不过那少了刘唐和阮家兄弟,晁盖身边能用的人居然只剩下一个公孙胜和一个白胜了。而这两人敲诈拐骗可以,真要动手却是实力不足。晁盖手下最得利的四名打手,刘唐被裴宣坑死,阮氏兄弟选择投靠杨汕,因此却是让晁盖成了孤家寡人。
  
  他身边真正顶用的也就一个吴用了,偏偏吴用擅长算计人心,可真正动手却是一个笑话。
  
  这种情况下,晁盖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无疑会变成地狱难度。但是偏偏这人是个纯粹的好汉性格,说出去的话也从来不带反悔的。他答应杨汕要去做的事情,也是无论如何都会拼命去做到。
  
  这一点杨汕很清楚,所以也不担心晁盖会反悔。
  
  只是如此一来,梁山就必须要一个足够有手段,而且足够能信任的人坐镇才可以!他必须要知道杨汕接下来的计划,也必须能够按照杨汕的意思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整,以免发生超出计划的变故。
  
  很显然,这种人并不好找!
  
  杨汕身边缺乏聪明人,缺乏那些个能够坐镇一方,出谋划策的智者,这一点杨汕自己也是很清楚的。
  
  所以当他的地盘越打越大的时候,杨汕对人才的渴望也就越来越迫切。
  
  说实话如果他身边能够多一个萧嘉穗或者杨邦乂一样的智者,他有哪里还需要去去和忙着详细的规划一件事?只可惜他身边永远处于人手不足的情况,再多一个朱武一时也不能完全的给予全部重任。
  
  这不是不信任,而是说少华山一系尽数掌控济州,对任何一个势力而言,都不会做出这种决策。
  
  同样是哪怕杨汕做出这种决定,朱武也一定会拒绝。
  
  只是如此一来,梁山到底需要谁来坐镇,就变成了让杨汕也有些棘手的问题。这个人选必须要足够有本事,足够有手段,同时也足够得到杨汕信任。很显然,这种人在杨汕手中并没有几个。
  
  “实在不行,就只能让王伦在梁山再呆一阵子了。明天开春再想办法让苏明泽给替换他,或者是不是让林冲来这边独当一面了。”杨汕如此想着,只感觉那一种都不太靠谱。林冲的性格是众所周知的软弱,还真不一定能处理好这边整个济州的复杂问题。而苏明泽若是走了,青州这边的财政又该靠谁?
  
  人少事多的情况,便是哪里都有缺口。杨汕想要保证每一边都运行的安全顺利,那就需要更多人手。
  
  但是人手这东西,又岂是天上能掉下来,或者说虎躯一震,各地好汉就纳头便拜的?
  
  做梦也要有个过程不是吗?
  
  杨汕苦恼的想着,心知这是自己加快步伐不按规矩提升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哎!人才难得啊!还有谁能给我帮忙呢?”叹一口气,杨汕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今年能否顺利回青州过年了。
  
  “哈哈!小弟难得烦心,却不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来的正是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震的杨汕心中一惊。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龙行虎步一样的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只看房间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头如圆月须如虎,身形魁梧似金刚的汉子已经哈哈大笑着径直闯进来。他身后站着乱七八糟一众人,都是被这汉子的鲁莽给吓一跳的。谁曾见过陌生人不答话就直接闯进主人家的,这不是找事?
  
  然而看着汉子大方自如好像自己家的模样,再想他被外面亲卫安稳放进来,顿时众人才产生一丝犹豫。
  
  而杨汕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人道:“鲁大哥?你怎么来了?”
  
  “哈哈,小弟这么久不曾给我消息,洒家自然担心!”
  
  来人自然是鲁智深,大冷天还一副袒胸露乳的模样。他将手中禅杖往边上一丢,张开双臂便将杨汕给搂起来:“好小子,看起来长大了不少,人也壮实了!原本你来青州,洒家还担心的紧呐!”
  
  “哥哥也让杨汕好生想念!能在这里见到哥哥,真是意外之喜!”杨汕浑身放松下来,笑对鲁智深双手抱紧。
  
  两人互相谈笑两句,都感觉意外又惊喜。
  
  而鲁智深对杨汕的询问也不回答,只大笑着回头示意道:“兄弟,你看看还有谁来了!洒家还在路上碰到你手下的伍端兄弟,于是便一起过来了!还有,这位是洒家在半路上结识的一位兄弟,名字叫黄晖安。别看他模样一副读书人的斯文模样,其实他功夫一点也不低。哈哈,对了,那小子是他儿子,名叫黄药师,今年才两岁半。这小子自幼丧母,大冬天还跟着老爹四处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