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逃大侠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表忠心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表忠心

西北岸,突然跑来是其他兵营的士兵,总共有二十三人,其中一人看去像是个将军,还有两个像是商贾,其余二十人,皆为士兵装扮。
  
  那两个商贾打扮的人,在马匹的腿被打断后,就一直伏地不起,怜惜性命的动作,不用任何解释。
  
  而那个将军打扮的人,貌似好久没有被攻击了,突然的马失蹄,令他陷入了癫狂。
  
  “啊!!!竟然打断我的马腿!拿命来!”癫狂的将领,对着方涥扑来,一只沙包大的拳头,瞄准了方涥的头部。
  
  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众多保安都没有反应过来,癫狂的将领已然冲到方涥身前两米。
  
  方涥笑了笑,好久没有打人了,都快忘记打人的滋味了,没有躲避,迎着癫狂的将军不退反进,一击正踹,瞬间,那块地方,就只剩下了方涥。
  
  在众人的眼里,方涥好像如同神明,大家看到的姿态,只是方涥出脚后,那悬浮在空中,霸气出脚踹击的姿态。
  
  至于被踹的那个癫狂将领,五十米开外的地面,有一道人体翻滚的划痕。
  
  顺着划痕再向远处望去,差不多百米左右,那癫狂的将军,已经不知死活的躺在地。
  
  方涥踹人,而且是踹的凡人,许久没有动脚,这力道真没有把持住,再加最近搞建设,每次挥霍一空体内的祭天之气,便回去绿盛星恢复,隐隐的,他的武功又精进了。
  
  “没错,我的武功又精进了!”方涥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这是他,对于自己出脚,没有把持力道,而找的借口。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引力,比地球强了那么多,方涥能灵活的奔跑,都是不易,所以在这里生活,纵然没有修炼武功的可能,但增强了很多肉身的实力。
  
  方涥第一次在士兵面前,在保安面前出手,看呆了所有人。
  
  在众人呆愣的目光中,方涥给自己找好了没有把持力度的理由,便不觉得尴尬了,干咳两声,挥挥手,让保安把那些士兵都绑了。
  
  手持军棍的保安,曾经都是各个兵营的士兵,因为勇武,被那一群教官老爷子挑中,提拔为亲卫,身手不用说,一个打十个是最低的资质,纵然现在老了,但有了机会继续为曾经的老将军效劳,他们是百死不辞。
  
  对于方涥的挥手,不用多问,立刻都明白了意思,手持军棍,下挥舞,力喝一声,“杀!”
  
  这一套架势,正是多年前,军中习武的起手式,只是那会儿,他们手里的武器是长矛,不是没有矛尖的长棍。
  
  此刻,几百个保安,对二十个士兵,那军棍挥舞的声音,加力喝,二十士兵瞬间明白了,包围他们的家伙,也是士兵出身,看那些保安的神情,喊着杀,搞不好真的会杀,毕竟方涥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挥挥手,那挥手是个毛意思?他们不懂。
  
  于是乎,有一个士兵丢下了手里的长矛,紧接着,其他的士兵也丢下了手里的武器。
  
  就在那二十个士兵,刚想趴下求饶时,一旁没有拆除的临时码头,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密集,能听得出,速度很快,十几个呼吸后,一列列穿戴整齐的士兵,取代了保安的职责,端着弩箭,把二十个士兵全部绑了。
  
  保安看着士兵的装扮,并不陌生,但穿戴整齐,手里又拿着弩箭的士兵,很少见。
  
  现在,治河兵营的士兵,在百姓和保安的眼里,就是一支天兵,纪律严谨,没有一个人乱看,也没有人敢说话,无声的队伍,令人感受到治河兵营的军纪,绝非是吊儿郎当的兵营。
  
  有几个保安,对士兵的武器,有点好奇,想凑进来看看,甚至想摸摸。
  
  士兵很警觉,退后几步,对着保安喊道:“各位老兵,切记军纪所在,还望不要为难我等!”
  
  “呃”几个被武器吸引的老兵,因为而喊声惊醒,挠挠头,露出一副傻傻的笑容。
  
  那个被方涥踹出百米的家伙,方涥不认识,那些士兵招供的话语,还是之前来抓贼的假话。
  
  无奈的方涥,只能把那个昏死过去的将军,丢给了翦老将军。
  
  “此人竟然亲自跑来,呵呵,看来治河之兵,最近一段时间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翦老将军此人是谁?”方涥敢保证,今日之前没见过。
  
  “京城城墙南守城将军,吕煶!”翦老将军说着,看了看仍旧躺在地面的吕煶,“他为何还不醒?”
  
  “呵呵,之前攻击我,呃被我踹了一脚,当时没有注意力道!”方涥有点难为情的解释了一句。
  
  然而他的解释,翦老将军可不相信,想当初,他的两个孙子,翦牛翦象,那一身的蛮力,竟然挡不住方涥的随意的一掌,那力道,踹面前的家伙,那一脚没有踹死,都算是幸运的。
  
  见到翦老将军的表情有点古怪,方涥心里嘀咕着,‘这个老家伙的思维,最近很活跃,是不是万古茶喝多了?’
  
  片刻后,翦老将军站起身,苦笑的脸,多了一份讥笑,“没死就好,一方城墙的守将,要死了,难免皇帝会猜忌,没死就好!”
  
  “呵呵,他出来挑衅,死了,皇帝还能认为我会造反?”方涥想的比较少,但他觉得,皇帝应该找不到他造反的动机。
  
  这时,就能体现什么叫人老成精了,翦老将军戎马一生,退伍后,这体力活没了,脑子就像是二次发育一样,想的就多了,同时也会揣摩别人的想法。
  
  “一方城墙守将,都是皇帝钦点的差事,他们的职位看似不高,但意义非凡!想必军长也清楚,治河兵营初建,为什么没有在京城里,反而要在京城之外!”翦老将军的话语,只要他认为自己能说出点故事,都会才用慢吞吞的口气,娓娓道来!
  
  方涥最忍受不了翦老将军的这个语速,于是,立即出口请他加速,“老爷子,语速快点!我还有其他事!”
  
  “呃好吧!这么给你说吧,京城守军,是在京城内的驻军,历代皇帝,对那支军队在京城里,是又爱又恨!军队就是一把双刃剑,听命的军队,是好军队,但军队也是由人组成,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也都会有私心,一旦被人利用,那京城里的军队,很可能成为皇帝最大的敌人!所以,历代皇帝,对于京城守将都是要亲自点将,以此是让那些将领,知道他们的主子究竟是谁,不要被其他人轻易的蛊惑!而军长若是杀了皇帝钦点的将领,你说皇帝会如何想?而且,这个吕煶负责镇守的城墙,正是对应我们治河兵营的城墙,如果有心之人在皇帝耳边吹吹风,说治河兵营意图谋反,先杀了城墙守将,下一步便是破城墙,攻打京城!”
  
  翦老将军的语速是快点了,但说的太多,方涥急着去做别的事,彻底被耽搁了。
  
  既然被耽搁了,那么就干脆改改自己的行程,先把面前的事情处理了再说。
  
  “老爷子看的和想的,确实比在下要深远,不过,说起造反,暂时不会,嘿嘿,先让那个皇帝再多坐几年龙位,若是执迷不悟,不顾百姓的死活,嘿嘿,我不介意换个明君。”
  
  方涥不是个受威胁的人,纵然面前这个守将的身份特殊,若是惹急了他,照杀不误!而且,那皇帝,在他的眼里,随时都可以换个人去,只是朝堂会乱,气跃国也会乱,之后方涥也会陷入很多麻烦中,这一点,和他本来的想法不符。
  
  还有四个月,第二境门就要开启了,气跃国的一切,能平和的解决,能让别人去动手,他是一点也不想费心费力。
  
  刚才随口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翦老将军被惊的,急忙看向四周,见到没有旁边,只有地昏死的吕煶,这才安心。
  
  对于方涥说的话语,翦老将军相信方涥有这个能力,但他不敢肯定,所以,在没有发生到必须要生死相对的时刻,翦老将军不希望方涥去冒险。
  
  “哎,军长啊,我们士兵都是精兵不假,但我们的人手数量少啊,一万人,呵呵,丢到任何一地,都溅不起浪花,若是军长有一腔报复,老夫这条命,就算是老夫全家的命,都愿意辅佐军长成就霸业!”
  
  “啥?!”这次轮到方涥蒙了,刚才的那一番话,只是他随口所言,并非是要真的去做。
  
  看着翦老将军一幅郑重的神情,方涥无奈的笑了笑,“老爷子别闹!现在你们的生活不是很好么?说起招兵,现在还不是时候,老兵户区和新兵户区,刚刚开始耕作,起色都没有看到,皇帝也需要看看我们这一块,到底能有什么变化。若是我们的行为,能让皇帝看到一个好的开始,那么他才会有底气去做军户屯田,再者,如果朝臣有人敢反对,皇帝一定会拿我们的这里做参照,堵住群臣的嘴巴。等看到皇帝有下一步的行动时,才可以第二次招兵!”
  
  方涥说完,翦老将军只是微微点头,还没接话,就听到方涥又继续说道:“呃说起招兵,倒是让我想起另一个事情,两个兵户区的城镇,如今只有岸边的一个城镇开放了经商,其他的城镇,现在还在训练保安,趁着这个时候,先招一批识字的夫子,兵户区的城镇里,都有学校,让百姓把孩子都送去读书,免费的!每日午时,管一餐饭!这个事情,又要劳烦你们这些老爷子出手了,嘿嘿,我对京城的了解,远远没有你们清楚。”
  
  “识字的人,不难找,但能教人的夫子,可不容易!不过,军长一片好心,要教导那些大老粗的子嗣识字,老夫在此代为感谢!此事,老夫立即让人去办!”
  
  翦老将军说话和做事,那就是一条线,说完就去做,绝对不含糊。
  
  但今日,翦老将军跑的特别快,因为方涥有能力造反而不反,他又误以为方涥要造反,都表了忠心,却没有得到回应,说是尴尬也好,说是热脸贴了方涥的冷屁股也罢,总之,翦老将军感觉自己的表忠心,有点过激了。
  
  看着翦老将军远去的背影,方涥提起还处在昏死的城墙守将吕煶,去了医护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