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奶茶店主会法术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床下

第七百七十七章 床下

姜寻虽然体力从废,但是他带着一个拖油瓶面对对方的追踪,可是不太好跑。
  
  你是大才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带着备选一往边上的房子翻了进去。
  
  他翻过一栋栋的别墅。把那些追兵绕的团团转。
  
  最后在一户人家的床底下躲了起来。
  
  “你就不能找个好点的地方?我都快被夹死了。”
  
  北玄依依背床挤压的有些难受的,超江寻抱怨的。
  
  教训带着他穿的这个床有点儿低,以至于床上躺着的人稍微动一下,他们两个就要被挤一下。
  
  “你就别在这里发大小姐脾气了,能有个躲的地方就不错了,刚才跑那么快我哪有空腹?在寻个安逸的地方。”
  
  姜寻对北玄医这个大小姐相当头疼,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想躲还躲个好地方。
  
  无可奈何的呗,权益只能认命趴在地上,被床上的人压来压去。
  
  她粉嫩的小脸儿都开始有些泛红了。因为床上两个人好像在干一些。不正经的事情。
  
  姜寻是过来人对床上的夫妻俩没什么感觉,但是北悬疑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情。所以脸色张红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就像是那些即将到了春节。开始出现雄性雌性变化的和。能分辨的动物。
  
  其实就是马上要发情喽!
  
  北玄依依想到上面激烈的运动,他都脸色涨红,浑身竟然开始摸起来虚汗。就像是被丢进了桑拿房要丁丁一样。
  
  就像被蒸了,纠结了打真龙要给他蒸一下。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开始脸上冒虚汗了?”
  
  姜寻但除了北相依的窘境忍不住调侃了一声。
  
  “你这个家伙还敢说渣男坏蛋。”
  
  北玄依依小声的把将军臭骂了几句。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尴尬了。
  
  “你最好忍住别说话,被上面的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姜寻笑着指了指床上。的往上指了指。
  
  意思很明显,上面两个正在做运动的男女,如果被他们惊醒的话,两个人半天就白躲了。
  
  北玄依依自然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虽然很难受,但它也只能忍下来了。
  
  时间就在北悬疑的煎熬中缓慢的流逝。
  
  外面追寻的人一直到深夜依然没有离开,只不过最差的力度缓缓的在减少。
  
  这里可不是外面的大街,而是富人区,这里的富人大部分都有钱有势的。虽然被全家在这里也算是顶级家族。但是也不可能同时得罪这么多人。
  
  而且这种追查自己家族说处的举动也是不能明示的存在。如果让其他人知道,恐怕要被人笑掉大牙。
  
  到时间备选暴风也就没有办法在新城混下去了。
  
  所以追查的队员在临近天明的时候也只能遗憾地散去。
  
  而北轩一和江浔在床下躲了一整夜。床上两个做运动做了一整夜,可把他们两个给折腾坏了。
  
  廉江巡都不得不佩服床上这对男女简直就是。床上小能手这也太能搞了吧,也不怕蹭破皮儿。
  
  不管怎么说,到了临近天明的时候,床上两个人终于消停下来。缓缓地沉睡过去。察觉到外面的情况已经大致平静下来。
  
  姜寻拿着北玄医从床下爬了出来。
  
  “你个混蛋,下次再找这种地方,我会咬死你不?”
  
  北玄依依银牙紧咬气呼呼的说道。
  
  她可是黄花大闺女,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和另一个男人待在下面听了大半夜。也。
  
  这种尴尬的处境,如果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还好说,和一个怎么长相普通的平民待在一起就是在尴尬。
  
  果然有些事情只有和喜欢的人做才有意义,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就是煎熬。
  
  “我可是救了你的命,还这么啰里吧嗦。”
  
  蒋勋在扒出床下之后,对着床上两个人的猴精敲了一下,让他们彻底晕死过去。
  
  可别等一下他们两个活动的时候再突然醒过来,那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两个家伙都没有穿衣服,幸亏盖着被子,否则漏出来什么东西恐怕北玄依依会更加尴尬。
  
  把两人打晕过去之后,将军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去边上的冰箱拿了一些食物,然后去厨房做起饭来。
  
  “你这家伙的心未免也太大了,这是在别人家的呀。”
  
  北玄依依看着江浔打磨大阳,在那做饭的样子,实在有些不能理解。
  
  他是第一次擅自闯入别人家里,有点像是梁上君子。小偷周某人。
  
  这种情况下他的脸都已经羞红了,哪里会想教训这么大大咧咧?你。
  
  他平时虽然刁蛮,但是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更没有做过。偷鸡摸狗的事情。
  
  毕竟是大家族出来的大家闺秀,哪里干过这种脱机母狗的事情。他们家也用不着他干这种事情。
  
  “不要抱怨啦,你难道不饿呀?”
  
  姜旭初无奈的耸耸肩,把做好的东西端到桌子上,招呼他过来做。
  
  虽然很抗拒这种主举动,毕竟是别人家里,你擅自闯进来还吃人家的东西。
  
  但是这一整晚他什么也没吃,还在那里折腾来折腾去的。确实挺煎熬的,也挺疲惫的。
  
  最后被人一也没忍住,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了,还管他呢。多干嘛?
  
  就像老话说的来都已经来了,就别嫌弃那么多了。
  
  他只能画羞愧为食欲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家伙做的饭还挺不错。”
  
  北玄依依吃了一口将军做的食物,竟然感觉味道极佳,比他们家里的厨师还要好。
  
  这一户人家毕竟也是大户人家,这一对男女估计修为也是在八九瓶的程度。
  
  刚才如果不是江巡带着他两个人躲在床下,恐怕对方早就发现了。
  
  这样的大户人家速成的食物自然不会太差,再加上将军顶级的厨艺。造成这种口感是很正常的。
  
  只是北玄依依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美味,所以才会有些诧异。
  
  “我的厨艺本来就很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姜寻百无聊赖的回了一声。
  
  “去。”
  
  北玄依依有些嫌弃的冷哼了一声,感觉对方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不过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吃了对方的东西也不好再骂他了。
  
  “赶紧吃,吃完我们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