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神的全能高手 > 第139章 一眼下定论

第139章 一眼下定论

    夜,已深。
  
      盘膝在厅中的姜昊,身体在剧烈颤抖,额头上的汗水如黄豆般顺着脸颊滚落,浑身也被汗水浸透。
  
      此时的姜昊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折磨,脸庞看起来都异常狰狞。
  
      在灵气丹跟淬体丹的基础上吞服华盖丹,前两种丹药的药效提升,已经超过寻常的三成,至少达到了五成左右。
  
      这确实大大提升了修练速度,但淬体丹药效的提升,却也加大了身体淬炼时的痛苦,让姜昊都快要崩溃。
  
      纵是如此,姜昊的内心,却也只有无尽的激奋。
  
      因为他知道华盖丹最终的药效,也超乎了他的预期。亦是他最想要的效果。
  
      只要能让实力更快的成长,身体的痛苦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更何况,身体因为淬炼遭受的痛苦越大,说明淬炼的效果就更好,其实这也是种修为间接的提升。
  
      时间缓缓流逝,现在的分分秒秒对姜昊而言,都是可怕的煎熬,但他的心中却异常美好。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肉身剧烈的痛苦结束,取而代之就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与舒坦。
  
      姜昊躺倒在地上,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特别清新。
  
      不过没多久,他又愁眉不展了。
  
      因为他只炼制了十七颗华盖丹,只能让他修练十七天时间,百年老山参又只剩极少部分,根本就不够再炼制一次华盖丹。
  
      所以,现在对姜昊来说,老山参的货源,成了最大的问题。
  
      最让他抓狂的还是,自己因为对药材行业,毫无涉及,再抓狂也束手无策,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秦子昂身上。
  
      这也是他愿意给他五倍酬谢的原因。
  
      姜昊愁了片刻,就不再纠结,奔到书房开始以自己实力,滋养灵笔灵砚、灵墨灵纸…;…;
  
      翌日,下午。
  
      姜昊异常激动地赶往秦记大药房。
  
      因为秦子昂打电话给他,有个药材商手中有老山参,他已经帮他联系好了,可以直接到秦记大药房去跟他见面谈谈。
  
      可是当姜昊来到秦记大药房,却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
  
      因为秦记大药房正在停业装修,外墙玻璃尽数被砸,此时正有工人在重新安排,大药房内部也在重建,还能看到被打砸的痕迹。
  
      很显然,这九成九跟欧阳琴有关,必是在报复秦素问昨天的多嘴。
  
      这也让姜昊异常震怒。
  
      秦素问昨天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好心搀扶跪在地上的白冰冰。还被咬了一口,可是这歹毒的女人,居然还要报复,其心肠的恶毒,简直是常人无法想像的。
  
      “姜昊。洪老板正在上面等你,赶快随我上去见他吧!”就在姜昊四下里张望时,秦素问来到他身旁,这般开口。
  
      虽然她依旧清冷,是个冰山美女。但语气已经不是很生硬了。
  
      “秦小姐,这怎么回事?”姜昊皱眉问道。
  
      秦素问微愣了愣,道:“没什么事。只是群喝醉酒的人,在这里发酒疯而已,全都已经被警方抓起来了。”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秦素问苦笑了笑:“是不是这么简单。得看警方的调查。”
  
      姜昊听到这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跟着秦素问来到楼上,客厅除了秦子昂外,还有名腆着将军肚的中年男子。
  
      秦子昂眼见姜昊进来,已经起身很是热情地说道:“姜先生,快来,我为你介绍。”
  
      姜昊来到秦子昂旁边,他指着随之起身的中年男子道:“这位是专做药材生意的老板洪兴茂。”
  
      听到秦子昂的介绍,洪兴茂热情地伸出手,笑道:“姜先生。你好。”
  
      姜昊也伸手跟他握了下手,微笑道:“洪老板好。”
  
      “按照药行的规矩,小洪又是我们的供货商之一,你们的交易我们不好插手。我现在给你们安排一个私下交谈的房间吧!”
  
      秦子昂说着话,已经向一旁走出。
  
      最后,姜昊跟洪兴茂,就被带到了一个单独会客室,秦素问也随之给他们各自端上了一杯热菜。
  
      “洪老板,相信有秦老中医的担保,你应该也不会对我用来交易的丹药,有什么怀疑吧?”
  
      秦子昂父孙,刚刚离去,姜昊就开门见山地笑道。
  
      洪兴茂微笑着点头:“那是当然。秦老中医在业略的口碑,可是杠杠的,我自然不会怀疑。”
  
      他说着话时。已经从随身拿着的小包中,取出一个非常精致的盒子,递给了姜昊。
  
      接过盒子,打开盒盖,揭去一层精致的绸缎。里面放着五根,卖相极好的野山参。
  
      可是看到这些野山参时,姜昊的眉头,情不自禁地微蹙了一下。
  
      “姜先生,这五根野山参。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同一片地域挖出,年份至少都在百年。”
  
      洪兴茂微笑着解释完,姜昊就把装有五颗野山参的盒子,放在了茶桌上:“洪老板,你做的是药材生意,关系的是人命,相信你不会刻意做以次充好的事情吧?”
  
      闻听此言,洪兴茂先是愣了愣,然后就满脸严肃道:“这个当然。要不然的话。秦老中医也不可能,选择我成为他的其中一个供货商。怎么?姜先生只是如此简单的扫了一眼,就认定这五根我珍藏的老山参有问题?”他说到最后时,已经颇为不悦。
  
      姜昊自己也很清楚,他太年轻,几乎又是一眼下定论,肯定会让洪兴茂不服气。
  
      “洪老板,我没其他意思,你毋须生气。五根野山参,有两根的年份,确实超过百年,另外三根则是人工种值的园参,再配合手段,确实能以假乱真。或许,你对我的话有所置疑。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秦老中医来亲自鉴定。”姜昊微笑道。
  
      洪兴茂闻听此言,愈发的愤怒:“秦老中医曾经鉴定过,做出的就是这样的评价。”
  
      姜昊依旧不急不燥,微笑道:“我说过,三根园参配合手段,能以假乱真,秦老中医看走眼,也很正常。不过,有了提醒,我相信他这次能做出准确的鉴定。”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大的笑话。年纪轻轻,只扫一眼,就下定论,现在还说秦老中医会看走眼…;…;”
  
      洪兴茂此时异常愤怒,说话时嗓门儿很大,或许是听到了动静,房间门被打开,秦子昂爷孙,都满脸迷惑地走了进来。
  
      “小洪,咋了?”
  
      秦子昂的问话。让洪兴茂就愤怒,直接就如实道来。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秦子昂不仅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也变得有些惶恐起来:“小洪,姜先生的本领。非你我能想像。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让我再作一次鉴定。”
  
      洪兴茂眼见秦子昂如此态度,还说出这种话,也有些发懵,脸上甚至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很显然,他也因为秦子昂的态度,开始被姜昊的话所动,生怕自己收藏多年的老山参,有三根是园参冒充,让他损失惨重。
  
      洪兴茂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脸色沉重地笑了笑:“秦老,你是中医界泰斗,口碑极佳,我当然信得过你。既然如此,那就有请你,再对我的五株老山参,作一次鉴定吧!”
  
      “素问,去把放大镜拿来。”
  
      秦素问点了点头,就快速的离去。
  
      没多久,秦素问就拿着放大镜回来。
  
      秦子昂不再耽搁,立马就在茶桌前坐下,开始对老山参仔细地观察起来,时不时还会拿起来嗅嗅,甚至会小心翼翼地剥掉一丝丝皮。
  
      此时的姜昊,满脸的淡然,没有太多的反应。
  
      洪兴茂跟秦素问,却都很紧张。
  
      对洪兴茂来说,他紧张的是损失。
  
      可是秦素问的紧张,却有些莫名其妙,内心深处甚至情不自禁地期许,姜昊的判断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