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神的全能高手 > 第207章 投鼠忌器

第207章 投鼠忌器

    “老祖,那孽障身为东方氏子弟,却在族地逞凶,说明他天生反骨,绝不能留。现在,他受创未复,利用他离开族地之际,将他击杀,才是最好的时机。只要将他击杀,也能为东方氏永除后患啊!”
  
      东方氏族地已经有些面目全非的洞府,姜昊他们离去不久,东方承乾就闪身到东方氏老祖身前,向他行了一礼,这般进言。
  
      “你想他死,那是你的事情。这也是你们间的恩怨。既然你有此进言,那你现在就出去将他击杀,能不能成功,跟我们家族无关。”
  
      东方氏老祖冷然无比地说出这话,直接就让东方承乾愣怔在了当场,脸上还有分明的惧色。
  
      他有绝对的把握击杀姜昊,可他却身怀宝物,能焚灭一切,他的半截右腿,就是被焚灭于倾刻间。
  
      最为恐怖的还是,即便可以将姜昊击杀,他的宝物失去他的控制后,依旧能汹涌出恐怖火焰,要是躲避不击,不仅会死,还会灰飞湮灭于刹那间。
  
      所以,东方承乾现在只想借机表明他对姜昊的痛恨,以此达到让老祖消怒的目的。
  
      当然,他也确实想趁机说服老祖,派出强大族人,利用姜昊自剐三刀未愈之机,将他彻底击杀。
  
      毕竟,他能感觉到因为他先前的行为,已经彻底激怒了姜昊,今日他又自剐三刀,还肉于他,他们之间不仅不再会有任何关系,甚至还极有可能再次将他推向毁灭的深渊,也只有将他击杀,才能永绝后患。
  
      可是东方承乾万万没想到,明明是他想借刀杀人,老祖却会来这么一招,他还真不敢再接话。
  
      别说现在的他已经断去一腿,在准备抓姜昊跟东方若雪表功时还被他一掌击飞,受了重创,就算他完好无损,也不敢再去对付姜昊啊!
  
      他比谁都清楚,姜昊对他有多恨,要是真被他发现他行踪,肯定会直接利用他的宝物。对他痛下杀手。
  
      “砰——”
  
      “啊——”
  
      就在东方承乾愣神时,东方氏老祖右手一挥,径直就将他击飞出去,惨叫时,嘴里也在狂喷血。
  
      “居然连我都想利用。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自己在外面留下这么个孽种,想要将他击杀,不敢动手,却还想借我的手除掉他。这也就罢了,在如此时刻。还不顾及家族安危。难道你想彻底激怒你留下的孽种,把东方氏族地焚尽吗?”
  
      东方氏老祖满脸阴沉的怒语,让东方承乾再次被吓得魂飞魄散,径直就无比惶恐地跪在了地上,老祖的话没说完。他还不敢接口。
  
      “老祖息怒,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难及老祖智慧,没想这么多,才会有…;…;这种愚昧的想法。”
  
      “去,将他打入族狱。”东方氏老祖,似乎都不想再多看东方承乾一眼,也不想再听他废话,厉声咆哮道。
  
      听到东方氏老祖做出这样的决定,更是把东方承乾吓得浑身颤栗:“老祖息怒,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让他闭嘴——”
  
      “砰——”
  
      东方氏震怒无比的咆哮声落。奔至东方承乾身旁的其中一人,一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径直就将他击晕了过去,然后就抬着他离开。
  
      面目全非的洞府,其他的东方氏族人,都诚惶诚恐。
  
      他们都知道此时的老祖,因为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处于震怒状态,不管什么人说话,只要一个不好,说了他不爱听的话,即便后果不会如东方承乾那般严重,肯定也难有好下场。
  
      当然,如果谁在这样的时刻,可以得到他的好感。好处也将会无比巨大。
  
      “那孽障以宝物逞凶,又威胁到族地安危,老祖为了族地安全,向那孽障低头,为我们家族做出了巨大牺牲。让我等无地自容。现在…;…;唯有向老祖跪地,乞求降罪,方能释怀我等心中之愧。”
  
      一名中年男子,趁机开口,满脸恭敬地说出了前面的话。然后又无比地惶恐与愧疚。
  
      说着话时,他已经跪了下去,匍匐在地。
  
      其他的族人眼见这样的情景,也全都跟着跪倒,匍匐在了地上。
  
      这个马屁拍得相当到位,让东方氏老祖的脸色,终于好看了很多:“大家都起来吧!这一切的罪过,都在于东方承乾。如果不是他在外面跟普通女子生了那孽种,还想利用他,也不可能发生今日的事情。让我们所有的族人,都遭受这样的奇耻大辱。”
  
      “是,老祖。”
  
      众人恭敬地应了一声,这才站起,先前拍马屁,拍得非常到位的中年男子,又直接开口:“那孽障的手中,拥有可怕的宝物,可以对我们族地,造成恐怖的威胁,让老祖投鼠忌器。但我相信,以老祖的谋略,也绝不会让那孽障好过,定然已经有了对付他的计划。所以,老祖如果有任何的差遣,承康愿意受命行动。我不及老祖智慧之万一,也只能听老祖吩咐,给老祖跑腿。”
  
      东方承康的话音落地,老家伙露出了无比阴险的神色:“那孽障手握可怕的宝物,确实让我投鼠忌器,但想让他惨死,方法多的是。即便我东方氏不出一兵一卒,我也有办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他阴寒着声音,杀气腾腾道。
  
      “老祖大才,智比天高,想玩死那孽障,不费吹灰之力。只是…;…;我等愚钝,不知老祖,想怎么让那孽障,死无葬身之地?”
  
      老东西残酷无情地冷笑:“毋须多问,到时候只管听我的吩咐就是。我保证,那孽障在今年,必死无葬身之地。”
  
      “是,老祖。”
  
      …;…;
  
      姜昊三人,从东方氏族地的捷径出来后。径直就跟丁雨彤分道扬镳。
  
      带着小妹妹来到临近小镇,他并没直接前往,而是躲于密林继续修练,恢复自己创伤时,让小妹妹前去小镇。帮他买来了套衣裤。
  
      小家伙本就是古武者,又是个鬼灵精,他还真不担心这点小事,她应付不了。
  
      最后,姜昊换了身衣裤,这才跟小家伙一起赶回金陵市。
  
      当他们回到金陵市后,姜昊利用路途的修练,身体就已经恢复如初。
  
      回到金陵市,已是傍晚,姜昊直接就带着小妹妹。回自己买下的那幢别墅。
  
      在上飞机前,姜昊就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让他们今天一定要等在家里,他要给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所以,当姜昊自己打开别墅大门,带着小妹妹进到别墅的大厅,爸爸妈妈都还在厨房忙碌,还不时地漫延出诱人的菜香。
  
      姜昊直接牵着小妹妹地小手,来到厨房,正在里面忙碌的妈妈,率先看到他,先是愣了愣神,然后就笑问道:“儿子,这小姑娘是谁啊?你是把她带到我们家里来做客的吗?”
  
      “妈妈,要是我告诉你,这就是我给你带来的天大的惊喜,你会相信吗?”
  
      顾惜蕾先是愣了愣,然后就瞪着姜昊,没好气地斥道:“儿子,你连我跟你爸爸的玩笑都开,是不是想找打啊?”
  
      姜昊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家伙就直接开口了:“妈妈,哥哥没跟你们开玩笑哦!我以后会给你跟爸爸当女儿。”
  
      小家伙这话,直接就把顾惜蕾给震懵在当场,就连里面忙着炒菜的爸爸,也连忙关了火,来到妈妈身旁,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小家伙。
  
      “儿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顾惜蕾最先清醒过来,有些惶恐地喝问道。
  
      小家伙一看这节奏,立马就满脸低沉地说道:“哥,妈妈…;…;不喜欢我。”说这话时,她满脸的失落,还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
  
      这却把顾惜蕾弄得慌乱起来,也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