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三章:缘来缘起

第三章:缘来缘起


  追星月很奇怪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女儿身,莫非他还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顿时变得警惕警觉起来。
  “你是谁”追星月质问道:
  “不用紧张,女人还真是爱善变”
  “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女人”追星月试探道
  “如此轻盈多姿的身形,怎会是男儿”
  “想不到你是如此轻薄之人”追星月努力克制住自己
  “爱美之心,岂能用轻薄二字来形容”
  “既然如此,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难道姑娘,仅仅是通过面相去判断一个人的内心”
  被他这么一说,追星月倒是有点愧疚,况且确实是人家救了自己,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恕我失礼,还望大侠留个姓名,日后有机会定当报答”
  “今夜星空多美,一会还有流星飘落,姑娘不妨跟我一起欣赏”
  天空挂着一轮圆月,漫天的星斗,让黑夜变得不再是可怕的寂静,仿佛是奏响了一场无声的动听旋律。
  “大侠既然有此雅兴,何乐不为”
  洛天涯暗自窃喜,突然胸口一阵剧痛,全身血液逆流,一口鲜血喷出,他立马封住自己的穴位,想要运功疗伤,却更加剧烈阵痛,只好停止。
  追星月来不及多想,赶紧为他传入功力,慢慢的,那些翻腾的血液,才在洛天涯身体里平静下去。
  “你怎样”追星月关心道:
  “少林空心掌,果然厉害”
  少林空心掌是少林的内家功夫,需要很高的修为或者天赋异禀才能练成,中了少林空心掌,七天之内不能动用内力,否则越来越严重,直到五脏具损,回天乏力。洛天涯庆幸刚才没有进行过多的缠斗,这件事,让他意识到真正的高手是内外兼修,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追星月行走江湖,也听过这门功夫,要是自己,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现在怎么办”追星月有些慌乱,怪自己太过鲁莽。
  “如此良辰美景、岂能错过”洛天涯取下面具,露出迷人的微笑。
  “是你!”追星月又气又恨,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莫非你早猜出来了”
  追星月明白他这话的心思,如果承认了,还不变相的告诉他,她把他记在心里,在最危难的时候,人只会想到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人,她可不糊涂。
  “我猜,大侠或许天生缺陷,害怕见人”追星月无意识中露出小女人柔情的一面
  “姑娘够大胆的,神剑山庄都敢独自去闯”
  “你不也一样,白天还说有事,晚上不请自来”
  “只能说明我和你有缘,做贼都能遇见”
  “你才是贼”
  “你不是贼,你是傻”
  “你不更傻,现在受伤的可不是我”说完追星月特别后悔,这不变成情人之间打情骂俏了,本想去掩饰,不知怎么的,竟然把头发散开了。
  “别动”
  洛天涯轻声一说,追星月下意识的停下,散开的长发,清澈的眼眸,微红的脸颊,花季的少女,在月光下,散发出令人怦然心动的自然之美;洛天涯心中忽然涌起一种久违的亲切的感觉,这下他倒是有点心慌,赶紧把眼神躲开。
  追星月发现了洛天涯这个细微奇妙的神情,若有所思,却令她更加好奇,他是怎样一个人。两个人突然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凝望星空,静静等待天明。
  “你快回吧,天一亮,神剑山庄的人就会知道昨晚的事情”洛天涯首先打破了这一夜的沉默
  “你的伤怎样”
  “不碍事,我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养伤”
  “什么人啊,不过再次感谢你的相救之恩”
  “还会有下次吗?”
  “你想得美”
  “你确实很美”洛天涯坏笑着
  追星月赶紧把头发扎起来,生气却有些不舍,她不知道,离别后会不会再见面;她生在门第深严的皇家,有太多的身不由己,而他只是一个四海为家的武林剑客,江湖浪子;相遇是缘分,而有的缘分,仅仅是比擦肩而过,多了一丝念想,终究会过去。
  追星月让洛天涯想起了一个一直活在他心里的姑娘,晨悦曦,这几年他总是克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些往事,他害怕辜负对晨悦曦的承诺,释放出心中的魔鬼。
  “啊!”一声尖叫声,山上摔下一个人,洛天涯眼疾手快,凌空飞跃,把姑娘接在怀里。
  这一下拉动了他的内伤,鲜血从嘴角流出。
  “你受了伤,我看一下”姑娘很快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立即给洛天涯把脉。
  她叫萧素涟,神医萧清沐的女儿,刚才在山上采药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腿、脚下踩滑了。从小她跟着父亲学医,年纪轻轻已经得到了神医的真传。
  洛天涯看着她,在她年轻青秀的脸上,有一种跟她年纪不相匹配的冷静,散发出一种执着坚韧之美,有种让人不得不去欣赏的魅力。
  “乾坤扭转心似水,沧海高山静若思,明月晨曦化忧绕,无为而力空转晴,你试着慢慢运功”
  洛天涯吃下萧素涟给的药丸,配合这段内功心法,气血在经络游走、慢慢的舒畅开来,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让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海洋,又仿佛走进了一片绿悠悠的广袤草原。
  洛天涯想不到自己还有这样的机缘,能够有办法化解少林空心掌的内伤,不由得好奇她是谁。
  “多谢姑娘,在下洛天涯”
  “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我叫萧素涟”
  “恕我冒昧,姑娘难道是神医萧清沐的弟子”
  “我是他女儿,一直跟随父亲,略懂一些医术,但公子的伤,还得慢慢恢复”
  “姑娘太谦虚了”
  “你的伤是……”萧素涟想问又打住了,人家刚救了她,不应该去揣测,但这少林空心掌是少林寺的绝学。
  “有机会的话,我讲给你听”
  萧素涟点头笑了笑,似乎心领神会,世间的人,世间的事,何必执着的非要清清楚楚。
  “这瓶药,你每次运功调息的时候吃一粒,但近期不要与人动武”
  洛天涯发现萧素涟的腿在流血,已经染红了裙摆。
  “你的腿受伤了”洛天涯立刻扶她坐下,给她检查,小腿上有一条中指般长的伤口,还在渗血。
  洛天涯的动作虽然显得有些无礼,但第一次有一个男子为她紧张,在这豆蔻年华的年纪,萧素涟心中泛起了微微的涟漪。
  “有止血药吗?”
  “有”
  洛天涯轻轻的把药粉洒在伤口上,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布,小心的包扎好。萧素涟看着眼前这个认真的男子,有那么一点享受的甜蜜。
  “好了,我扶你去找个歇脚的地方”
  “谢谢”
  过了不久,无相门的魅影、残垣、斗罗、冷碧,还有一些戴牛鬼蛇神面具的手下围住他俩。
  “公子,这么快又见面了”魅影笑道:
  洛天涯心想,相传萧清沐之所以被称为神医,因为他手里有一本“百草神谱”,百草神谱既是一本医书,又是一本高深莫测的内功心法,想到刚才萧素涟给的那几句口诀,不由得不信。
  “我不小心管了一点闲事,至于这么苦苦相逼嘛”洛天涯笑道:
  “公子,我们的事情,来日方长,今天是想请萧姑娘走一趟”
  “萧姑娘是我的朋友,我得问问她的意愿”
  “公子,还真是幽默,咱们也可以成为朋友”魅影拍手笑道
  这是她动手的信号,其他人一起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