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六章:朱梁乱党

第六章:朱梁乱党


  或许是南北差异的影响,马兆乾夜里都特别容易惊醒,深夜即便是一点细微的动静也会格外清晰响亮。
  他隐隐发觉了有人轻轻推门进屋,听到了屋顶上飞驰而过脚踩瓦砾的响动,一下子感觉不妙,恐怕是有刺客。
  马兆乾悄悄的起床,屋里也看不清,是几个人,只听见刀剑发出,呼呼的砍杀声,只好凭着灵敏的反应,躲闪回击,可是刺客的攻击越发凶猛,招招冲着要害,把他逼到了绝境;他突然灵机一动,抓起床上的被子,扔过去,在刺客后退躲避的刹那间,俯身冲过去,连续的扫腿,击倒了刺客,为他赢得了拿剑的机会。
  未曾有喘息之机,屋顶的刺客,破梁而入,当然这么大动静也惊动了其他人;马兆乾明白,房间里这么小的空间,面对来势汹汹的刺客,自己很吃亏;当机立断的,冲着刚才与他交手的刺客杀去;毕竟目前而言,经过不停的打斗,这里是消耗最大的薄弱环节,果然有奇效,让他顺利的杀出一条血路,破门而出。
  此时他的护卫已经赶来,大喊着“保护殿下”把他围成一圈。突然四周出现了大批的蒙面刺客,从房顶门外杀进来,似乎这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行刺,而是一定要置人于死地。
  追星月、李陵轩、段文景等其他人也赶了过来,加入这场战斗,刺客最好的时机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现在演变成了一场混战,时间越久越不利,果不其然,大批的城内守军赶来,刺客死伤惨重的撤退了。
  “多谢各位出手相助,刚才真的是很惊险”马兆乾受了伤,背上与手臂被划了一刀,紧咬着牙,冒着大汗。
  “兆乾兄,还是先疗伤”段文景赶紧说道:
  马兆乾的御医,立马过来处理,急道:“马上扶殿下进屋,打一盆热水进来”
  远处传来开封府尹卢皋大人的声音,“下官保护不周,还望殿下赎罪”
  在他卢大人的管辖之地,发生行刺他国殿下的大事,一旦行刺成功,这可是要挑起两国战争的,这个罪名他可担当不起,就不仅仅是自己掉脑袋那么简单,而是要论罪当诛祸及家人族人。
  卢大人以他这样的年纪,拼命跑过来,老命都去了半条,也是够难为他的,心里恨不得把那些刺客碎尸万段。
  “下官该死,殿下怎样,快叫大夫”卢大人被吓得语无伦次的
  “卢大人,你是怎么守卫的”段文景严厉的呵斥道:
  有人在后面悄悄的告诉他,只是马兆乾殿下受了伤,好像并不严重,卢大人才松了一口气,这两位祖宗可是不能有事。
  “殿下赎罪,我马上加强守卫,一定彻查此事,给殿下一个交待”卢大人胆战心惊的说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卢大人可不能瞒着,也不敢瞒着,连夜上报朝廷,请求调城外的驻军,沿途保护和护送两位殿下。
  追星月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肯定是有人想借这次皇帝大寿,策划什么阴谋。她必须立即赶回洛阳城,禀报父皇,加强这次寿宴的守卫。
  告别了段文景,追星月、李陵轩,快马加鞭的赶赴洛阳城。
  经过几天的休息,洛天涯基本上恢复了,目前是得想办法走出去。
  周围都是山,时不时的大雾弥漫,偶尔一些奇怪的叫吼声,让冷碧变得特别的敏感,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跟着。
  洛天涯比较平静,这样的山,这样的森林,他就是这样一步步活下来的。
  突然冷碧一脚踏空了,洛天涯抓住她,也一起掉进了一个山洞,山洞很深,抬头望去,只能看见一些微弱的光芒。
  冷碧的左手被摔伤了,洛天涯给她包扎了一下,稍微好了些,幸好是左手,不妨碍拿剑。
  “看来我们从这里出不去了,只能进去找找出口”洛天涯冷静的说道:
  沿着往里面走,越走越宽,这好像是一个地宫,洛天涯拿出火种,点燃那些油灯。
  突然一阵类似什么动物的嘶吼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赶紧拔出剑,等待着到底是什么东西。
  原来是火麒麟,浑身散发着火焰,高大凶猛,张着血盆大口,看得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这种神兽,洛天涯也只是听过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火麒麟向他们扑过去,剑刺在它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冷碧被那种巨大的力量,甩到墙壁上,口吐鲜血。
  洛天涯轻功比较好,但也能深深的感受到那种力量与恐惧,神兽似乎具有灵性,它不再攻击受伤的冷碧,直追着洛天涯。
  洛天涯躲闪着寻找机会,他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累,反正他也不能这样一直逃,心想:“眼睛”,不管是人,还是野兽,眼睛都是最重要的,也是防御最弱的地方。
  洛天涯使出全力,快得好像变出来了一个个分身,他这是要迷惑火麒麟,找到一个最佳出手的时机;刹那间有了,爆发浑身的力量一剑刺过去,虽然刺中了,但火麒麟闭上了眼睛,并未达到真正重创的目的;但他已经来不及躲开,被火麒麟的前爪,重重的抓伤,撞在一根石柱上,这种暴怒的力量,让洛天涯感觉到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火麒麟被彻底激怒了,嘶吼着让人振聋发聩,他们捂住耳朵,整个脑袋感觉都快要爆炸了,血浆似乎要从眼睛里破涌而出。
  忽然之间,奇迹发生了,洛天涯的血让孤星剑散发出光芒,缓缓的飘在空中,形成一道光射在墙壁上,墙壁上出现了一副画面,一位老前辈,正在跟火麒麟打斗。
  洛天涯聚精会神的看着,每一招、每一式,都反复的领悟,一下子他明白了,这是一套对付火麒麟的剑法。
  洛天涯强忍疼痛,使出刚才那套剑法,此剑法跟他所领悟的剑法相比,境界提升了太多,一招紧连接着一招,招式变化,无穷无尽,威力无比,每一招又能相辅相成,能攻善守,毫无破绽,最后终于打退了火麒麟。
  冷碧有些看呆了,眼前这个男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可以无所畏惧,疯狂的激发出身体里那强大的潜能。
  看着火麒麟没有再返回来,洛天涯才如释重负,身体终于坚持不住了,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