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九章:热血男儿

第九章:热血男儿


  冷碧伤得不轻,却还是全力的为洛天涯运功疗伤,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无法放弃眼前这个男人,再一次违背她做杀手的原则。
  有了冷碧的相助,洛天涯恢复了一点点,虚弱的身体却不知道能支撑多久。
  石壁上写着,当年火麒麟危害人间,独孤前辈追火麒麟于此,打败火麒麟之后,自己也身受重伤,从而在此领悟出“麒麟剑法”刻于石壁之上。
  “我们快走吧”洛天涯说道:想当年独孤前辈都不曾消灭火麒麟,以他们目前的情况,还是逃命要紧。
  “好”冷碧说道:
  洞里就像一个迷宫,无数条岔路,似乎刚才的地方,就是整个地宫的中心。
  洛天涯越走越虚弱,冷汗如雨,冷碧在心里挣扎了一会,还是上前扶着他,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靠得如此之近。
  “这么走不行,再绕下去我们就要被困死了”洛天涯停下来说道:
  “刻一些记号”冷碧说着用剑刻了一朵梅花
  “寒梅立雪,孤芳自赏,不惧世俗”洛天涯笑道:
  梅花独自在风雪中绽放,孤傲与世,这是冷碧喜欢它的原因,因为就像自己,不知为何而来,也不知从何而去,似乎世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生与死,功与名,如同云烟。
  突然他们发现前方闪耀出火焰般的光芒,立刻紧张起来,如果这时候再遇上火麒麟,可真是小命难保。
  小心翼翼的靠近过去,竟然是传说中的麒麟果,麒麟果是因为麒麟血而结成的果实;相传麒麟果可以快速提升功力,治疗内伤,但也能让人气绝暴毙而亡。
  “我先试试”洛天涯说道: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必须冒险一试,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快支撑到极限了。
  洛天涯屏住气息,放松自己,吃下麒麟果之后,一股真气在他的身体游走,渐渐的越来越快、越变越强,仿佛形成了一个火球,跟随流动的血液乱闯乱撞。洛天涯再也控制不住了,抱住头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以求对抗这种剧烈的痛苦,一拳又一拳的猛击石壁,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需要宣泄出来。
  冷碧想要上前拉住他,洛天涯却像发了疯一样,根本不认识她,整个人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甩开,如同刚才面对火麒麟的情形。
  不久之后,洛天涯身体里的真气自动消失了,他也慢慢恢复了神智,整个人感觉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仿佛有种起死回生的力量,尝试了一下运功,发觉自己的功力明显增强了。
  洛天涯扶起受伤的冷碧,为她运功疗伤,麒麟果的神奇力量,似乎让他有了源源不断的功力,冷碧不用去承受那种强烈的真气冲击,很快就好了很多。
  突然之间,被洛天涯拳打的石壁慢慢裂开,一声巨响,轰然倒塌,竟然出现了一个洞口,隐约能看见外面的一丝光线、听见一些鸟鸣声。
  洛天涯立即跑了出去,望着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大喊一声,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感。
  冷碧似乎被他感染了,心里从未像此刻这么轻松。
  “一起经历生死,我们算是朋友了吧”洛天涯笑道:
  “你的手”
  “我当成是朋友的关心”洛天涯说道:伸出手,竟然不可思议的一点伤都没有。
  冷碧依旧冷冰冰的,但心里多了一些高兴,说道:“我不会交朋友”
  “朋友也可以不用说出来”
  走出树林,洛天涯与冷碧就分道扬镳了,像朋友一样,道了一声保重。
  洛天涯越想越觉得不能这样一走了之,虽说与萧素涟萍水相逢,但总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何况无相门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出什么来头,近来在江湖上又搞出如此大动作,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亲自去闯一闯。
  冷碧一路上都很警觉,心里面竟然有些担心洛天涯会跟上来,门主的武功深不可测,那些血腥恐怖的杀人场面,她见识了太多,可谓记忆犹新。
  洛天涯还是凭借着那踏雪无痕、雁过无声的一流轻功,远远的跟踪冷碧,未让她察觉。
  无相门非常的隐蔽,隐藏在深山里面,常年大雾弥漫,四面都是悬崖峭壁,就像是在陆地上的一个小岛。冷碧走到崖边,直接跳了下去,洛天涯赶过去,根本看不清到底有多高,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跳下去,原来下面有一座铁索桥,桥面并不宽,一不小心就得掉下万丈深渊;东南西北各有一座桥,四个入口,桥不是固定的,可以自由移动,如果是外人进入,那就是九死一生。
  洛天涯下去之后,深深的被这种鬼斧神工的杰作所震撼,无相门是在山里面挖空建了一座地宫,这座山就像一个坚固的堡垒,从悬崖上面看下去,白雾茫茫,根本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一座山。
  一群戴面具的巡逻经过,洛天涯放倒了最后一个,换上衣服、戴上面具跟在后面;他发现一点特别奇怪的现象,这些人的站立、交流、全都井然有序,丝毫没有江湖中人那种随意散漫的习性,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洛天涯跟着到了大堂,大堂的陈列,雄伟、气派,估计能容纳几百人;正中央悬挂着霸道的四个大字“天下至尊”,一把百年檀香木座椅,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腾,两头巨型石狮,左右相望,整个布置如同宫廷上朝一般。
  “冷碧,你还真是命大,休怪我无情”魅影说道: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魅影,别太过分”斗罗特别不爽的说道:
  “那小子死了没有”魅影说道:她根本不屑理会斗罗,在无相门要的只是结果,不在乎过程和手段。
  “你跳下去就知道了”冷碧平静的说道:
  这话把魅影噎得够呛,但也不能说啥,毕竟现在人已经抓到了。
  不一会几个手下,把萧素涟押了出来。
  萧素涟看到冷碧还活着,又急又喜,立马问道:“洛天涯,还活着吗?”
  除了她爹,世上还不曾有一个男人令她如此担心,如此牵挂。
  洛天涯挺感动的,姑娘这么有情有义,也不算白回来一趟。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你爹要是再不来,门主可就没耐心了”魅影说道:
  自从萧素涟的母亲去世之后,萧清沐就沉迷于研究药物,经常天南海北、行踪捉摸不定。
  “他死了”冷碧无情的说道:
  萧素涟的心,再一次被狠狠的掏空,可她不愿意相信。
  “不,你都还活着,他怎么会死”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冷碧面无表情的说道:
  萧素涟不得不信,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挺可惜的,那小子,要是还活着,看到你这样为他伤心,估计也会瞑目的”魅影笑道:
  洛天涯压制住沸腾的热血,一个女人为他伤心流泪,百般无助;作为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那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和人格;理智与冲动,不停的挣扎较量,如同火烤一般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