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十一章:死里逃生

第十一章:死里逃生


  洛天涯可谓是一个武学奇才,短短的一个晚上,突破了六句“玄天诀”心法,内外兼修,像真正的武林高手迈向了一大步。
  天亮了,洛天涯只能躺着修炼,一直徘徊在第七句,如同一座厚厚的城墙,挡住了前方的路,心里越急越慌乱;他渴望着成为一名真正的武林高手,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保护自己才有能力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萧素涟看着洛天涯满头大汗,她想起父亲告诫的话,“玄天诀”越到后面越凶险,强行修炼容易走火入魔,轻者经脉俱损,重则暴毙而亡。
  “天涯,快醒醒,我爹就要来了,不要急,你一定要坚持住”萧素涟握住洛天涯的手,想要提醒他,冷静一些,不要冒险。
  洛天涯仿佛走进了迷雾森林,不管使出多大力量,就像人在大自然面前一样渺小;他想要冷静,却又控制不住愤怒,萧素涟的声音像一道光,给他指明了走出去的方向。
  洛天涯醒来握了握萧素涟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萧素涟给他擦了擦额头脸颊的汗珠,心里很是高兴;洛天涯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有一种想去保护的冲动,当初没有能力保护晨悦曦,那种无奈无助感一直深深的埋在他心里,这也是为什么他想要变得更强,强者拥有话语权,这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一定带你出去”洛天涯在萧素涟的手心写道:
  “我相信你”萧素涟眼神坚定,也写道:
  萧清沐一身仙风道骨,早已隐退江湖,像世外高人一样,来无影去无踪,醉心于寻找医术的奥妙。
  无相门门主带了魅影、残垣、斗罗、冷碧以及几个手下来与萧清沐进行交换,洛天涯被人抬着,伺机寻找机会。
  “萧神医,今日一睹你风采,荣幸之至”门主说道:
  “门主,何不以真面目示人,为难小女,不知意欲为何”萧清沐说道:
  “萧神医言重了,萧姑娘毫发无损,只是在下仰慕神医已久,才会这么唐突”门主说道:
  “近年来,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无相门门主,在意萧某这样一个不问江湖的闲人,不可思议”萧清沐说道:
  “难道萧神医也会听信这些江湖流言,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不值得一提”门主说道:
  “是真是假也好,流言蜚语也罢,江湖上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与萧某无关,门主请明言”萧清沐说道:
  “既然萧神医这么痛快,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如实相告,听闻“百草神谱”能治世间的一切疑难杂症,令人脱胎换骨,起死回生,不知可否借阅一翻,感激不尽”门主说道:
  “原来门主还是同道中人,不是萧某不肯借,只是先祖有遗训,不能违背,如果门主在医术上遇到问题,我们可以切磋探讨一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萧清沐说道:
  “萧神医,说了别生气,我认为你有些狭隘了,医术应该普罗大众,造福世人,而不应该局限于一家传承”门主说道:
  “门主说得对,但医术的传承之人,必须怀有济世为怀之心,萧某今天与你第一次见,姓啥名谁都不知,何况还是这样的方式,恕萧某实难从命”萧清沐冷静的说道:
  “萧神医,这么坚持,那也只好得罪了”门主压抑愤怒的说道:
  洛天涯都有点快装不下去了,想不到无相门门主不但武功厉害,而且这说话功夫也是巧妙高超;土匪是明抢,上来就是动刀动枪,绝不含糊;伪装者也是明抢,却是先礼后兵,斗智斗勇,二者看起来又没本质区别。
  “还请门主先放了小女和那位小兄弟,东西在我这里,你尽管来拿”萧清沐清楚动手在所难免,也无需多言了。
  “萧神医,果然爽快,听闻当年萧行远老前辈独创的“千山凌绝掌”难逢对手,今日有幸一会”门主说道:挥手示意放人
  “爹,你要小心,天涯就是被“嗜血大法”所伤”萧素涟说道:
  萧清沐摸了摸洛天涯的脉搏,强劲有力,很是疑惑不解;他不敢相信,女儿所说的“嗜血大法”,就算对方带着面具,听声音也不是不死邪皇,这个人正壮年,就算不死邪皇活着,那也是垂垂老矣。
  “放心,爹能应付”萧清沐说道:女儿是他唯一的亲人和牵挂,拼了命也会护她周全。
  高手对决,仿佛周围都能感受到那种强大的气场,一招一式看似简单的你来我往,实则蕴藏着千变万化的攻守相依,所谓剑非剑,刀非刀,任何招式,意念而为,心随意动。
  “千山凌绝掌”属于至刚至阳的掌法,千招万掌连绵不绝,惊天动地,犹如排山倒海,气吞山河之势。
  “嗜血大法”犹如飓风暴雨,风云变幻,敢叫天地变色,天空被血雾弥漫,笼罩四周,令人窒息恐惧。
  当两者强大的冲击波相遇相撞,飞沙走石,草木横飞,树木或腰折断裂或连根拔起,令人眼花缭乱,站立不稳。
  洛天涯等到了偷袭机会,萧清沐与门主内功对决,到了决胜时刻;他吃下最后一个“麒麟果”,强行提升内力,学了“玄天诀”之后,已经可以驾驭麒麟果的神奇力量。
  麒麟剑法“惊涛骇浪,万剑归一”,洛天涯剑指门主的心脏要害,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力量,整个人仿佛飞升了一个境界。
  这出乎意料的攻击,让门主有点不知所措,冲击力量强大到超乎他想象,差一点就击穿了他的护体之气,但这股力量引发了“嗜血大法”的反噬之力。
  门主之所以想要“百草神谱”,因为“嗜血大法”的终极一层“血雨邪风”,他一直无法突破,想要更强大的内功,压制住这种反噬之力,从而真正练成嗜血大法。
  在电光火石之间,门主强压反噬之力,振开了萧清沐、洛天涯;洛天涯摔倒在地,胸中之气横冲乱闯,一口鲜血飞溅而出,门主的功力简直让他大开眼界。
  洛天涯来不及多想,拉着萧素涟,长剑一挥,用尽麒麟果最后的力量,地崩山摧,草石乱舞,飞快而逃
  “不用追了”门主说道:
  嗜血大法的反噬之力,令他不得不暂时放弃;洛天涯的神奇恢复,让他相信百草神谱里面藏着内功心法,但萧清沐的功力却又让他疑惑,那份内功心法,能否压制住反噬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