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十二章:好久不见

第十二章:好久不见


  李唐皇帝任命三皇子李庆义,负责此次寿宴外宾使节的接待,朝中大臣都在猜测皇帝的心思,这太子之位一直悬空,生怕押错了人,耽误一生前程,更怕秋后算账。
  定鼎门前围满了百姓,士兵整齐的维持秩序,大家都在等着想看看,大理国、马楚国的太子,公主。洛阳城已经好久没这么热闹,这次贺寿来的外宾使节,个个身份尊贵,可谓空前绝后;百姓也是积极参与,今天来了那国王侯,明天又来了那国将相,给茶余饭后增添了许多谈资。
  “长途跋涉,辛苦了,欢迎兆乾太子、文景太子、路雪公主”三皇子李庆义恭敬的说道:
  “有劳庆王殿下相迎”马兆乾回礼说道:
  “有劳庆王殿下”段文景说道:
  “洛阳城好大,好多人,庆王殿下,带我们去看看”段路雪开心的说道:一路上枯燥无味,快把她憋出病了。
  “公主放心,一定让你游遍京城”李庆义说道:
  “什么时候”段路雪快言快语说道:
  “路雪,休得任性,庆王殿下,不必理会”段文景说道:
  “庆王殿下,这是我嫂子,你忘了理会”段路雪故意说道:
  “抱歉,欢迎太子妃”李庆义赶紧说道:
  “庆王殿下,言重了,慕萱有礼”司空慕萱说道:第一次有人称呼她太子妃,有些意外惊诧。
  “这事怪我,庆王殿下,小妹失言了,还望别在意”段文景说道:
  “路雪公主就是这么直爽的性格,庆王殿下,怎么会在意”马兆乾解围的说道:
  “兆乾太子说的是,你们是姑母的孩子,我得喊文景兄、路雪妹妹才对”李庆义微笑的说道:
  “庆义兄,那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段文景笑道:
  “文景兄,有什么需要,尽管直说”李庆义也笑道:
  “庆义哥哥,小妹就先说了”段路雪说道:
  惹得大家都笑了。
  “三公主,三公主”四周传来百姓的呼喊声,三公主一身女装,白衣飘飘,倾国倾城,手持佩剑,骑着骏马,飞奔而来,李陵轩紧跟在后面。
  “江湖行走,偌诗和陵轩,并非有意隐瞒,还请兆乾兄、文景兄、慕萱姑娘、路雪妹妹原谅”三公主握拳说道:
  “陵轩,也请诸位见谅”李陵轩说道:
  “三公主,陵轩兄,我们理解,不会放在心上,请别在意”段文景说道:
  “三妹,四弟,你们早就认识了”李庆义诧异道:
  “三哥,这说来话长,有空陵轩给你细讲”三公主说道:
  “偌诗,好久不见”马兆乾看着三公主,像是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眼神里透着兴奋、期待、思念。
  “兆乾兄,分别还不过数日”三公主微笑道:马兆乾那样看着她,让她有些尴尬。
  “失礼了,三公主”马兆乾退后说道:
  马兆乾十岁那年随父亲来李唐,遇到了六岁的三公主;有一次,三公主贪玩被母亲训斥,一个人躲着哭,他给她讲故事、安慰她,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临别之际,三公主把一个特别喜欢的玉簪子送给他,马兆乾把心爱的玲珑笛送给她一支,相约长大后再见,可惜三公主后来得了一场大病,忘记了许多事情。
  玲珑笛是一对,一支可以召唤飞禽,一支可以召唤走兽;相传两个世代恩怨的世家大族,一对青年男女相恋后,遭到两大氏族的反对;他们为了心中那份真挚的爱情,不愿分开,离家私奔到一处深山老林,朝朝暮暮,长相厮守,简单平凡却又快乐自在;有一天,雷雨交加过后,他们发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打造出了两支玲珑笛,笛声竟然可以招来飞禽走兽,从此乐得逍遥。
  马兆乾一直期待再见的这一天,他想到过三公主可能不记得了,毕竟那时候她太小,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愿接受。
  “偌诗姐姐,穿上女装,真漂亮,兆乾哥哥都着迷了”段路雪口无遮拦的说道:
  这话,一下子让大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路雪妹妹这么说,姐姐很高兴,一会我让你陵轩哥哥带你去玩”三公主笑道:
  “真的吗?陵轩哥哥”段路雪期盼的说道:
  李陵轩看了姐姐一眼,却又无可奈何,说道:“当然真的”
  “太好了”段路雪毫不掩饰的兴奋
  “准备出发,大家回鸿胪寺再叙”李庆义说道:
  鸿胪寺是接待外宾使节的地方,归属礼部管辖。
  从定鼎门到皇城,是一条一百一十米宽的天子街,顾名思义是皇帝出行的街道,外宾使节到来都会经过这条街;繁华的洛阳街头挤满了人,好奇心促使着他们想离这些王宫贵胄近一点,可就那么一点,却是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无法爬上去的。
  晚上皇帝设宴,宴请段文景、段路雪兄妹,这是李幽第一次见到胞妹李纪芙的孩子,他自认为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期待着与胞妹冰释前嫌的那一天。皇帝之所为被称为孤家寡人,因为权利,令他们不相信任何人,李幽当上皇帝之后,把兄弟姐妹杀的杀、贬的贬,唯独对这个亲妹妹放心不下。
  这次设宴只宴请了,马皇后、王贵妃、苏贵妃、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三公主,由此也可以看出,那些人在皇上心中,也意味着在权利交接之内。
  “文景,路雪,今天这里没有皇上,大家都是一家人,舅舅由衷的开心你们能来,你们母亲可否安好”李幽说道:
  “感谢舅舅挂念,母亲安好,文景、路雪,一起进舅舅一杯,祝舅舅身体安康、其乐融融”段文景起身举杯说道:
  “路雪也祝舅舅,笑口常开,长命百岁”段路雪说道:
  “好,这杯酒舅舅干了”李幽笑道:
  “谢谢舅舅”
  “路雪这性格舅舅喜欢,跟你母亲年轻时一样,天真浪漫”李幽说道:
  “真的吗?舅舅,母亲现在很严肃,我都没见她笑过,每天在家吃斋念佛,还管我特别严厉”段路雪抱怨道:
  “哈哈,路雪是在跟舅舅告状,你母亲肯定是为你好”李幽笑道:
  笑容中带着苦涩,李幽没想到,那个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活泼开朗的妹妹,如今安静得每天吃斋念佛,不知是在忏悔什么,还是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