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十五章:侠肝义胆

第十五章:侠肝义胆


  洛天涯星夜兼程,快马加鞭,飞奔洛阳;连续几天的狂奔,人困马乏,一口气跑了数十里,才遇到一个客栈;客栈建在南来北往的路上,外面把守着士兵,看旗帜标语是南平国的贺寿车队。
  士兵并未阻拦,洛天涯进去一看,屋里坐满了将军士兵,唯独中间的一桌,只有两人,一位年长夫人,慈眉善目,面相温和,一位年轻姑娘,一身戎装,英姿飒爽。
  大家的目光惊异的看向他,洛天涯愣了几秒钟,喊道:“小二”
  “客官,暂时没位了”小二小心的说道:
  “可有房间”洛天涯说道:
  “有房间的”小二连忙说道:
  “带我去,把马喂饱”洛天涯拿出一锭银子给小二
  “好呢,客官,一会把吃的,送你房间”
  那位年长夫人,她就是大理国的皇后,李唐的芙阳公主李纪芙,段路雪偷跑出来之后,她一直特别担心;虽然收到了报平安的书信,但还是不放心,仅仅带了一名侍女巧兰匆忙追赶;本是想在路上拦截,不料受到一群野狼攻击,还被咬伤了小腿,正好遇见南平国的南平郡主,方才化险为夷。
  那位年轻姑娘,她就是南平国的南平郡主高煜柔,被称为马背上的郡主;她的父亲高荆是南平国皇帝高忌的胞弟,被封为荆南王,南平国与马楚国接壤,难免在战场上兵戎相见;高煜柔十岁那年,“江陵一战”高荆被手下的参军赵庸出卖,战死沙场;高荆的头颅还被马楚将领楚英挂在城楼示众七天七夜,高煜柔的母亲悲愤殉情而亡;南平国向李唐求助,向马楚国赔款求和,这场战争才平息下来;因此,南平国皇帝对这位郡主倍加恩宠,高煜柔发誓一定要报这血海深仇,斩杀楚英、赵庸。
  南平国的车队走在官道上,突然几百人的土匪冲了出来,高煜柔镇定自若、从容不迫,这一百多人从将军到士兵侍女都是精挑细选、万里挑一的,战场上与马楚国几十万大军对峙,她都面不改色,何况一群乌合之众的土匪。
  高煜柔骑着白马,手持红缨长枪,冲锋在前,傲视一切,将军士兵整齐列阵,少部分士兵守护装满贺寿贡品的马车。
  “还是个俊俏的小娘子”为首的粗犷汉子戏谑道:他手持一把关公大刀,与他的形象倒是贴切。
  “大哥,捉了给你当压寨夫人,兄弟们也养养眼”一个贼头鼠脑的土匪拍马屁道:
  高煜柔根本不屑理会这种无耻贼人,手中的长枪,会让其永远闭口。
  她跨马奔腾,身先士卒,一枪一个,挑落土匪,士兵怒吼咆哮,杀声震天,刹那间,短兵相见,生死肉搏;土匪人数上占优,气势上却输了一大截,士兵们个个都杀红了眼,土匪那见过这种阵势,稍稍犹豫胆怯,瞬间丢了性命。
  洛天涯休息了两个时辰就匆匆赶路,一看遇到这情况,赶紧停下来;突然,一支箭飞过来,侧脸躲避,险些射中,原来是高煜柔,来不及开口解释,三支箭已经开弓齐发,幸好反应快,弯腰躲开;不料,高煜柔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五支箭齐射,洛天涯只好出手,千山凌绝掌震断飞箭。
  高煜柔依旧不依不饶,拔起地上的红缨长枪,策马长啸,枪枪夺命,洛天涯东躲西闪,竟然有些狼狈不堪。
  “姑娘,误会了”洛天涯赶紧说道:
  高煜柔把在客栈和遇到土匪的事情联系到一起,认定洛天涯就是探子。
  “你跟踪于此,何来误会”高煜柔质问道:
  这个少年能躲开她如此多招,却不还击,甚是有些奇怪。
  “等姑娘消灭了土匪,我再解释”洛天涯诚恳的说道:
  高煜柔思索了一下,掉转马头,长枪在地上火花四溅,纵身杀入阵中,气势如虹,洛天涯感叹,巾帼不让须眉。
  “夫人,小心”李纪芙的侍女巧兰喊道:
  一群土匪围攻李纪芙,她小腿受伤,施展武功,多有影响,况且已经有十几年不曾动武。
  眼睁睁的看着,也不是洛天涯的性格,所谓仗剑走天下,那个男儿没有英雄梦。
  洛天涯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快似电闪雷鸣,瞬时间击倒了攻击李纪芙的土匪。
  “多谢小兄弟,还望助郡主一臂之力”李纪芙感激道:
  情势危急,她也顾不上再说些客套话。
  洛天涯心想,那就帮人帮到底,正好试试修炼的成果,说道:“尽力而为”
  洛天涯先用麒麟剑法开路,千变万化的剑招,土匪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已经遍体鳞伤;玄天诀配合千山凌绝掌,超强的功力,犹如开山劈石,呼风唤雨,震得人仰马翻,土匪只好忍着疼痛,抱头鼠窜,仓皇而逃。
  高煜柔万万没想到,这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武功竟如此之高,简直叹为观止。
  李纪芙也未曾想到,二十多年之后,她竟然还能见到,施展出可以与萧行远前辈媲美的千山凌绝掌,更可贵的,还是一个少年。原来江湖依旧是那个江湖,年轻时行侠仗义的梦想,下一代人还在孜孜不倦的前赴后继。
  “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公子见谅”高煜柔说道:
  她说话做事成熟稳重,但不喜欢拐弯抹角,性格中有那种不拘泥于世俗的大气,骨子里有一种英雄情结,敢爱敢恨,同时又愤世嫉俗,敢于向一切不公平挑战。
  “姑娘也是被形势所逼,无碍”洛天涯说道:
  “敢问公子大名,我叫高煜柔,南平国的郡主,此次为李唐贺寿而来”高煜柔说道:
  洛天涯吃了一惊,大名鼎鼎的南平郡主,说话竟如此侠肝义胆。
  “郡主恕罪,在下洛天涯,一个无名的江湖中人”洛天涯说道:
  “洛公子谦虚了,你这身武艺,岂是无名之人”高煜柔说道:
  “夫人,腿上有伤,慢一点”侍女巧兰扶着李纪芙走来
  “段夫人,有没有受伤”高煜柔立刻迎上去
  洛天涯心想这段夫人到底什么身份,南平郡主都如此恭敬有礼。
  “有劳郡主担忧,还得多谢这位公子相救”李纪芙说道:
  “段夫人,这位是洛天涯,洛公子”高煜柔立马说道:
  “段夫人,别客气,不知你的腿,被何物所伤”洛天涯问道:
  “一只野狼所为,一直未见好转”李纪芙说道:
  不知为何,她看到洛天涯的眼睛,总感觉特别的亲切,似曾相识。
  “不知段夫人,可否让在下一看”洛天涯斗胆的说道:
  他听萧素涟说过,如果被野兽所伤,一定要及时治疗,否则易得狂吠之症,那就回天无力,离开的时候,萧素涟给了他各种各样的药,且叮嘱了如何使用。
  “大胆”侍女巧兰大声说道:
  “休得无礼,洛公子看看无妨”李纪芙说道:
  侍女巧兰扶着李纪芙到马车上,让洛天涯看了一眼。
  “段夫人的伤,似有感染的迹象,清理消毒一下伤口,这瓶粉末的药外敷,一天可以多敷几次,这瓶颗粒的药内服,晨时、午时、酉时,各吃一粒”洛天涯说道:
  “洛公子,亦精通医术,当真是年少有为”李纪芙说道:
  “段夫人过奖了,是在下的一位朋友精通,我也只是转述她的话”洛天涯说道:
  “有机会一定要当面感谢你的朋友”李纪芙说道:
  “那得看缘分了,段夫人,郡主,后会有期,在下须先行一步”洛天涯说道:
  “不知洛公子,急着赶往何处”李纪芙问道:
  “洛阳”洛天涯说道:
  “那我们真是有缘,洛阳再会”李纪芙说道:
  “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洛天涯抱拳说道:
  “后会有期”高煜柔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