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十六章:忍无可忍

第十六章:忍无可忍


  “求皇上为老臣做主”工部尚书刘大人哭喊着向皇上伸冤,他已经顾不上这张老脸,前日有采花贼潜入府邸掳走其心爱之女,尚未出阁,清清白白的姑娘被糟蹋,姑娘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唯有以死解脱,悬梁自尽。
  朝中大臣一时哗然,刘大人一向谨言慎行,做事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逾越,今日一反常态,着实令人费解。
  “刘爱卿,有何委屈,不妨说来听听”李幽问道:
  “刘大人,皇上问话,先别伤心”王太师提醒道:
  “回皇上,昨日小女不甘被那无耻的采花贼人侮辱,羞愤而亡,请皇上做主”说完刘大人哭得更甚。
  近日采花贼的事传得风言风语,在洛阳城也引起了百姓的关注,只是这种事,岂会在朝堂里议论。
  刘大人老来得女,视若掌上明珠,昔日女儿的一颦一笑令他悲痛欲绝,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许多,左思右想,誓要为女儿讨回公道,这才敢豁出一切告御状。
  李幽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朝堂上一片寂静,大臣们面面相觑,低头不语。
  “大理寺,京兆府,朝廷养你们,干什么用的”李幽怒斥道:手上的奏折一把狠狠扔下去
  “皇上息怒”大理寺卿严大人,京兆尹韩大人,立马跪在朝堂中间,吓得瑟瑟发抖。
  大理寺负责审理罪案,缉拿凶手,京兆府负责对京城百姓的管理及治安维护,发生这种事,那是首当其冲皇上的怒火。
  “朕如何息怒,堂堂三品大员的府邸都不安全,何况京城的普通百姓”李幽呵斥道:
  “臣一定尽快破案,请皇上息怒”严大人硬着头皮说道:
  “皇上息怒,臣失职,有负圣恩,请求将功赎罪”韩大人喊道:
  “父皇息怒,请保重龙体”李庆义关心道:
  “皇上,庆王殿下说得是,龙体要紧”王太师附和道:
  要降下李幽的这股怒火,李庆义、王太师拿捏得恰到位,皇上也需要台阶下。
  “父皇,女儿愿意协助严大人捉拿真凶,请保重龙体”三公主说道:
  三公主明白,现在是她和李陵轩负责此次寿宴京城的安全,王太师总能找到借口,不如主动承担,免得落人口实。
  “请皇上保重龙体”大臣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偌诗,敢于为朝廷分担,朕深感欣慰,大理寺、京兆府、刑部全力配合三公主破案,不得违抗”李幽说道:
  “臣遵旨”三位大人同时说道:
  “谢父皇”三公主说道:
  退朝之后,李郕佑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岂会错过落井下石,说些风凉话的机会。
  “三妹,你让二哥都自惭形秽,一个女子迟早是要嫁人的,不要事事出风头,否则将来哪有夫家敢娶”李郕佑笑道:
  “李郕佑,你说什么”李陵轩怒气冲冲的说道:
  “没大没小,你娘是怎么教你的,难不成敢打你二哥”李郕佑故意想要激怒他
  三公主赶紧拦在李陵轩面前,这光明磊落、不懂世故的弟弟,还真敢动手。
  “陵轩,干什么,二哥就爱跟三妹打趣玩,你急什么”三公主安抚道:
  “还是三妹懂得二哥的心思,二哥就喜欢跟三妹闹着玩,四弟,你属爆竹的,一点就炸”李郕佑笑话道: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李庆义前来说道:
  “三弟,你来得正好,三妹每次都急着抢功,是不是,太不利于兄弟姐妹团结”李郕佑刻意说道:
  “二哥,误会三妹了,能为父皇分忧,子女多做一点、少做一点都是孝心”李庆义说得滴水不漏
  “三弟,跟二哥打太极呀,别看你现在,在父皇面前受宠,将来可不一定,凡事还得长幼有序”李郕佑暗示这太子之位,非他莫属,同时警告其他人。
  “二哥,说得对,三弟谨记教诲”李庆义说道:
  “四弟,看见没,跟你三哥学着点,脾气收敛些,这不是战场打战,武功高有啥用,一介匹夫”李郕佑讥笑道:
  “三哥,古来圣贤,有德者居之,何必在乎小人之言”李陵轩说道:
  三公主想不到李陵轩说出这番话,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深深的捏了一把冷汗。
  “李陵轩,你说谁是小人”李郕佑愤怒道:岂敢顶撞他,这是头一次。
  “这话圣贤书上说的,你急什么急,原来你也属爆竹,恼羞成怒不成”李陵轩不屑的说道:以前忍气吞声,不见得什么都不明白。
  “行啊你,脾气见长,你这闷葫芦也开窍了”李郕佑笑道:从小收拾他,岂能翻天不成。
  “古人云,做人要谦虚低调,否则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李陵轩这次不想一味退让,他已经长大成人,能辨是非,有能力保护在乎的人;他心里一直记得死去的太子大哥,大哥教他读书、练剑,那些难忘的时刻,藏在记忆里,大哥的仇,深深的刻在心上。
  “你还来劲了,李陵轩,你要造反不成”李郕佑怒不可遏道:
  “李郕佑,你有空多看些圣贤之书,肚子里多装墨水,少装油水,免得闹笑话”李陵轩自信满满的说道:
  “李陵轩,谁给你的胆子,无法无天了”李郕佑气得指着李陵轩的鼻子大骂
  “李郕佑,你想动手,我奉陪,输赢勿论,男子大丈夫,敢作敢当”李陵轩怒目相对,无所畏惧。
  三公主欣喜若狂,恨不得手足舞蹈,李陵轩终于拿出了,在战场上那种男子汉的血性。
  “二哥,别生气,四弟不懂事”李庆义赶紧抱住李郕佑,要是真打起来,在父皇哪里,他也不好交代。
  “二哥,消消气,我收拾他”
  三公主边说边拉着李陵轩离开,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何况皇子之间动手,可是宫中大忌。
  “这才是我弟弟,今天令姐姐刮目相看”三公主重重的拍在李陵轩的肩上
  她觉得,李陵轩与李郕佑彻底挑明了对立关系,是一件好事,这种刺激会令李陵轩快速的成长成熟,切身体会比单纯灌输,效果更明显。
  “姐姐,你不生气”李陵轩傻笑道:
  “李郕佑,平时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今日脸都绿了,却又无可奈何,想想都解气,姐姐有种出口恶气、凯旋而归的感觉”三公主笑道:
  “那姐姐平时对他那么客气,用得着吗?又不求他”李陵轩说道:
  “弟弟是真长本事了,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与小人交往,不能得罪,只能虚与委蛇,从中斡旋,说得难听一些,要学会阳奉阴违、两面三刀”三公主语重心长的说道:
  她也没办法,生在皇家,斗争就是这么残酷无情,人心叵测;必要的时候,还不得不做到铁石心肠,六亲不认。
  “姐姐,难道非要这样”李陵轩有些于心不忍,这次回来,他也隐隐约约感觉到母亲与姐姐的谋划。
  “别想了,傻弟弟,赶紧跟姐姐去查案,公事要紧”三公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