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十八章:行侠仗义

第十八章:行侠仗义


  三公主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一位骨瘦嶙峋的老妇人才出来。
  “老人家,我们是大理寺办案的,想见一下你孙女”三公主说道:
  老妇人二话不说,直接关门拒绝,不相信官差能为百姓做主、讨公道。
  三公主立马按住门,说道:“老人家,这位是陵王爷,他来为你孙女讨回公道”
  “王爷,请你做主啊,孙女从小与老妇相依为命,是个苦命的孩子呀”老妇人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扑上去跪在李陵轩面前哭诉。
  “老人家,放心,我一定把凶手绳之以法”李陵轩立即扶起老妇人
  “老人家,先别伤心,进屋跟王爷说说”三公主也搀扶着老人
  屋子里破旧不堪,家徒四壁,看不见一样新的物件,姑娘躺在里屋,被子上东一块、西一块全是碎布补丁。
  “小梅呀,王爷,给你做主来了”老妇人颤抖的抓住孙女的手
  姑娘毫无反应,眼神空洞,目光呆滞,似一个活死人,无人理解,她经历了怎样的恐惧。
  “老人家,小梅同你说过话吗?”三公主问道:
  “一句话都未说过,可怜的乖孙女”老妇人伤心得已经哭干了眼泪
  “老人家,王爷一定会抓住凶手,这些钱,给小梅找个大夫”三公主掏出所有钱,放在老妇人手上,凶手就算被千刀万剐,也无法弥补对姑娘的伤害。
  李陵轩、段路雪也赶快把身上的钱拿出来,一并给老妇人。
  从屋里出来,三个人的心情,无比沉重压抑。
  “太可怜了,我要把那凶手碎尸万段”段路雪恨道:
  “一定会的”三公主坚定的说道:
  姑娘的生活已经够可怜,却碰上此番天理难容的畜生,三公主更加坚信,心中的理想,女子也能闯出一片天地。
  一路快马,赶往南市,这家姑娘是商贾豪绅的小姐,府里的护卫拦住不让进。
  “大理寺办案,速速通传你家主人”三公主毫不客气的说道:
  护卫看来者,气质不凡,着装不俗,恐是有身份之人,立即前往禀报。
  “下贱胚子生的下贱之人,还查什么查”一位穿得雍容华贵的夫人出来骂道:
  她是府里的大娘子,受害的姑娘是五娘子所生,大户人家,地位千差万别。
  “这位夫人,姑娘好歹是府里的小姐,未免话语,难听了些”三公主克制道:
  “一个水性杨花的残花败柳,有什么脸面,留在府里,丢人现眼,辱没门楣”大娘子嚣张的说道:
  三公主恨不得,抽她几巴掌,冷静一想,正事要紧,跟这种无品无德之人,犯不上。
  “老东西,真是蛇蝎心肠”段路雪气得冲上去打人,三公主赶紧拉住她。
  “哪里来的野丫头,给我狠狠打”大娘子喊道:
  李陵轩几下就把护卫踹倒在地,拿出王爷令牌。
  “陵王办案,阻挠者以死罪论处”三公主大声道:
  此话一出,吓得所有人跪倒一片,大气都不敢喘。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大娘子一个劲的磕头认罪
  “就一直磕着,王爷或许能饶了你的狗命”段路雪狠狠的说道:
  “你带路”三公主随便指了一个家丁,这种人太多,也治不完。
  府里挺大,亭台楼阁,假山水池,林荫花草,算得上别具一格,五娘子住在西边最里面的一间。
  “五夫人,王爷查案,前来找小姐”家丁说道:
  “老妇,参见王爷”五娘子跪下行礼道:整个人一脸憔悴,作为母亲,女儿遭此祸事,简直是在割她的心。
  “五夫人,请起,可否见一下小姐”李陵轩说道:
  “王爷,随妇人前来”五娘子说道:
  姑娘被锁在房间,腰间拴了一条长长的绸带绑在床头,以防跑出去。
  “有鬼,怪物”姑娘看见其他人进来,吓得跳上床去,拿被子紧紧蒙住头。
  “五夫人,小姐这样,大夫怎么说”三公主问道:
  “说是疯癫癔症,大夫也束手无策”五娘子说道:
  “小姐,可还曾说过别的”三公主问道:
  “未曾说过,媛媛,嘴里就一直念叨这两句”五娘子说道:
  “今日打扰了,王爷一定给小姐讨回公道”三公主说道:
  “谢谢王爷”
  讨回公道又怎样,一个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女儿,谁能还她。
  出来之后,路过一家羊肉面馆,段路雪非要吃完再回鸿胪寺。
  “真香,老板再要一碗,羊肉多些”段路雪喊道:
  三公主笑而不语,姑娘真是没心没肺,刚刚还大义凛然,转眼就忘到九霄云外。
  “路雪,你个子小,胃不小啊”三公主打趣道:
  “偌诗姐姐,我今年十六岁,个子还得长,所以要多吃点”段路雪可爱的说道:
  李陵轩忍不住笑,呛了一鼻子,辣椒冲头,泪眼哗哗。
  “陵轩哥哥,先喝口水”段路雪赶紧倒水,递手绢。
  三公主静静的欣赏他俩,手忙脚乱的可笑样,世间的不平事太多,值得抓住每个开心时光。
  不一会,段文景一伙人逛京城,正好大家遇上。
  “三公主,陵轩兄,这丫头闲不住,添麻烦了吧”段文景说道:
  “文景兄,客气,大家一起坐坐,正愁没钱结账”三公主笑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段文景说道:
  “文景兄,慕萱姑娘,四位大侠,请坐”李陵轩起身说道:
  “哥、慕萱姐姐,羊肉挺香的,四位叔叔,别站着呀”段路雪招呼道:
  “公主,羊肉配美酒,正合我意”史琅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壶酒
  “听闻三公主、陵王,正在办理一件大案,可否说说,兄弟四个尽点绵薄之力”范邈说道:
  “四位大侠,莫非技痒难耐,想一展身手,求之不得”三公主说道:
  “三公主,叶某确实技痒难耐,难逢敌手”只见叶穹把骰子扔桌上旋转如风
  “叶大侠,豪气,那就说说,近日京城采花贼犯案,祸害多名年轻女子,手段残忍,目前正在调查阶段,一时并无头绪”三公主说道:
  “史某生平最恨此无耻之辈,三公主,算我一份”史琅说道:
  “这种武林败类,不用佛祖超度,打入无间地狱”方鸿说道:
  “偌诗,谢过四位大侠,等找出贼人,藏身之所,再烦劳出手相助”三公主说道:
  “三公主,莫忘了文景,铲除祸害百姓之人,义不容辞”段文景说道:
  “偌诗,先行谢过,以水代酒,敬诸位侠义之士”三公主说道:
  “痛快,三公主,真乃女中豪杰,恰似娘娘年轻时的风采”范邈说道:
  “不知四位大侠,有空能否讲讲姑母,年轻时行侠仗义的英雄故事,偌诗,仰慕已久”三公主说道:
  “必须配上好酒,畅谈三天三夜,顺带给三公主讲讲,关东四侠惩恶除奸,扬名立万的英雄事迹”史琅一本正经的说道:
  “史叔叔,胡说八道”段路雪喊道:
  在一阵阵欢声笑语中,结束一天,新的一天,不知隐藏多少未知挑战,前路依旧充满荆棘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