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执宰九州 > 第二十一章:权术谋划

第二十一章:权术谋划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三公主脑海浮现,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不知何时变得,竟能把人心想得如此之恶,莫非知道太多阴谋诡计,潜移默化影响了思维。
  从回到洛阳开始,王太师强烈举荐,她与李陵轩负责寿宴外宾使节的安全;按道理,对太师而言,并无好处;除非觉得这是一个烫手山芋,稍有差池,必酿大祸;岂料人算不如天算,皇上赐予统管京城的权利。
  统管京城的权利要一分为二来看待,对皇上而言,并无威胁;守卫皇城的禁军,只效忠皇上;城外东山的驻军,需要皇上手中的虎符方能调动;京城内的羽林军,各府府兵,衙门差役,不足以威胁皇城。
  对于朝中大臣而言,这个权利很大,足以威胁多数人的利益;权利与风险并存,天子脚下,朝中大臣多数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谓帝王心,变幻莫测,一不小心,方可招致杀身之祸。
  三公主站在阴谋家的立场思考,如果她与李陵轩统管京城期间,小事不谈,大事没有,一切风平浪静,在皇上心中必然记功一件;假如接二连三,大事不断,可想而知,免不了被皇上质疑,甚至责罚。
  沿着这个思路想问题,突发采花贼案件,目的就不单纯,其中用心,显而易见;案件中看似随机选择的受害者,必然前期做了大量谋划,甚至每个步骤都经过反复推演,从而环环相扣,以致凶手总能提前预判方向,安全逃脱。
  工部尚书刘大人就成了这盘布局推动的棋子,其可怜的女儿,变成了权利斗争的牺牲品;这颗棋子如同一根刺,扎在皇上心中,起初并不显眼,时间拖得越久,在权术谋划的煽动下,这根刺就可能点燃皇上心中的怒火。
  那些无辜受害的姑娘,只是为了掩盖阴谋家布局的真正意图,如同主人家的陪葬品。
  那会是谁,如此费尽心机,处心积虑的要来对付她和李陵轩;历朝历代,太子之位,皇子之间都是明争暗斗,你死我活;李郕佑背后的王贵妃、王太师,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李庆义越发老练沉稳,游刃有余;或者黑暗中,还隐藏着一股看不见的力量。
  茗谨送来从“四海阁”得到的消息,江湖中此人名叫左狼,真名左浪,魔灵宗人,左手使剑,绰号“鬼畜手”,出手极快,为人阴狠毒辣,杀人不眨眼,年轻时,感情受挫,仇视女子。
  三公主在脑海中反复搜寻,的确有一份左浪的卷宗,根据卷宗记录,凶犯五年前,在京城犯下五起采花命案,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三年前,凶犯又在开封作案,开封的捕快追捕另一名罪犯,在一家青楼布控,意外巧合下,抓住了他。
  三公主有些疑惑,根据卷宗记录,三年前,凶犯被移送到京城,已经被刑部问斩;“四海阁”岂能不知,为何还送来一个死人的消息。
  三公主冥思苦想,久久无法理解其中之意;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左狼未死,“四海阁”才能在江湖中查到;左狼犯的案子,受害者无一活口,与近日案件又有不同,假如三年前,有人瞒天过海救下他,那他必受制于人,不能随心所欲行事。
  三公主为了证实猜想,又怕打草惊蛇,引起对手怀疑,从刑部调取,京城五年内命案的所有卷宗;目的是弄清楚负责左狼案件的相关者,不去惊动衙门、羽林军,派茗谨、卫琥秘密调查。
  李陵轩有些疑惑,三公主如此辛苦,又不便多问,说道:“姐姐,庆王府今日设宴,三哥已经派人前来邀请,说是文景兄、兆乾兄、路雪妹妹也在”
  “三哥设宴,不便推辞,陵轩,案子的进展,暂时不要跟人透露”三公主说道:
  如此心思分析过后,三公主开始怀疑任何人,不免有些为自己感到悲哀,难道这就是将来要走的路,人与人之间,用尽三十六计。
  李陵轩以为三公主只是想对案件保密,说道:“记住了,姐姐,准备一下出发”
  司空慕萱,被称为天下第一美女,不仅因其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而且她从小精通音律,可谓天赋异禀,任何易难乐谱,翻阅一遍,即能得心应手的弹奏。
  三公主、李陵轩,进入庆王府就听到了琴声,琴声优雅、似高山流水般意境,细细聆听,又如莺莺之歌,清脆婉转,仿佛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司空慕萱在花园凉亭里弹琴,大家听得如痴如醉,一曲终了,三公主前去,拍手道:“慕萱姑娘,出神入化的弹奏,琴音之美之妙,令人久久回味,难以忘怀”
  “三公主过誉了,慕萱不敢当,一点讨巧技艺罢了”司空慕萱谢礼道:
  “慕萱姑娘,这话过谦了,在场的人,有谁不是陶醉其中”三公主说道:
  “羡煞文景兄,有此佳人相伴,果真亦无所求”李庆义说道:
  “庆义兄,莫要笑话”段文景说道:
  “当日宫中设宴,可还历历在目,文景兄的话,实在令人动容”三公主说道:
  “令人动容的岂止慕容姑娘,兆乾兄,满腹经纶,为何沉默不语”李庆义说道:
  三公主听出李庆义的弦外之音,以免尴尬,主动说道:“此情此景,兆乾兄,才华横溢,何不赋诗一首”
  马兆乾有些吃惊,说道:“三公主,莫听庆义兄夸赞,兆乾才疏学浅”
  “兆乾兄,朋友之间,不必自谦,今日若不作诗,宴会可得推迟,问大家可否答应”李庆义说道:
  “兆乾兄,我那爱馋的小妹一会出来,可不答应”段文景说道:
  数米之外,传来段路雪的声音“陵轩哥哥”,李陵轩尴尬之情,溢于言表,大家相顾无言,心领神会。
  “陵轩哥哥,忙得都找不到你,我要跟你去破案”段路雪拉着李陵轩的衣袖撒娇道:
  “路雪妹妹,破案难免有危险,女孩子不适合”李陵轩说道:
  “偌诗姐姐,为啥可以”段路雪立刻反驳道:
  李陵轩一时脑子短路,竟无言以对。
  “路雪妹妹,姐姐可不一般,力拔千斤,不输男子”三公主笑道:
  “三公主,乃女中豪杰,路雪,可得听话,破案不是儿戏”段文景说道:
  段路雪嘟噜着嘴,一脸不情愿,所谓长兄如父,有时还得要听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