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20章 地下河,疯女蝠

第20章 地下河,疯女蝠


  南岭山林中,苏淇墨四人吃了一顿野味后,皆是感到一阵满足,而东秋然的情绪也彻底恢复了稳定。
  “走吧,别耽误时间了,别待会儿,我们还没有过去,这天又黑了,这地方一黑起来,真的是太过邪门了。”
  苏淇墨站起身,拍了拍手,目露坚定之色,道:“白枫师兄,疯子,东秋然同学,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白枫、李疯还有东秋然都是点了点头,苏淇墨这才拿出地图,道:“现在,我们往南走不远,应该有条河。”
  “这条河是一条贯穿地上地下的河,我们要从地上段潜入地下段,通过那段地下河,前往古墓。”
  苏淇墨认真地说道,说完,他便是拿出自己的罗盘,根据上面的指针指示,向着南方走去。
  四人走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在眼前发现了一条流着清澈河水的河流,甚至还能在河里面发现一些比较小只的鱼。
  “这应该就是那条河了,我们现在没有船只,只能实地取材造一只木船了。”李疯道。
  “木材的话,我来找好了,我的掌心雷一出,什么木头都能断。”白枫道。
  “至于东秋然同学,你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好了,我在这里,你也不用乱跑。”显然,苏淇墨对于东秋然很不放心。
  东秋然沉默着点了点头,看着清澈的河水和水里的鱼,苏淇墨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那行,老大,你跟东秋然姑娘在这里等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白枫道士了。”李疯说道。
  说罢,他便招呼着白枫一起,到了附近一片小灌丛中,将一棵棵古树最结实的部分给卸了下来。
  随后,李疯用上了诸子百家中,墨家的机关术,以及普通的制造木筏的方法,造了一条足够容纳四个人的小船。
  苏淇墨一见李疯和白枫把小船造好,就招呼着东秋然上了船,由李疯撑船行走,而苏淇墨则在旁指示方向。
  但是李疯和白枫两人,却用上了只有练气境高手或二十级精神修为的修仙者才能动用的手段,精神传音!
  所谓精神传音,就是用精神力来交流,不消耗体力灵气,却格外消耗精神力,好处就是这种传音,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之所以说比较安全,就是因为同级别以及更高境界的修仙者,可以用精神力随时加入或听取这一场传音。
  “道长,接下来小心了,这河的前面是地下段,谁也不知道属于地下河的部分会有什么,更要紧的是东秋然!”李疯道。
  “你说那个姑娘?她怎么了?她不是因为追查羽毛的异动才来到这里的吗?”白枫问道。
  “道长,这种时候,多点警惕心不是坏事,那姑娘处处透着神秘古怪,我们不得不防!”李疯又道。
  两人精神传音间,木筏已经顺利的渡过了地上的部分,呈现在四人前方的是一个洞口,河水的源头似乎就在里面。
  “我滴个亲娘诶,这洞口太小了吧!”李疯看着眼前的洞口,眉头紧皱,几乎成了一个川字。
  “疯子,这事你比我有经验,接下来要怎么做,我听你的,接下来你才是主角。”苏淇墨转过头看着李疯。
  因为呈现在他们的眼前的洞口,着实是太小个了,哪怕是东秋然一个姑娘家,也不可能站直了腰杆走进去,得猫着才行。
  “大家都注意一点,进了这个洞,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所以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李疯想了会,提醒道。
  听闻此言,苏淇墨拿出了北斗锁灵剑,横放在自己身前,以便随时能够挥剑攻击。
  至于白枫,也拿出了好几张符箓在手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东秋然也是一副随时出手的样子。
  四个人进了洞穴之后,光线一下子暗了许多,但这对众人并没有影响,而想象中的一些东西,也没有出现。
  “看来,这里是没有那些东西,我们可以松口气了,”李疯站在船头,低声地道,“洞里可能有蝙蝠,别惊醒它们。”
  就在这时,苏淇墨整个人一下子起了鸡皮疙瘩,感觉到背后有着一股透心的凉气,一下子喊道:“谁!”
  李疯和白枫都回头看了他一眼,毕竟谁也不清楚这洞里会不会有那些邪门的东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哦,噢,没事,”苏淇墨回道,却是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又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嘘,别说话!”苏淇墨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仔细的听,低声道:“感觉就像是一个女人在说话,又像是一群虫子的口器发出的声音,你们知道蚊子吗?蚊子也有声音!”
  “老大,你别唬我,你在开玩笑的吧?!”李疯似乎从苏淇墨的描述里面猜出了什么,表情都快哭了。
  “李疯,苏淇墨没有开玩笑,我也听到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听着怪渗人的啊!”白枫道。
  “你们三个别吵了,安静点,冷静!”没想到这个时候最镇定的人竟然是东秋然这个实力比苏淇墨还差的小姑娘。
  谁知道东秋然话一说完,整个山洞忽然刮起一阵怪风,一个巨大的阴影竟是从山洞的另一头出现。
  但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苏淇墨他们听的声音变得清楚了,这个阴影上面竟然传出了如同一堆女人吵架的声音。
  待得那片阴影里面有东西飞出时,第一个抬头看过去的东秋然立马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苏淇墨赶紧过去捂住她的嘴,乖乖,都这种时候,苏淇墨可不允许再因为自己等人的原因而引出什么东西的注意了。
  “疯子,怎么办,那些东西朝我们过来了,我们要怎么做?!李疯,李疯,李疯?”苏淇墨问道。
  李疯整个人似乎处在一阵恍惚之中,亏得苏淇墨连续叫了几声,总算是把他叫清醒了。
  李疯看着那些汹涌而来的巨大阴影,直接啐了口痰,语气不知是喜是悲:“老大,我们,碰上传说中的疯女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