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2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2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平山观主的师弟,平空,当年的平空,就是被废掉一身修为,被打落南岭,生死未知,可现在,平空却还活着。
  苏淇墨在想,鬼王墓里面的渡劫境元婴和鬼王不知所踪,会不会是因为什么外力介入而使鬼王复苏呢?还有……
  苏淇墨不敢接着往下想,他连忙道:“我们现在赶紧回去,回去不用经过地下河,可以直接走,我们必须尽快……”
  说完,苏淇墨便是转身,迈着大步,此时此刻,他只想立刻回到晴川市,去灵济山,若是他猜测成真,灵济山就危险了。
  但是苏淇墨刚刚转身,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本来大开的竟然砰地一声关闭了,任苏淇墨用再大的力气也打不开。
  “该死,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门怎么就锁上了?”苏淇墨气的一拳砸在了石门上,可这石门依旧纹丝不动。
  “老大,我们现在应该想一想的是,怎么解决眼前这么多异族朋友吧?!”李疯脸上是一副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苏淇墨转过头来一看,脸色沉凝如水,原来之前的百鬼夜行不是消失了,而是来到了这座传闻中的鬼王墓里面。
  “白枫师兄,东秋然同学,疯子,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事情大条了,全力以赴吧!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这一仗我们能够挺过去的话,我就告诉你们,我刚刚从石棺上获取了什么消息!”苏淇墨深吸了一口气,道。
  说罢,苏淇墨脚踩玄奥步伐,再次口念真言:“道门散修传人苏淇墨,弟子今在此借祖师爷法力,助我降伏妖魔鬼怪!”
  轰!昨日苏淇墨便是借法提升自己,但是因为时间有限,早就没有了效力,今日面对诸多灵体,只好再一次借法。
  刹那间,苏淇墨身上的气势飙升到了练气境,而他手上的北斗锁灵剑也发出灿烂的银色光辉,十分耀眼。
  与此同时白枫左手之上一把抓了十张灵符,而右手上,凝聚着一颗十分巨大的紫蓝色光团,闪烁着丝丝电弧。
  李疯站在原地,闭着眸子,但是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却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东秋然也拿出了那跟蓄灵的法杖挥舞。
  但是百鬼夜行的阵容也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单单是灰色孤魂和白色野鬼的话,四人还能拼死消灭。
  但是百鬼夜行之中,还有几只可是慑青鬼,慑青鬼按境界来论的话,相当于筑基境的修仙者了,力量足以碾压众人。
  好在场面虽然十分混乱,孤魂野鬼众多,而且还有慑青鬼在盯着众人,但是东秋然早已经画上了红色的血线圈子。
  有了东秋然的血线圈子为保障,哪怕是众人战到筋疲力尽了,至少也有一个可以休息,恢复灵气的地方。
  “这是瓮中捉鳖,一定是有人故意吸引我们来到这里的,否则,不可能我们刚进来,门就关了!”李疯道。
  李疯话音刚落,密闭的墓穴突然阴风四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人类的娃仔,你很聪明,可是你将成为我的养料!”
  “谁,给老子滚出来,不然你疯爷爷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狗血,什么叫朱砂。”李疯头皮发麻,还是大吼着给自己壮胆。
  “人类的娃仔,本王就在这里,你抬头便可看见!”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响起,如同两块玻璃在互相摩擦。
  苏淇墨等人抬头看去,便看见一个背生黑色羽翼,手拿大砍刀,身着战甲的灵体,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这个灵体足足有十多米高,非常巨大,但不知为何,体形却十分虚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苏淇墨这才明白为何刚刚的慑青鬼只是盯着众人而没有动手,原来他们都听令于眼前的鬼王。
  这个鬼王显然不具备真正鬼王的实力,因为苏淇墨从他的灵体颜色上,已经分辨出来,眼前的鬼王属于灵鬼这一层次。
  但是问题来了,灵鬼的境界,就是目前的地球所能容忍的最强大的灵体,纵然苏淇墨等人有血色圈子保护,也是无用。
  “几十年前,那个傻子人类的灵魂,帮助我苏醒,灭掉了老秃驴的元婴,嘿嘿嘿,可笑那傻子还想吞了我!”
  “殊不知,那只是本王故意为之,不过如果不是他出的主意,本座还吃不到这么多美味的灵魂呢,哈哈哈……”
  听到得意忘形的鬼王的话,苏淇墨明白了,当初跌落南岭而死的平空,心生怨念,逗留人间,成了孤魂。
  无意间闯入这座古墓,令得被封印的鬼王苏醒,鬼王为了恢复实力,给予了平空很多力量。
  而平空却想要吞了鬼王,最终被鬼王设计,成了鬼王的奴仆而不自知。
  “而你们这群人类小子,就好好成为本王阴兵的养料吧!”鬼王阴阴一笑,大手一挥,东秋然的血色圈线竟是瞬间变黑。
  下一瞬,无数的孤魂野鬼蜂拥而来,而那些慑青鬼则在一旁不时的使出几记青色的鬼爪,将苏淇墨等人弄得手忙脚乱!
  “第五鬼王!人在做,天在看,鬼作乱,有地府!”这时苏淇墨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话语里面满是沧桑。
  只见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一道血色的符箓,喊道:“道门散修苏淇墨受前辈恩惠,以前辈之名呼唤无常!”
  轰!密闭的墓**,阴风大作,只见一扇雕刻着无数鬼怪的大门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上,缓缓打开。
  里面,出现了一个纯白色,一个纯黑色的高大的灵鬼。
  白色的灵鬼踏出大门,道:“厉鬼勾魂!”
  “无常索命!”黑色的灵鬼则接了他的下一句。
  两个灵鬼同时踏出大门,看向那只身着战甲的灵鬼,道:“第五鬼王,我们黑白兄弟来了,跟我们回地府接受审判吧!”
  “哈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那个老秃驴竟然还留下了这一手,不过,他以为,派出你们两个刚上任的黑白无常,就想捉拿我吗?白日做梦!”不料,那穿着战甲的灵鬼却是猛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