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25章 消失的鬼王和平空

第25章 消失的鬼王和平空


  “狂妄!”原来这两个灵鬼就是有职责在身的黑白无常,难怪一登场就是一身黑和一身白了。
  此刻听到那鬼王不屑的话,黑白无常俱是大吼一声,同时抛出了长长的锁魂链,想要把第五鬼王给锁住。
  “雕虫小技!”那鬼王却是不屑一顾,抬起了手中的大砍刀,挡住了黑白无常抛出的锁魂链,激射出蓝色的火星。
  “黑白无常,本王没有空陪你们两个玩耍了,还有,那个秃驴的传人,咱们还会再见面的哈哈哈哈!”
  不料,那鬼王竟是冷冷一笑,颇有深意的看着苏淇墨一眼,一步跨出,走进了自己身前出现的一个漩涡之中。
  “不好,是传送阵!该死,让他逃了!”黑白无常恼怒地抛出锁魂链,可是连漩涡都没碰到,鬼王的身影就消失了。
  鬼王抓不到,黑白无常就将目光放在了下方的孤魂野鬼和慑青鬼上面,大喝道:“尔等还不回到地府!更待何时!”
  黑白无常这两句话,如同带着莫大的伟力,令得下方百鬼瞬间安静下来,一个个十分温顺地走进了那扇大门之中。
  待到这时,黑白无常的身影,才飘落到了下方,看向苏淇墨等人,道:“你们四人此行有功,地府会记录你们的功德。”
  “多谢黑白二位大人!”苏淇墨道,作势就要拱手致谢。
  “好说好说,此番鬼王逃走,想必是有什么计划要实施,我等需要回到地府报告阎王和阎君,告辞。”
  黑白无常笑着回了一礼,转过身走进他们来时的大门内,并且关上了大门,不一会大门就消失了。
  过了很久,李疯似乎都没有从刚才的大场面里头回过神来,喃喃道:“老大,黑白无常啊,我刚刚见到阴差大人了!”
  “黑白无常两位大人,替我们收拾了鬼王手下的诸多鬼物,想来广粤省的各种灵异事件和神秘杀人事件可以结束了。”
  苏淇墨道:“好了,接下来我们回去吧,对了,东秋然同学,你的羽毛有什么反应吗?”苏淇墨突然想起了那跟黑羽。
  “没什么反应,似乎一进入古墓之中就陷入了死寂的状态!”东秋然回答道,表情还很疑惑,“大概是我猜错了吧!”
  苏淇墨不疑有他,道:“保险起见,我们还是立刻赶回灵济山吧!”
  白枫点了点头,刚刚鬼王得意忘形,以为能够灭杀他们,无意中说出叛徒平空的消息,让他很是担心。
  于是,一行人合力推开了古墓的大门,在地图的指引下,来到了前天苏淇墨三人停车的地方。
  车子还在那里,油量还足,四人上了车以后,苏淇墨坐在副驾驶座,李疯在驾驶座,驱车赶往晴川市灵济山。
  ……
  此时的灵济山,楚琛看着凭空消失的平空,和重伤的平山观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这话却要说到三天前了,那个时候,苏淇墨等人刚刚驱车离开灵济山,赶往南岭去探索古墓。
  平山观主在书房之内,念诵道德经之时,被鬼王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平山出现了。
  平山处于慑青鬼到红衣鬼之间的境界,比平山观主这个筑基强者高了不止一个小境界。
  纵然平山观主使尽浑身解数,也拿平空没有办法,只能在那里苦苦支撑,希望会有帮手过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刚刚空降晴川市办公大楼的斩妖学院专员楚琛,来了没多久,就发现灵济山方向传来的鬼气。
  于是,楚琛二话不说,就立刻赶了过去。
  楚琛赶到灵济山的时候,灵济山的门徒已经发现了自家观主在与一个强大的灵体作战,但能插手的却寥寥无几。
  因此,那个时候的平山观主纵然深受重伤,但有着灵济山中人时不时的助攻,伤势却也不致命。
  但是,楚琛的到来,却让平空感到了危险,平空不再将注意力放在报仇上面,而是选择了逃跑。
  因为一对一来说,他不怕楚琛或者是平山观主任何一个人,但问题是他只是半步红衣厉鬼,还没有彻底转化。
  如果面临楚琛和平山观主两个人的夹攻的话,他很有可能招架不住,于是,平空选择了逃跑。
  但楚琛和平山观主两人又岂会猜不出他的意图,因此死死地缠住了平空,中间还好几次成功击伤了平空。
  但是作为半步红衣厉鬼的平空,自然有他的手段,因此接连三天,三人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僵持状态。
  期间,清云几位灵济山的长老想要帮手,却连三人的影子都摸不着,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
  一直到了今天,楚琛和平山观主两大筑基境不吃不喝,打了三天两夜的战绩终于发挥作用,眼看可以留下平空时……
  平空的身前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漩涡,而平空一脚踏了进去,消失在他们面前。
  平空凭空消失了……
  “观主,你们灵济山这么厉害的吗?竟然还修炼了这种传送秘术?”楚琛歪过头,问平山观主。
  平山观主的表情很僵硬:“楚先生,我们灵济山所有典籍从来没有提过传送的东西。”
  显然,三天的时间,两人已经弄清楚了对方的身份。
  ……
  “不用问了,观主,你的师弟,已经跟鬼王一起走了!”就在两人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苏淇墨等人到了。
  “你们是?”楚琛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神情有些疑惑。
  “白枫,苏少侠,这位就是斩妖学院派来的专员。”平山观主见苏淇墨等人也是疑惑地看着楚琛,赶紧道。
  “原来是学院派来的专员,您好,事情是这样的……”
  见到是学院派出来的人马,苏淇墨当即把这几天自己调查的东西汇了个总,向楚琛阐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以,按照你的意思是,平空的鬼魂想要吞噬复苏的鬼王不成,反而被鬼王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楚琛问道。
  “不错,虽然我遵循那位老前辈的指示,以他的名义召唤了黑白无常,但鬼王太强,他还是在我们眼前逃走了。”
  苏淇墨很是不甘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