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18章 头骨

第18章 头骨


  “大爷,现在咱们想跑的话恐怕来不及了。”这个时候,理性的陆学海抬了抬眼镜,道。
  闻言,众人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他们周围八个角落,各自有一个小沙丘,涌动着一只只的沙蚁。
  “咻咻咻咻!”唐忘雨拿出剑弩,射出一根根箭矢,将一只只沙蚁射死,钉在沙面上。
  但这无异于杯水车薪,这些沙蚁根本就是杀不光的,它们的基数太庞大了,而苏淇墨等人的群体杀伤力又太小了。
  “老大爷,您既然认识这种小妖兽,那就应该懂得克制它们的办法吧?”孙河一道风刃,将一群沙蚁扇的远远的,问道。
  “不可能,沙蚁出现,就代表着他们肚子饿了,如果它们吃饱了就不会过来对付我们,但如果他们没吃饱,只要是它们找得到的活物,它们都会吃。”
  阿提买力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现在怎么办?”茅三十六急了,坐在骆驼上一把提起阿提买力,恶狠狠地道,“你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就算您把我丢下去,我被吃了也是没办法的嘛,他们吃不饱还会继续吃的嘛。”阿提买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看来,这个老油条似乎对这沙蚁很是束手无策。
  这时,越来越多的沙蚁在逼近,即便是一行人中实力最弱的东秋然也拿出了她的蓄灵法杖,展开了攻击。
  众人的攻击虽然有效,也能够杀死一些沙蚁,但对于大面积出现的沙蚁来说,根本无伤大雅。
  “该死,晦气,”茅三十六有些抓狂,抓着阿提买力不放,道,“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们,你的下场,嘿……”
  “够了,茅三十六,放下阿提买力。”孙河虽然也很恼怒,但还是很理智,“不管如何,接下来还要靠他。”
  “小陆,你有什么方法吗?你认识这种蚂蚁吗?”这时,孙河转过头,问陆学海。
  苏淇墨也看向陆学海,他知道,陆学海是他们六一一宿舍中精神力最有天赋的人,见识也是最为广博的。
  实际上,若非阿提买力说出了眼前蚂蚁的名字,苏淇墨甚至都不知道它们叫沙蚁。
  “队长,我应该有点印象,你让我好好想想……”陆学海抬了抬他的眼镜,带着一丝肯定。
  “老孙,你说,这群蚂蚁,哦不,沙蚁,他们怕不怕火烧啊!”这时,苏淇墨突然道。
  “火烧?”孙河皱了皱眉。
  “对,火烧,一般的蚂蚁都害怕火焰,也许沙蚁也继承了这一点呢?”苏淇墨接着道。
  “哈哈哈,沙蚁怕火焰,小娃娃,沙蚁生存在这充满火属性元气的地方,还会怕火烧吗?”
  阿提买力听到苏淇墨的话,立刻笑了。
  “队长,有的时候我们不能被思维定式了,也许我们所认为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才是最终的答案!”
  这时,陆学海抬起了头,道。
  孙河看向茅三十六,道:“三十六,你用火焰符试一试。”
  茅三十六听到这句话,右手夹着一张符箓,左手依旧提着阿提买力的衣领。
  轰!
  茅三十六手上的符箓一飞出去,立刻燃烧,变成了一团橘红色的火球,落在了沙面上。
  但让众人惊喜莫名的是,那群沙蚁很明显地停住了前进的步伐,然后如同倒车一样倒流回去。
  “苏淇墨,有你的啊!”孙河一看,瞬间高兴地夸了苏淇墨一句。
  “老家伙,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小动作。”茅三十六见状,放下了阿提买力。
  “不可能,沙蚁怎么可能会怕火焰,周围的火属性明明那么强烈!”阿提买力看见沙蚁后退,整个人都愣住了。
  “老大爷,你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陆学海淡淡道,“其实别说是您想不到,若非墨提醒,我们恐怕都想不到吧?”
  “嗯嗯啊,”阿提买力回过神来,连忙道,“趁现在,赶紧驾着骆驼,远离他们。”
  孙河自然明白,连忙让茅三十六不停地扔火焰符,而他自己也挥出一道道风刃开路。
  很快,一行人加上十一只远离了那处有着无数沙蚁的地带。
  此刻放眼望去,能看见一些稍微倒塌的古代建筑遗迹,地底下还有其他修仙者开辟出来的临时洞府。
  这时,天色也渐渐暗了。
  有不少的修仙者,还在夜色中到处奔袭,期盼自己能够找到机缘,修为暴涨。
  “停下来吧,停下来吧,夜晚的沙漠,是魔鬼进食的时间。”看着头顶渐渐明显的太阳,阿提买力不明不白的来了一句。
  孙河,看了一眼天色,也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找找看有没有沙漠天然岩洞或者古代建筑可以供我们休息的。”
  “大家都出去找,不过就在这附近,不要离得太远,要看得见彼此。”孙河接着道。
  闻言,众人皆是走出去看了看,苏淇墨也瞪大了眼睛在找,可供自己等人休息的地方。
  站在一个小沙丘上向着四面望去,远远地,苏淇墨却是看见了一座高大的雕像。
  但是等苏淇墨眨了眨眼睛再次去看的时候,周围只有无尽的黄沙,以及一轮渐渐明显的月亮。
  “各位,我找到了,这里有一个小地方。”这时,苏淇墨却看见不远处的徐天鹏在挥手,连忙走了过去。
  但是苏淇墨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刚刚所看的那一个地方,那座隐隐约约的高大雕像又出现了。
  “找到了,我找到了。”听到徐天鹏声音的众人都赶了过去。
  走过去众人才发现,徐天鹏所找的地方,是一个倒塌了的古建筑,下面被掏空,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避风口。
  “行啊,天鹏!你不错诶!”玉弘光拍了拍徐天鹏的肩膀第一个走了进去,而孙河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打开照向里面。
  随后,他自己也猫着腰走了进去。
  到了东秋然的时候,她进去的时候不小心头碰到了上方的古墙,整个人滑了下去。
  “还好还好,没事没事,就是有东西硌到我了。”东秋然道。
  等到她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人的头骨。
  “啊!”
  下一秒,尖叫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