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19章 谁拉我的腿

第19章 谁拉我的腿


  “喂喂喂,不过就是一个人的头骨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长这么大总不会连尸体都没有见过吧?!”茅三十六道。
  “没事,没事,可能我一时间被这周围的黑暗环境影响到了,所以我有点被吓到了。”东秋然连忙摆手道。
  “那行嘞,大家都进来吧,这个地方还不错,暗是暗了一点,不过呢也很安静,很暖和。”孙河站到一旁,对着外面道。
  陆陆续续的,苏淇墨也走了下来,现在这个古代建筑坍塌后形成的深坑外面,就只留下了徐天鹏和阿提买力。
  本来,众人的决定是阿提买力也要下去的,但是阿提买力却一直要求自己要到外面看着骆驼,他们也只得派人跟着。
  不过好在大家都是修仙者,需要的睡眠时间和休息时间不是很多,很快就可以把徐天鹏换进来。
  进入深坑以后,孙河从背后里面拿出了蜡烛,掏出随身带着的蜡烛点燃,很快就把深坑照的亮了起来,能看见一些东西。
  就比如众人所在的位置,不仅有人的头骨,还有一些骆驼和牛羊的骨头,看来,这里应该是沙暴来时的一个避难所了。
  一大帮子人啃着压缩饼干,说着一些有的没的鬼话。
  “老孙,你说你说儒门弟子,那你以前有到外面历练过吗?”玉弘光道。
  “嗨,那叫什么历练啊,有宗门的长老跟着,充其量只是我自己长长见识罢了,主力还是长老。”孙河道。
  “队长,你怎么看这老头啊,我总觉得这老头瞒着我们些事情啊!你看,就像那沙蚁,他知道名字却不知道克制方法。”
  “这也太不科学了,你说那些红巾贼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啊?!”茅三十六慢慢道。
  “这老头肯定是一个贪钱的人,这是其一,其二,他是一个爱骆驼的人,其三,现在还不是跟我们翻脸的时候。”
  孙河沉吟了一会,道:“就目前来说,我们跟他的合作还是比较融洽的。”
  “诶,你们过来看,那个墙上面是不是刻着什么东西啊?”就在这时,东秋然突然指着一面墙道。
  苏淇墨立刻走了过去,仔细地摸了一遍,道:“有情况,这里有情况。”
  孙河拿起一根蜡烛,走过去一看,便发现一面倒塌的沙土墙壁上,刻着一些歪歪斜斜的字,就像是蝌蚪一样。
  看到这些文字,徐天鹏如同魔怔了一样,喃喃道:“妖语,这是妖语,而且还是古妖语。”
  “天鹏,你说这是古妖语?你能够看懂上面在写什么吗?”苏淇墨连忙问道。
  徐天鹏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家族的藏书馆偶尔看见过类似的文字,但具体的含义不是很清楚。”
  “可惜了,如果我们能够解析这些文字,一定能够知道这上面记载了什么。”孙河叹了一口气。
  随后,孙河让苏淇墨帮他举着蜡烛,自己举着手机准备拍照,道:“虽然我们不懂,但学院里应该有人懂。”
  拍了两张后,孙河发现,卫星手机的信号竟然变差了许多,不由得埋怨道:“没想到,西部的信号会这么差。”
  “好了,没事,大家抓紧时间时间休息吧。”拍完照以后,孙河有些兴致缺缺地道。
  众人回到原地,苏淇墨也闭上眼睛,嘴里默念着千机龙凤诀的心法,着手修炼,朝着下一阶段缓缓前进。
  还没有到达沙漠的深处,就先后碰上了一帮子打劫为生的修仙者和一群群居性的妖兽沙蚁。
  众人的积极性和信心多少都受到了一点打击,精神上也很疲倦。
  因此,所有人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傅凯旋亦在修炼,左右掌捏成拳头,相互角力,相互靠着,横放在自己的胸口附近,并与胸口保持一定距离。
  隐隐约约的,有着一团黄色的光芒在他的双拳之间流动。
  孙河则是站在那些蝌蚪一样的文字前,有些出神,他觉得,这些古妖语,自己应该是见过的。
  但是时间似乎隔得有些久,已经没有印象了,需要好好想一想。
  就在这时,傅凯旋突然暴喝一声:“谁在拉我的腿,鬼鬼祟祟的,滚出来。”
  “怎么了。”
  “怎么了?”
  “凯旋,你怎么了?”
  这一声暴喝,一下子把所有正在修炼中的人惊醒了。
  就连孙河,也都转过头,看了过来。
  “诸位难道有胆做没有胆承认吗?”傅凯旋冷笑一声,道,“刚刚我在修炼,却感觉到有人在拉车我的裤腿!”
  “拜托,大家都在修炼啊,你以为我们是红巾贼那两个兔爷吗?”茅三十六道。
  “哪个死变态,竟然挠茅爷爷我的脚底板。”茅三十六刚说完,自己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大,大家别开玩笑了吧?!这个,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啊!”玉弘光声音有些抖。
  “不可能,那个感觉那么明显,怎么可能是假的!”茅三十六和傅凯旋同时道。
  “混账,谁拍我屁股!”接下来,唐门公子唐忘雨似乎也步了茅三十六和傅凯旋的后尘,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哪位路过的好汉,只会在暗中下手,不敢明着来吗?!当你茅山茅爷爷是吃素的吗?”
  茅三十六却是一下子恼火了,手里拿着一张符箓,张嘴就道:“三清在下,乾坤在下,虚空生雷霆!”
  砰!
  电流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之中,隐隐的有着什么东西微不可闻的尖啸声。
  茅三十六精神一振,正欲再来一次虚空生雷霆的时候,东秋然却不知犯了什么傻,挥着法杖打向了茅三十六的背后。
  火辣辣的痛感令得茅三十六呲牙咧嘴,当即道:“卧槽,东秋然你想干嘛,干嘛在背后下黑手。”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令人摸不着头脑,东秋然完全没有理由去攻击茅三十六,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攻击。
  但是东秋然并没有说话,她只是低着头,脸色特别的阴郁。
  乍一看,就像是一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