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斩妖学院 > 第50章 式神墨鸦,秦岭地图

第50章 式神墨鸦,秦岭地图

苏淇墨想着,又看了一会儿地图,这才指着地图上面的东南方,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们去东南方碰碰运气吧。”
  
  李疯为苏淇墨捏了一把冷汗,很是沉重地问苏淇墨:“老大,你确定你不会指错方向吧,我记得前几次下地的时候……”
  
  “咳咳,李疯你瞎说什么呢?!”苏淇墨脸红心不跳,指着东南方,豪气十足地道,“就冲东南方闯一闯,没事的。”
  
  闻言,李疯只好叹了一口辛酸气,老大啊,你可不要再坑我了啊,上次就是被你坑了以后我才决定不是意外不下地的。
  
  沿着东南方向走了半个小时以后,一点异常都没有出现,苏淇墨很是得意的道:“疯子,你看,我没错吧?”
  
  李疯抱起流墨怪,跟白枫还有千叶香奈站的远远的,然后指着苏淇墨的身后说道:“老大,后面有树魔老伯伯呢!”
  
  苏淇墨脸上得意的笑容僵硬住,握住北斗锁灵剑缓缓地转过身,看向身后,果然有一只参天大树张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卧槽!”浓郁的腥气扑鼻而来,让苏淇墨直欲作呕,差点就把不知道多少天前吃下去的东西加上胆汁一块吐出来了。
  
  “给老子滚!”苏淇墨忍着呕吐的冲动,握住北斗锁灵剑,整个人一跃而起,由上而下,劈向那只树魔。
  
  树魔身上的枝条就好像是它的触手一样,张牙舞爪,朝着苏淇墨挥舞鞭打过去,毫不留情,空气都发出暴鸣声。
  
  苏淇墨看着这头上了年纪的树魔皮糙肉厚的一定很经打,这么单纯打下去不是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
  
  想到就做,苏淇墨从手里拿出自己制作的火符,贴到老树魔的躯干和枝条的连接处,默念咒语,让它们烧了起来。
  
  “愚蠢的人类,做本王的肥料吧!”谁知道这个树魔竟然灵智不弱,说起话来还十分的流畅。
  
  那些灵符在它身上燃烧起的火焰竟然没有在它身上蔓延,反而逐渐的熄灭,如同给它挠痒痒一样。
  
  “你们还愣着干嘛?我们组队是干嘛的?不就是要刷怪吗?”苏淇墨回头一看,几个人都没动手的意思,当即大喝一声。
  
  “孽畜,吃我一掌。”白枫闻言,逼身而上,手掌一翻,一记掌心雷就轰了出去。
  
  另一边,千叶香奈终于展现了她的全部能力。
  
  只见她挥手拿出一根镶嵌着月牙形蓝色珠子的棍子在空中挥舞,嘴里念念有词,最后在空中划出一个蓝色的圈子。
  
  刹那间,这个圈子变得无比的巨大,且光芒越来越蓝,就好像是打开了异次元的大门一样。
  
  轰的一声,一只浑身墨色的乌鸦从蓝色圈子里面,飞了出来,浑身气息极其强大,又极其诡异,不是苏淇墨知道的物种。
  
  “式神墨鸦,请听从主人的命令,进攻吧!”千叶香奈手中棍子一转,指向老树魔,发出进攻的指令。
  
  巨大的墨鸦听到指令,仰天尖唳,俯冲着冲向老树魔,纯白色的瞳孔没有任何感情。
  
  “你这只黑不溜秋的大鸟,哪里来的,快给本王走开!”老树魔脾气很不好,看见墨鸦袭来,十来根枝条就抽了过去。
  
  岂料,这墨鸦十分的强势,老树魔的枝条抽在它的身上,根本对它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还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接着,墨鸦巨大的鸟嘴直接啄在了老树魔的一只眼睛上,令它留下了黑色的血液。
  
  这一下重击,令得老树魔彻底的发狂了。
  
  千叶香奈,似乎恢复了自己的心态,战斗风格勇猛无比,直接道:“你们先走,我跟墨鸦随后就到,相信我!”
  
  苏淇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挥手道:“白枫师兄,疯子,我们走!”
  
  听到苏淇墨的话,白枫和李疯没有任何犹豫,跟着苏淇墨绕开了老树魔,继续朝着前方狂奔。
  
  足足跑了有半个小时,苏淇墨等人终于看见了天色,原来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能够看见天色,也说明他们已经脱离那处危险重重的丛林了。
  
  不管如何,他们还是出来了,这证明他苏淇墨大体的破阵方向是对的,没有往死门这些门上面走。
  
  双手扶着地面,仰着头,喘着粗气,苏淇墨眯着眼睛,看向头顶的夜空。
  
  少顷,一阵清脆的鸟鸣声传了过来,夜空中有一片阴影急速靠近,最后降落在苏淇墨等人附近。
  
  正是墨鸦,以及千叶香奈。
  
  千叶香奈从墨鸦身上跳了下来,再一次划出一道蓝色的圈子,巨大的墨鸦在圈子面前,慢慢缩小,飞进圈子里面消失了。
  
  “大家都出来了,那么就可以来好好谈一些事情了,”苏淇墨缓缓地道,“千叶,另一个藏宝图是什么?”
  
  千叶香奈回答道:“秦岭,我只知道白木直也跟暗夜似乎达成了什么约定,要我陪着他一起到秦岭找东西!”
  
  “没关系!”苏淇墨点点头,有这点信息已经足够了
  
  秦岭地区,乃是大夏历朝历代帝王陵墓,将相王侯墓穴最密集的地方。
  
  曾经就有新闻说,秦岭地区有学校新建教学楼,结果挖出了一座古墓。
  
  至于其他相关的东西,苏淇墨相信,被生活给强暴了的白木直也应该还没有来得及销毁才是。
  
  苏淇墨从剑内空间里面,拿出了白木直也的储物装备,让李疯直接蛮横地冲掉上面的精神印记。
  
  随后,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拿了出来。
  
  首先,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根鬼气森森的鞭子,不出意料的话,这根鞭子就是御鬼鞭了。
  
  这样一根仿造地府黑白无常打魂鞭而锻造的武器,绝对是非同凡响的。
  
  其次,则是一个小陶罐。
  
  苏淇墨对它的印象也很深刻,在破解困阵的时候,白木直也就曾经用过这个小陶罐,里面有一个无头的剑士。
  
  紧接着,则是一本养鬼笔记,讲述的是白木家族的发家史和修炼方法。
  
  最后,则是两张地图和两封信。
  
  一封信和一张地图指的是南岭这块埋藏御鬼鞭的地方,而另一张地图却指的不是南岭地区。
  
  苏淇墨拿起来一看,随后把自己印象中的大夏地形图和行政区图与之一对应,便发现这幅地图描绘的是秦岭地区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