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巨星闪耀时 > 第八百三十四章 熊熊燃起的火焰

第八百三十四章 熊熊燃起的火焰

    第八百三十四章熊熊燃起的火焰
  
      银行家人寿球馆内座无虚席已不新鲜。
  
      从帝星闪耀印第安纳的那一年开始,步行者就成为全联盟观赏性最好的球队之一。
  
      打的漂亮,能赢球,ABA时代之后阔别多年的冠军冲重归于此,希望看球队赢球,又有归属感的印第安纳球迷自然要鼎力支持主场的比赛。
  
      何况,今儿的对手是波士顿凯尔特人。
  
      米勒时代便与他们有过纠缠,去年东决四场横扫对手,让他们蒙受了奇耻大辱,双方的矛盾势如水火,前些天的那场比赛,焦灼激烈,上场球员无不挂彩,阿泰斯特脱下裤子化成神雕的瞬间,更是让两座城市的人互相对立起来。
  
      “步行者仍然保持着对凯尔特人的连胜,今晚,波士顿人有机会在仇者的主场结束屈辱的纪录。”鲍比·伦纳德对此也信心不大。
  
      谢候的实力强归强,步行者现在却是积弱。
  
      五大主力少了四个,只剩下谢候一个人领着残军,正是波士顿人报仇的大好机会。
  
      谢候独自走到中场与皮尔斯、斯塔德迈尔、雷·阿伦等人问候。
  
      “你们前几天在波士顿留下的,我们会加倍奉还。”皮尔斯当着谢候的面,没有镜头前的嚣张劲。
  
      谢候很高兴看到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谁该惹,谁不该惹。
  
      但他说那种话还是不对的。
  
      谢候淡定地说:“我相信不止你一个人这么想,我欠下的债务太多了,怕是还不过来,更别说加倍了。”
  
      当晚,步行者的首发阵容令许多人担心。
  
      谢候、孙越、奥特洛、约什·麦克罗伯茨和杰夫·福斯特。
  
      之前一直打四号位的奥特洛被放到更适合他的三号位,麦克罗伯茨受到提拔,从板凳末位上升进首发,福斯特一贯是残腿断背联有人伤缺后的递补者。
  
      开场跳球,步行者拔得头筹。
  
      谢候横传奥特洛,让他试试三分手感,可惜不中。
  
      凯尔特人的反击被步行者快速的退防所阻挠,朗多行进间寻找队友传球。皮尔斯中距离跳投,命中。
  
      谢候走中路突破,他太过轻视斯塔德迈尔的护筐能力。
  
      斯塔德迈尔让人失望的是他拥有成为DPOY的防守天赋,却沦为防守端的提款机。但这样的人,如果专注于盖帽的话,并不是盖不到球。
  
      谢候的大意,帮助斯塔德迈尔的盖帽数破0。
  
      此后,依旧是凯尔特人的进攻。
  
      皮尔斯二度持球,战术受到防守的破坏,他只能单打。防他的人是奥特洛,当初皮尔斯能骂骂咧咧地打爆阿泰斯特的防守,区区奥特洛,自然不放眼中。
  
      他的口中喷吐着“真理”,奥特洛吃晃,跳到空中后,皮尔斯收球出手,抓住他下落的时间差投篮命中。
  
      4比0
  
      “兄弟们,就是这样,麻溜地把他们干掉!”皮尔斯大叫一声。
  
      双方彼此有怨,联盟担心出事,比赛前就让裁判好生监督,宁杀错不放过,开场后,几分钟内,体毛哨不断响起。
  
      唯独谢候有巨星墙护体,能为常人之所不能为,裁判对他的一些非法防守尽皆无视了。
  
      谢候的特权令凯尔特人不忿。
  
      皮尔斯的反应最为激烈,他的心里将裁判骂开花,面上却不动声色,好像对裁判的吹罚全无意见,其实心里已经骂开了。
  
      谢候找他单挑,更如火上浇油般。
  
      “真理”的口中不再有真理,剩下的只有不堪入耳的脏话与谩骂。谢候运球,变向,虚晃出来德克空间足够让皮尔斯起身封盖。这一球,与他单打奥特洛的那一球,几乎是一样的。
  
      谢候晃起他后,等他下落,牢牢把控住起伏之间的时间差,跳起,出手,三分落袋。
  
      他艰难地打破了步行者的开局得分难局。
  
      3比6
  
      “终于得分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事情。步行者现在的阵容,得分的大头是亚瑟,如果他打不开,步行者的得分会比登天还难。同时,他不但要得分,还要帮助取他人得分,只有让队友进入状态,才是赢下比赛的关键。”
  
      言语之间,凯尔特人击地球给斯塔德迈尔。
  
      小霸王拿球就强起,扛住福斯特的身体,转身来到篮下,像舞台之上的芭蕾舞者,粗横的胳膊落到了福斯特的胸膛。进攻犯规?不,裁判眼中的合法接触,对防守人而言,如同世界末日一样,不可承受。
  
      福斯特被顶开。
  
      小霸王直升机般垂直跳起,暴扣得分。
  
      8比3
  
      “你们,不行!”斯塔德迈尔恨不得咬手指来表达心中的怒火。
  
      联盟致力于打造一个和谐友好没有暴力老少皆宜的联赛,除非斯塔德迈尔拜穆托姆博为义父,并恳求联盟来一套子承父贵的规定,不然他就是认了个野爹也没办法摇手指。除非,他想吃T。
  
      裁判严格吹罚,凯尔特人的防守受到严重的阻碍。但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强度可以慢慢提升,比赛时间很多,没必要着急。
  
      谢候弧顶持球,麦克罗伯茨上高位接应。
  
      他的策应能力越是此时越能体现。
  
      步行者太缺支配球的点了,如果全让谢候来处理,他会累死。麦克罗伯茨的涌现,不得不说是天不绝步行者。
  
      有他在,谢候才不用像1986-87赛季的乔丹、2005-06赛季的科比和2004-05赛季的自己一样,不管战术,不看队友,拿球就进攻。那样的比赛,球星的能力可以得到彻底的展现,可球队的章法就没了。
  
      麦克罗伯茨高位吊球,福斯特篮下得分。
  
      5比8
  
      有人做球,谢候的工作轻松许多。
  
      而禁区的防守,越来越成问题。
  
      福斯特进入联盟快满10年,也是一员老将了,堪称白魔兽的身体素质逐年下滑,遭遇鼎盛期的斯塔德迈尔,吃亏是必然的,身边的队友也没想过他的防守会成功。
  
      斯塔德迈尔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挥肘开路。
  
      他学到了精髓,出肘不过度,看似轻轻一撞,实际上暗含力量,加上自身重量,就那么一撞,疼痛难忍。
  
      巅峰鲨鱼就是这么干的。
  
      鲨鱼那体格配上此招,无论遇到谁来防,进攻之势犹如破竹,福斯特再被顶开。
  
      同样的招式连打两球,福斯特被顶开后不甘心就此放弃,出手一拍,破坏了斯塔德迈尔的进攻,却也领到了防守犯规。
  
      “内线果然成为了突破口。”
  
      “阿玛雷·斯塔德迈尔并不以持球进攻见长,如果连他都能运用个人进攻来破局的话,其他球队更能如此,到时候,步行者要如何防备?”伦纳德等人是位卑不敢忘忧国,对此忧心忡忡。
  
      麦克吉尼斯就没那么多心肺了,“鲍比,别担心,锡伯杜教练还有一招:上亚瑟。”
  
      “上亚瑟?”
  
      “是的,大前锋缺人,让亚瑟上;有朝一日内线也缺人的话,亚瑟难道不能上吗?”
  
      说起来有道理,但是否有人问过谢候他愿不愿意?
  
      谢候站在原处无话可说,他不愿意,那又如何?这种事,没人关心他的意愿。
  
      如果真到那个份上,该他上的,他就得上。
  
      福斯特的犯规并非没有价值,两个罚球,斯塔德迈尔只进一个。看他死瞪福斯特的眼神,犯规的力道不小。
  
      “需要协防吗?”谢候捡起球给福斯特。
  
      福斯特说:“需要。”
  
      “顶住他,后面的事情我来办。”德州人直接,谢候答应的方式让福斯特安心。
  
      其后,麦克罗伯茨相应谢候的呼唤,跑上高位做空手挡拆。
  
      他能投三分又能策应,就像缩小版本的王治郅,凯尔特人不敢放他一个人。步行者的挡拆进攻,他们采用分兵防守——换防。
  
      谢候绕过了挡拆,面前只有肯德里克·帕金斯。万年不变的面瘫佬。
  
      谢候横冲直撞,仿佛是要试验他的身板是否硬朗。帕金斯不惧冲撞,以身体阻挠他的进攻。他哪里能想到,谢候的冲撞只是幌子。他做足准备将身体迎上来,谢候一步踩进他的两脚之间,两步分开他的防守之外,第三步永远不会落下,基本功扎实的亚瑟王不屑于偷步,纵身跃起,身向天空,手上的球飞过了斯塔德迈尔的手指,他盖不到了。
  
      砰唰!
  
      打板球进。谢候磨着脚步嘲讽道:“你的防守和过去相比,没什么进步,再这么下去,我们还是能将你们横扫,哪怕是以现在的阵容。”
  
      “你在痴心妄想!”斯塔德迈尔大声回应。
  
      “是不是痴心妄想,等比赛打完就知道了。”谢候的话语莫名地给了他的对手不少压力,但也激起了更多的怒火。
  
      东部决赛被横扫已经令凯尔特人的舆论处于极其不利的环境,新赛季常规赛再被横扫,人家会怎么说?
  
      绿军克星步行者?
  
      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能接受。金坛晚上是一场必胜的比赛,谢候点名了要旨,让他的对手投入全部精力。
  
      首节开始不过四分钟,双方就开始了让球迷惊讶的对决。
  
      被裁判压下去的火药味出现了,不该有的肢体动作投向对手,裁判的吹罚仿佛没有威慑似的,几分钟内,哨声频频响起,里弗斯大声嘶吼,锡伯杜也不怕比嗓门大,两边的教练同时施压,裁判的压力大上加大。
  
      “先生,如果你希望比赛结束的时候双方首发一个人都不在场上,那就继续吹下去吧!”里弗斯还是老辣,“我相信你会如愿的,在一场全美直播的比赛里,两边的精锐坐在场下看比赛,真是个好主意!”
  
      锡伯杜没他那么多的想法,反正步行者就一个谢候是不能背上犯规麻烦的。裁判对谢候优待有加,其他人爱怎么吹怎么吹飞,反正都有人能替。所以,他的工作是支持裁判。
  
      联盟施压,裁判发力,教练组表示不满,场上的球员心中有数,比赛强度持续上升,如果不是一节比赛只有12分钟,这伙人可能打到第13分钟就有人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扯袖子对殴了。
  
      孙越和朗多的矛盾从波士顿带到了印第安纳。
  
      第一节结束的时候,朗多隔着几米外与孙越对喷。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差有个人先忍不住出手。
  
      双方的队友靠近将人拽开,他们还没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