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二章 坐车不给钱?

第二章 坐车不给钱?


  一道淡蓝色的闪电,急速地穿梭在宁市的街道上。
  打转,飘逸,直冲!
  路口黄灯!
  一脚油门,秦飞出操控着淡蓝色出租车漂亮的飞过路口。
  出租车后排,年轻人紧紧握住车把手,脸色惨白。
  现在,年轻人终于理解秦飞驰说的那句“坐稳,起飞”是什么意思了。
  这他娘的,简直是把起床当做飞机在开啊!
  自觉艺高人胆大的年轻人,心跳重来没有一次像此刻一般砰砰乱跳!
  “这世上如果有后悔药,我一定要偷一颗……”
  年轻人的心中充满了懊悔,为什么要上这辆车,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为什么,为什么……
  离合,手刹,漂亮的一个飘逸,直接从一条街道飞到了另一条街上。
  二十分钟后,秦飞驰操控着出租车,缓缓停在机场外。
  “呕!”
  出租车门砰的一下被打开,年轻人急速跑出车外,捂着嘴巴,弯腰在一旁呕吐。
  “混蛋,你想要害死我啊!”
  年轻人缓过神后,立马冲到出租车前,一把揪住秦飞驰的领口满脸怒火的吼道。
  这出租车司机就是个疯子!二十多公里的路,竟然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全程几乎没有停车,在市区全部以六十迈的速度狂飙!
  秦飞驰一脸不屑地拍开年轻人的手,从口袋内掏出一根烟,悠悠地抽了口,说道:“是你自己说的要多快有多快。”
  “但是……”
  年轻人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是,但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
  确实是自己要求他要多快有多快,还抽风了般给了他一叠钱,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秦飞驰撇了眼年轻人,见他没有在胡搅蛮缠,便不再理他。
  秦飞驰总是习惯在飙车后,抽一根烟,一方面借此平复躁动的内心,一方面是怕飙车的乘客被自己吓出好歹。钱没赚到,还要倒贴医药费,不就亏大发了。
  火星一丝丝燃烧着烟丝,淡淡的白烟袅袅上升,最终在半空中飘散。
  秦飞驰抽完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脚尖踩在上面扭动了几下,看着年轻人淡淡的问道:“没事了?没事我就走了。”
  年轻人铁青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不在理会这个疯子司机,随着人流进入了机场的候车厅。
  秦飞驰看着年轻人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心满意足地拿出那一叠红色的钞票,唰唰地甩动了几下,心情好到爆啊。
  那年轻人就看着就像是冤大头,不出所料,一出手就是这么多,冤大头的钱真是好赚。
  “今天难得是我的幸运日,既飙了车,还赚到了钱。”
  秦飞驰心情愉快的打着方向盘掉头,重新往市区的方向开去。
  现年二十岁的秦飞驰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从小调皮捣蛋,深知自己不是读书料的他,高中没上完便辍学出去当了一名汽修学徒。
  家里的老父亲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早点出去打工也好,能赚钱总归是件好事。
  于是,秦飞驰的父亲,老秦便将秦飞驰托付给一个亲戚,让他带着秦飞驰来到繁华的宁市打工,这亲戚秦飞驰唤他做三叔。
  时间过的飞快,这一眨眼,秦飞驰便在宁市混了三年时间。
  一开始,秦飞驰还在三叔开的小汽修店内打工,但是当了一年的学徒后,十八岁的秦飞驰忽然对那名三叔说,他不想修车了,想去开车,开出租车。
  后来,在三叔的介绍下,秦飞驰揣新鲜出炉的驾照,成功地成为了一名出租车带班司机。
  至于什么是带班司机,原因很简单,秦飞驰还承包不起一辆正规出租车,只能偶尔替能带班赚钱。
  停在路边等红灯的秦飞驰,忽然觉得有些无聊,伸手拧开了车载电台内,顿时一首悠扬动听的歌声传出:
  光明若可比正是你
  毕竟将星斗裁作衣
  点亮你我茫茫宙空中一隅
  温柔若可期正是你
  毕竟披挂一片春意
  吞并你我这一方渺小天地
  秦飞驰手指无意识地敲击在方向盘上,眼睛下意识的扫了一下后视镜,忽然视线停顿住。
  “那是什么东西?”
  后排车座上,躺着一个秦飞驰从没见过的黑色的锦盒。
  秦飞驰随手将车停在路边,拉开车门,弯腰将这个锦盒拿到手上,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打开。
  “还以为什么值钱的玩意,没想到就是一个泥陶。”
  秦飞驰有些失望的讲陶像从盒子内拿出,放在眼前端详了一番,尽是写花里胡哨的花纹,路边小摊上买的都要比它好看。
  这个盒子应该是先前那名年轻人留下的。
  秦飞驰撇撇嘴,果然冤大头的品味和常人不一样,这么好的锦盒竟然就装了个泥陶。
  就在秦飞驰打算将陶像放回锦盒的,到时候交给总台的时候,一只白皙的小手忽然拍上了他的肩膀。
  “喂!小哥,你听到我话说了吗?”
  一道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还在端详陶像的秦飞驰唤醒。
  “哦哦,走,马上走。”
  秦飞驰赶忙回答道,随手将陶像和锦盒放到口袋里。
  “去哪?”秦飞驰问道。
  “凤来大酒店。”
  女子坐到了后排座椅上,看年纪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妩媚妖娆,紧身的黑色短裙异常的“节约”。
  秦飞驰暗暗惊叹,看来碰上了一位服务行业的高级白领。
  “好的。”
  这会,出租车没有飙车,而是平稳的开在街道上。
  闻着鼻尖下传来的香水味,秦飞驰不由有些心猿意马,偷偷地从后视镜瞄了眼,雪白的胸,紧身小短裙……
  “好看吗?”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
  “恩,好看,啊……”秦飞驰傻乎乎地回了句,但很快便发现了不妥,顿时一抹红色涌上耳根。
  女子好似没有生气,却没有再多说什么,秦飞驰更是闷头开车,车速稍稍提升了一些。
  很快,车子便停在了凤来酒店的门口。
  “小哥,再见。”
  短裙女子朝着秦飞驰妩媚的笑了一下,便拉开车门,下了车。
  秦飞驰不干了,立马追下车去,还没给车钱啊!
  “车钱,要什么车钱,你都白看了我这么多眼,我还没问你收钱呢!”
  短裙女子白了眼秦飞驰,在秦飞驰愣神的时候,挣脱了他的手,迈着长腿扭着细腰向着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