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九章 悔到肠子都青的金玉山

第九章 悔到肠子都青的金玉山


  时光慢慢往回倒退,从欧洲时区缓缓地退回到亚洲时区。
  棒国,距离华国最近的平泽港口。
  “混蛋!”
  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暴怒的吼叫。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金玉山脸色骤变!
  好似平静的水面,突然被投入了一颗巨石,爆出股股剧烈的水!而金玉山本人就像剧烈摇晃在水面上的帆船,一个不慎便有翻船的危险。
  “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吗?华国新闻都报道了文物失窃事件,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拿到货?”
  老者一连串的问题,好似一锤锤重鼓,狠狠地敲击在金玉山的心口上。
  “师父,师父你消消气……听我解释……”金玉山硬着头皮打算向他的师父解释。
  “你说。”电话那头,老者的声音归于平静,淡淡的说道。
  淡淡的语气钻进金玉山的耳朵,顿时让他心里冒起一个疙瘩,熟知师父脾性的他知道,师父这回真的生气了。
  平静的话语中,蕴含无穷的怒火。
  金玉山苦着脸,解释道:“其实,其实那陶像我已经拿到了……可是后来,后来……”
  “说!”电话那头斩钉截铁地传来一个字。
  金玉山仿佛已经看到了师父阴沉着一张老脸,死死地盯着他,不禁惧怕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犹豫,快速的说道:“后来我就把陶像收到一个锦盒里,安全得走出了展厅,来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机场,然后飞去了新加国……”
  “说重点,陶像呢!”电话那头的老者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金玉山的话,讲了半天还是没交代主要问题。
  陶像到底怎么了?
  金玉山打了个激灵,这快要讲到关键地方的时候,他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来,说道:“然后我下了飞机,发现,发现陶像,恩,没了……”
  “什么?!没了!!!”
  忍耐了许久的火山终于爆发,一股剧烈狂暴的声浪顺着电话,狠狠地撞击在金玉山的脑袋上。
  金玉山只觉得耳朵一阵轰鸣,脑袋有些发昏。
  电话那头的老者气极反笑,呵呵地冷笑了两声,说道:“好啊,很好!大名鼎鼎的盗,既然丢了得手的东西,老三,你可真是给自己长脸啊!”
  金玉山哭丧着脸,纵然心中有万般委屈,却也不敢反驳一句。
  什么样的理由,都掩饰不了这低级的错误和最终的结果。
  “陶像丢哪里了?”老者以陈述句缓缓问出一个问题,他确定金玉山肯定知道陶像丢在哪里,如果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盗贼,却不知道自己东西丢在哪,那金玉山已经失去了他的价值。
  “宁市的一辆出租车上。”
  提到这点,金玉山的双眼顿时露出仇恨的眼神,如果不是那该死的司机,自己也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既然你都知道陶像丢在华国宁市的一辆出租车上,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把东西拿回来,反而跑到了棒国?”老者的怒气已经抑制不住,“等你这次回来,我一定要把你逐出师门!省得哪天你把我这张老脸也丢个精光!”
  听到老者的话,金玉山脸上顿时变了几变,由红转青,由青转白。
  为了不被逐出师门,金玉山慌乱中,变得口不择言:“师父啊!其实这不是我的错,是……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故意的!他……他其实是故意针对我,我是被黑吃黑了啊师父!我绝对没有那么白痴泛着低级的错误!是那个司机,那个司机偷走了陶像。”
  金玉山越说越溜,说着说着差点让自己都觉得,当初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为了加强话的可信度,金玉山特意转变了语气,语气越来越笃定地说道:“师父,那个司机当时故意开车很快,然后让我晕车,趁我下车呕吐的时候,那司机还好心来想要替我拍背,是了,一定是那个时候!那司机趁我晕乎乎的时候,偷走了陶像!”
  “真的?”听到金玉山说的这么撒尤其是,电话那头的老者心里不由产生了疑惑。
  “比珍珠还真啊师父!”金玉山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对着电话不停的点头,好像他手里拿的不是电话,而是师父。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传来老者的声音:“你确定那人是冲你去的?”
  金玉山不由自主举手,做出向天发誓的姿态,信誓旦旦地说道:“确定师父!我甚至怀疑他是针对我们……不然他怎么知道我要偷陶像?”
  “我知道了。”老者缓缓地说出一句话,声音似乎变得有些沉重。
  金玉山听到这句话,顿时心花怒放!苦瓜般的脸,重新挂起了笑容,心里松了口气,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老三,稍后我会派老大和老四过去帮你,把货找回来……”电话那头的老者迟疑了下,突然又说出一句让金玉山万思不得其解的话,“并把那个人也带回来!”
  金玉山脸色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带他?”
  “我想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老者心里暗暗的叫了一句,或者他们是何方神圣,竟然敢针对我们,“行了,就这样吧,你安心等老大和老四过去找你。”
  金玉山看着手中不断响起嘟嘟声的电话机,欲哭无泪。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是把那个司机带给师父,自己说的话不就穿帮了吗……
  刚刚还觉得自己躲过了一劫的金玉山,瞬间觉得自己又走到了悬崖边上,明知道前面就是悬崖,可他不得不走下去,这种不想死却视死如归的心情,谁能懂……
  “哎……”
  脸色阴晴不定的金玉山,心情沉重的挂断了电话。
  走吧,掉下悬崖好歹还能留个全尸,要是不走,怕是全尸都留不住了……
  站在港口边,盯着天边翻卷的白云,金玉山发出一声悠悠的长叹。
  这一刻,金玉山好想时光能够倒流,带他回到一天前,揪住即将坐上出租车的自己,以无影手闪电般的手速狠狠地给他几个大嘴巴子。
  就问他。
  快不快?快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