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二十章 娜娜的噩梦

第二十章 娜娜的噩梦


  宁市郊外,僻静的小山丘。
  秦飞驰疲惫的仰躺在大岩石上稍作休息,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顺便等五混麟回来。
  五混麟早先说肚子有些饿,要去打打牙祭,便一溜烟地蹿进了荒地,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秦飞驰对于五混麟能不能打到牙祭,表示十分怀疑,这荒山能有什么活物。
  咦,那朵洁白的云好像白皙的肌肤……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秦飞驰不自觉的想到了昨天晚上,昨晚在停车场内疯狂的一夜,脑海中浮现着那个女人妩媚的眼神,婀娜的身姿。
  秦飞驰掏出手机,来回翻着电话簿,每次翻到“娜娜”这个通讯名时,秦飞驰都会停顿一下,但每次都没有拨通。
  是不是有些傻,竟然对一个服务业的小姐姐念念不忘?
  虽然她的确拥有令男人念念不忘的资本……
  可是,荒山野岭的,一个人躺在岩石上,看着茫然的天地,真的有些寂寞啊……
  传闻,当一个人思念另一个人的时候,冥冥中存在的命运,会神奇的出现。
  “嗡……”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秦飞驰低头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小心脏竟然没出息的心跳了一下。
  “喂?”秦飞驰故作淡定的说道。
  “小狼狗,你在干嘛呢?”手机那头传来她的慵懒声音。
  “没干嘛,正无聊,”秦飞驰漫不经心的回答。
  娜娜用一种无聊的语调说道:“好巧,我也正无聊,小狼狗,你给我讲个笑话吧。”
  秦飞驰楞了一下,没想到娜娜竟然让他讲笑话,可是他只会黄色小笑话啊……
  “怎么,不会讲啊?”手机那头的娜娜似乎有些失望。
  听到这话,秦飞驰瞬间不干了。
  “不就是笑话嘛,你听着,我给你讲啊……”
  从前,一女士在宾馆开房,过了会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
  一个男人声音:美女需要服务吗?
  女士听了,立马准备挂电话。
  男人忙说:不满一小时倒退你200元!
  女士心想,咦,我还就不信了,来吧!
  最后,男的来了。十几分钟完事,给了200元走了。
  女士待在房间里,瞪直了眼睛想了许久……
  …………
  宁市,凤来大酒店十八层,豪华总统套房。
  娜娜瞪直了眼睛想了许久,才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个无耻的小混蛋。
  两人隔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小时,最后还是娜娜说时间到了,主动挂断了电话,不然指不定聊到什么时候去。
  娜娜倚在落地窗前,身上是柔软的白色浴袍,指间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式香烟。
  从宽大的落地窗看出去,三分之一的宁市风景尽收眼底,高楼之间蜿蜒爬行着一条条车流长蛇,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接踵不息。
  好羡慕他们,可以自由的逛街,可以自由的行走。
  而她,站在宽阔豪华的总统套间内,却没有感到半分舒适。
  这就像一个豪华寂静的鸟笼。而她,则是笼内,永远无法挣脱囚禁的金丝雀。被人锁住这里,被男人欣赏,被男人追捧,被男人侮辱,被男人践踏……
  深深地吸一口香烟,靠着落地玻璃窗,娜娜沉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咔嚓。”
  套房的门突然打开了。
  娜娜急忙转过身,只见一个面带微笑,身穿名牌西装,胸口插着一朵鲜艳玫瑰花的男人朝着她过来。
  “听说你病了?两天了?”男人背着双手,富有磁性地嗓音轻轻落在娜娜的耳间。
  娜娜听到男人的话,娇嫩的身体忽然微微颤抖了下,似乎他的声音经过耳朵的传递,落在心上便是重锤。
  “是……是的。”
  别着玫瑰花,挂着微笑的男人越走越近,娜娜不由低下了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既然身体不舒服,就不要抽烟了,抽烟对身体不好。”男人微笑着,轻柔地搂住娜娜,一手缓缓地从她指间轻轻拿下那根还在燃烧的女士烟。
  男人搂着娜娜,抬手拿起女士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清香淡雅,云烟袅袅,确实是好烟。”
  “可是,你知道的,我讨厌你抽烟啊。”
  娜娜在男子的怀里微微颤抖,赶紧连声道歉,声音说不出的娇柔:“对,对不起……”
  “不,不要说对不起……”
  男子柔声阻止了娜娜的道歉,搂着娜娜的手慢慢抚上了她微卷的黑发。
  忽的!男子的手猛然间用力!扯着娜娜的头发硬生生使他扬起了脸!
  男子居高临下,冷冷得注视着娜娜,另一只收将还在燃烧的女士烟,对着准她娇嫩的锁骨,慢慢地捻了下去,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千万不要对我说对不起,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对不起。”
  “你知道吗?你生病的两天,耽误了我一单上亿元的生意!”
  娜娜忍着锁骨处剧烈的灼烧疼痛,雪白的贝齿紧紧咬住了嘴唇,一丝丝鲜血慢慢渗出。
  “主,主人,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
  娜娜带着哭腔向男子求饶,眼里因疼痛而蒙上了一层雾气。
  男子终于松开了她,已经熄灭的香烟滚落到了地上,他悠悠地从西服口袋内掏出一方白巾,仔细地擦拭着本就异常干净的双手。
  娜娜瘫软在地,嘴唇留着丝丝血迹,一脸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锁骨,白嫩地肌肤上,已经已经被灼伤出一个血糊糊的圆点,她双手颤抖着,却根本不敢触碰伤口。
  男子随手扔掉洁白的方巾,看着瘫软在地的娜娜,轻轻拿开了她捂住伤口的手,温柔地将娜娜抱起。
  “乖,只要你乖乖的,主人会一直爱你的。”
  男子干净白皙的双手,慢慢抚平娜娜痛苦的表情,捧起她的脸颊,忽然低头吻在她锁骨处的伤口!
  男子轻轻的吸殒,湿润的舌头让伤口更加的剧痛!
  娜娜忍着剧痛,任由男子在她的伤口亲吻,眉头好似一团凝聚的疙瘩,紧锁着,眼角流下一滴痛苦的泪水。
  几个呼吸后,男子轻轻抬起了头,血红色的嘴唇显得有些娇艳,脸上的微笑,此刻透出几分妖异。
  “记得,晚上老老实实在房间待着,到时候王总会来看你,你们好久没见了,好好沟通沟通感情。”男子温柔的抚摸着娜娜的脸颊轻声说道。
  “好的,主人……”
  娜娜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着,这个男人永远是她的噩梦,金丝雀永远逃不脱猎鹰的利爪。
  “这次可不要在让我失望了。”男子对于娜娜的表示似乎很满意,并没有再为难她。
  男子放开娜娜,转身从旁边精美绝伦地玻璃桌上,拿起一部粉红色的手机,这是娜娜的手机。
  手指在手机上划了几下,没一分钟,男子好像失去了兴趣似地,重新将手机放回到原地。
  只是,男子在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忽然转头微笑着对娜娜说道:“娜娜,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心里应该要明白,千万不要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
  套房的门缓缓关上,男子最后一句话飘飘荡荡地飞进来。
  “人啊,能活着就千万不要找死……”
  娜娜看着噩梦般的男子走出了房间,纤细的手指忽然摸上了锁骨处的伤口。
  那里平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