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三十章 垃圾桶里的绝望

第三十章 垃圾桶里的绝望


  “你想我怎么动?上下?左右?”
  冷艳美女平静的弯下腰,一双深邃的美目微笑的看着他,紧身的皮衣下,一对玉峰紧绷。
  秦飞驰愣愣地看着颇具规模的玉峰,脑子显的有些迟钝。
  这美女难道真是来劫色的?
  “别闹了。”
  一声沉稳的男声突然在房间内响起。
  秦飞驰被反捆在床上,只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却看不到一个他的样子,心里顿时冒出一个疙瘩,同伙作案……
  于此同时,他双眼深处竟然闪过一丝遗憾,怎么就不是劫色呢?
  高阳一脸戒备地从窗帘后面闪了出去,黑色的手枪始终被他紧握在手,双眼警惕地盯着床上五花大绑的秦飞驰,眼神里有点疑惑:居然就这么轻易得手了?
  亏他们还计划那么周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甚至在他三叔一家的饭食里放了强效安眠药。
  可以说,整个房间里,还保持清醒的只剩下他们了。
  “你个混蛋!快说我的盒子你藏哪里去了!”
  突然,秦飞驰眼中快速地闪过一道黑影,还没等他看清是什么东西,整个衣领就被他一把揪起。
  金玉山愤怒的质问着秦飞驰,他已经把房间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就连秦飞驰藏在床底下的黄色杂志都翻出一堆,却始终没有看到他想要的盒子,以及盒子里的陶像。
  “泥踏马谁啊!老子根本不认识你!鬼知道你盒子在哪啊!”
  秦飞驰虽然被人用枪指着,心里有些惧怕,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莫名其妙地被人闯到家里,被捆猪一样的五花大绑在这里,被问着莫名其妙的问题,就算是死,也绝不都能憋屈的死!
  秦飞驰喷着怒火的双眼,直直地盯着金玉山,这踏马的到底是谁?印象里,他真的没有得罪过这人啊!
  斜眼另外打量了下其他两个人,一个留着短发的冷艳美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统统一个都不认识。
  “混蛋你竟然还敢发火!”金玉山对着秦飞驰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你拿了老子的东西,你竟然还有脸发火!踏马的,你差点害死老子你知道吗!”
  秦飞驰被金玉山的一巴掌,拍得脑袋晃了两下,恍恍惚惚,眼前这人似乎看着好像一个冤大头……
  “三哥,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来吧。”
  坐在床边的丽莎,手指上翻动着一把精致的银色小刀,冷艳的刀光仿佛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丽莎嫌弃金玉山废话太多,打算直接用刀划开秦飞驰滞后的脑子,好让他仔细回忆回忆。
  “快说!你到底把我的盒子放哪里了?那个锦绣盒子!”金玉山继续逼问着秦飞驰,示意他要是不老实交代,丽莎的小刀,就真的要在他身上雕花了。
  秦飞驰眼中露出一丝亮光,他终于明白了发什么……
  冤大头,锦绣盒子,丢失,找,陶像……
  一切都在脑中快速地串联起来,之前担心的冤大头失主,终于找上门了。
  “你说那个锦绣盒子吗?”秦飞驰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对对!就是那个锦绣盒子!快说在哪?”金玉山听到秦飞驰终于说到关键点,顿时变得十分激动,一脸期待地看着秦飞驰。
  “如果你要找盒子的话,那么我很抱歉,我已经扔掉了……”秦飞驰缓缓说出一个令金玉山心碎的实情。
  当时秦飞驰在车上拿到这个锦绣盒子,并从里面拿出陶像,娜娜刚好过来乘车,他一顺手就扔了盒子,只留下了陶像……
  金玉山脸上的喜悦瞬间凝固,一片死灰在他的双眼浮现。
  “扔了,你踏马竟然扔了……”金玉山发出一阵惨笑,而后发疯似的掏出一把手枪,对准秦飞驰的脑袋,“老子要杀了你!”
  “冷静点老三!”
  一旁的高阳闪电般的伸出手,紧紧锁住了金玉山握枪的手。
  “说吧,盒子扔了,里面的东西呢?”
  高阳平静地看着秦飞驰,刚才秦飞驰说如果找盒子就抱歉,那如果找盒子里的东西呢。
  秦飞驰的衣兜内,一个小东西似乎想要苏醒过来,开始扭动着它小小的身躯。
  这不靠谱是神兽终于醒了!尼玛不会喝酒就不要喝!一滴白酒就醉到现在!真是丢神兽的脸!
  “五混麟,醒醒!我要死了!赶紧醒醒!”
  秦飞驰感受到五混麟的动静,心里终于平静了一些,赶紧在那脑海中急迫地呼唤五混麟,想要借助它的帮助解决这个困局。
  可惜,秦飞驰喊了半天,连带着将胸口放在床上来回蹭,想要压醒它,五混麟还是一定动静都没有。
  “赶紧说,盒子里的东西呢!”金玉山听到高阳的话,心里重新燃起一股希望,迫不及待地逼问秦飞驰。
  只是秦飞驰不停在床上扭动,金玉山一阵心急,扬起手掌就想对着秦飞驰挥舞下去。
  迫于金玉山的武力胁迫,秦飞驰只好放弃不靠谱的五混麟,看着“冤大头”和他的两个同伙,痛快地坦白道:“盒子里的东西,在垃圾桶里,白纸包着……”
  话音刚落,金玉山二话不说直接冲向了垃圾桶,一脚踢倒了垃圾桶,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滚落了出来。
  金玉山狗扒食般,快速的翻动了下垃圾桶,很快就找到一团缩成球状的白纸。
  “佩服,怪不得我们翻遍整个屋子都没有找到它,”高阳眼角微微抽动了下,平淡的语气中露出一丝敬佩,“谁会想到,这么重要的东西会被丢在垃圾桶里面。”
  金玉山小心翼翼,怀着万分期待的表情将缩成一团的白纸球,缓缓拨开。
  刹那间,他的表情再一次僵硬了,眼中再一次浮现绝望之色。
  这一次是真的绝望了,死一般的绝望。
  有些肮脏的白纸摊在地上。
  一堆破碎的陶片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在嘲笑金玉山。
  瞧,熟悉的冤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