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三十九章 送给女酋长当小妾

第三十九章 送给女酋长当小妾


  “吱呀……”
  房门突然轻轻的开了。
  站在秦飞驰胸口的五混麟,瞬间化为一道流光,钻进了他胸口,留下一道神秘莫测的纹身。
  房门被一只纤纤玉手推开,一名踩着白色凉靴的冷艳美女端着一盘饭食走了进来。
  只见她身穿圆领休闲装,清晰漂亮的锁骨露在外面,黑色短裙恰到好处衬出修长双腿,美丽动人。
  秦飞驰双眸微微一动,他认出了她,她是那晚打劫他的三人之一。
  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是那三个人带他来到这里。
  不过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秦飞驰脑中快速转动,想来想去只剩下一个可能,陶像,或者说陶像里的五混麟……
  “醒了?”
  丽莎放在餐胖,轻轻地瞟了他一眼,嘴边露出一丝嘲笑的神色,站在床边淡淡地说道:“你可真够没用的,那天晚上我们还没把你怎么着呢,你自己就先吓晕了,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亲自体验一下?”
  秦飞驰斜视着丽莎,说话的同时,故意狠狠的盯了两眼她黑色短裙下露出的大腿。
  丽莎双手抱在胸口,淡淡的直视着他,“你在看什么?”
  “一些好看的东西。”
  秦飞驰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向白皙的脖子下大开的领口,一道深沟在白色衬衣下若隐若现,嘴上调戏般地说道:“事业线勉强合格。”
  丽莎脸上挂着平淡的微笑,缓缓走向秦飞驰,声音轻柔地说道:
  “好看吗?”
  秦飞驰摸着下巴,点点头道:“还算悦目。”
  一道冷光闪过秦飞驰的双眼。
  一道散发着凌冽寒气的刀尖忽然出现在他眼前。
  丽莎嘴角露出了一丝恶魔般的微笑,两根宛如牛奶般白皙的纤细手指,夹着一片锋利的小刀片,轻轻搭在秦飞驰的眼皮上
  “那你要不要付点报酬呢?”
  秦飞驰感受着眼皮上传来的阵阵寒气,微微向后倾斜着脑袋,咽了一口口水,声音还算镇定,
  “你喜欢挖男人的眼球当做报酬吗?”
  丽莎缓缓向前伸出手指,随着秦飞驰后仰的动作,始终将刀片抵在他的眼皮上。
  “对啊,你猜这双色眯眯的眼睛,是我收到的第几对报酬?”
  俗话说得好,好男不和女斗!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眼皮上传来的细微刺痛感,让秦飞驰选择低头,形势比人强,有时候该妥协还是要妥协的……
  “那啥,如果我说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秦飞驰嘴上虽然服软了,但是心里嘶吼着,等五混麟恢复了实力,老子一定要把你绑起来,然后啪啪啪,从床上到地上,从地上到墙上……
  “算你识相。”
  丽莎轻轻地说了一句,纤细白皙的手指灵敏地翻动了两下,散发着寒光的刀片瞬间消失在她是手上。
  危险的刀尖终于离开了他的眼皮,秦飞驰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悄悄地瞟了眼丽莎,心里暗暗吐槽,那么漂亮的手,为什么要玩刀,玩玩棒子多好,粗的,长的棒棒……
  “把这些吃了,等下有人要见你。”
  丽莎指了下放在一旁桌子上餐盘,简单的一碗白饭,一碗汤,一叠小菜。
  “嘭!”
  房门重新被关上了。
  秦飞驰看着丽莎平静的走出房间,又看了眼十分清淡的饭菜,结合她说的有人想见自己……
  秦飞驰眼中闪着几许亮光,嘴里喃喃地说道:
  “你们到底想干嘛?”
  地中海,那不勒斯湾南部,归属意大国领土的某个私人岛屿。
  这是一座石灰岩岛屿,面积足有5平方公里,最多可容纳上千人居住,最高点海拔589米。这里气候温和,植被繁茂;海岸悬崖矗立,多岩石洞穴。
  从天空俯视过去,这是一座孤零零的岛屿,茂密的雨林中,隐约可见一座座房屋建筑。
  岛上,一处靠近海的礁石滩,一个戴着渔夫帽嘴里叼着烟斗的老者正在悠闲的钓鱼,看他的面容,似乎是个华国人。
  安静垂钓的老者,轻轻拍打着礁石的海浪,还有半空不时飞过几只白色的海鸥。
  这一切构成了一副宁静和谐的画卷。
  只是美丽永远是短暂的。
  这美丽的画面,很快被一个猴崽子打破了。
  “唰唰!”
  不远处的一株椰树,忽然距离抖动起来,宽大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道黑影轻轻地从椰树上一跃而下。
  金玉山抱着两个椰子,献殷勤般得跑向正在垂钓的老者,一边跑,还一边高声疾呼,“师父!师父……”
  “嘘!你这猴崽子别吓跑我的鱼!”
  老者回头瞪了金玉山一眼,然后轻手轻脚的开始转动鱼线,嘴里还神神叨叨的念叨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鱼儿上钩!起!”
  老者握着鱼竿的手臂忽然急速向上一提,一条足有十多公斤重的巨大海鱼猛的被拽出了海面,带着水花在空中翻腾挣扎着。
  海鱼不断地在蹦跶,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弯曲的鱼竿传到老者枯瘦的手臂,却如泥入大海,竟无法让老者的手臂有丝丝颤动。
  “这么凶可不行。”
  老者另一只空着的左手,手指微微一弹,一个石子犹如一颗子弹飞射而出,瞬间洞穿了大鱼的脑袋,半米长的大鱼终于安静了。
  老者开心地收回鱼竿,嘴里还嘟囔着,“有烤鱼吃喽……”
  “师父……那个,丽莎让我告诉您,那小子已经醒了。”
  一旁举着两个椰子的金玉山,见老者开始收杆,立马跑上去前帮助他,顺带讨好似的对他说道,“师父,你渴不渴,要不要来个椰子,我仔细挑过,保证新鲜多汁……”
  老者把鱼塞到了他的怀里,卷起鱼竿,瞟了金玉山一眼,有些浑浊的眼睛爆发出一道锐利视线,“你看起来有些紧张?”
  听到这话,金玉山的小心脏顿时一颤,表面却平静地连声否认,
  “有吗?我有紧张吗?师父你可不要乱冤枉人啊。”
  老者眯起眼睛,看着这个向来最会闯祸的徒弟,“实话实说,之前是不是骗我了?我怎么看着那小子也不像是高手?”
  “那小子都昏迷着,师父你怎么能看出是不是高手……”金玉山一脸认真,打定主意死撑到底,“再说,他的那一手高深莫测的弹指神通,大哥也见识过了,师父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大哥吧……”
  老者背着双手,缓缓朝着海岛别墅走去。
  “你要是敢骗为师,我就把你送给非洲女酋长当小妾。”
  金玉山望着老者的背影,恐惧的冷汗瞬间沾湿了他的衣服。
  我宁死也不去非洲生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