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四十章 苹果派

第四十章 苹果派


  金玉山一路小跑向秦飞驰的房间,此刻,他心里十分后悔为什么要撒谎,尤其是对他的师父撒谎。
  “吱呀。”
  房间门再一次被人推开。
  秦飞驰坐在桌子前吃着丽莎端来的食物,闻言抬头望去,是那名做自己出租车的年轻人。
  金玉山看着正在吃饭的秦飞驰,稍稍平复了下呼吸,脸上扯起一个尴尬的微笑,
  “吃着呢?别看这些饭菜很清淡,但是味道很好……”
  金玉山嘴里说着,双眼却滴溜溜地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恩,还行。”
  秦飞驰他喝了口汤,神情有些敷衍。
  秦飞驰扫了眼金玉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眼神中更是隐藏着一丝丝焦急。秦飞驰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一个套信息的好机会。
  于是他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们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
  金玉山下意识地说道:“意大国。”
  秦飞驰瞬间愣神,意大国?!
  你们竟然带着我飞跃了大半个个地球!从华国来到了意大国?
  秦飞驰唰的一下站起身,怒气冲冲地站在金玉山面前,质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原本还有些心不在焉的金玉山,听到秦飞驰的这句话,好似瞬间想通了什么,拉着一把椅子,直直地坐在下去,翘着二郎腿,脸色阴沉地看着秦飞驰,
  “为什么带你来?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知道被你打碎的那个陶像,值多少钱吗?”
  金玉山连声发出质问,不等秦飞驰回答,他继续说着,“那可是上千年的古董!价值不可估量!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被你毁了,你说我们要不要从你身上拿回点利息?”
  金玉山打算先给秦飞驰一个下马威,好方便他下一步的计划。
  为什么带你来?难道和你说一个老头看上你了?要带你回来给他鉴赏鉴赏?
  秦飞驰摆出一副无奈的模样,说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先说话,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
  金玉山听到这话明显楞了一下,你倒是挺光棍的。
  “因为陶像的事情,我师父特别的生气,他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等下他就要见你了,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只能给你一条忠告,保持沉默。”金玉山眼瞅着时间就要到了,不能再墨迹下去,立马说出了他想说的重点。
  为了让秦飞驰不要在师父面前不要乱说话,为了不当非洲女酋长的小妾,金玉山给了秦飞驰一个大棒后,又咬咬牙抛出了另一个胡萝卜,“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你没事,而且会找机会送你回华国。”
  秦飞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感谢的模样,心里却在默默运算。
  这个年轻人的忠告,简单说就是两个字,沉默。而通常“沉默”约等于“隐瞒”。那么,这个年轻人,似乎是想让自己对他师父隐瞒一些什么事情,隐瞒什么呢?
  其实这家伙透漏的很清楚了,陶像的事情。
  既然那陶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居然被这个冤大头忘记在自己的出租车上,这么白痴的行为,他当然不想让他师父知道。
  秦飞驰大脑飞速运转着,事情居然被他踩透了七八分。
  忽然,他脑海里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小子,脑子不错啊,几句话就可以分析出来这么多东西!”
  秦飞驰在脑海中送了五混麟一个白眼,这多亏了这些年看的侦探类电视,才能让自己分析这么透彻。
  “好了,别磨蹭了,师父还在大厅等呢,”
  金玉山自认为搞定了秦飞驰,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的微笑,拍了拍秦飞驰的肩膀,走在前面带路。
  秦飞驰跟在他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
  海岛中央,靠近海边的一处别墅。
  宽敞明亮的客厅,沙发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懒洋洋的倚在靠垫上,嘴里叼着一个老式烟斗,手下轻轻抚摸着一只温顺的黑猫。
  老者没有胡须,白皙的脸上还是挡不住岁月的侵蚀,淡淡的皱纹在眼角爬满,却不影响老者充满沧桑感的脸庞。
  简单的用一句话形容,这是一个沧桑帅气的六十岁老头。
  “师父,人来了。”站在沙发旁的丽莎,看到楼上的两个人影,轻声在老者的耳旁说了一句。
  老者微微眯眼,手上依旧轻抚柔顺的猫毛。
  金玉山带着秦飞驰走到老者面前,金玉山的神态有些忐忑,揉了揉鼻子,对老者说道:“师父,他就是我们从华国带回来的人,秦飞驰。”
  金玉山说完这句话,就恭敬地站到了老者身旁,留下秦飞驰一个人面对着老者。
  秦飞驰默默打量了两眼对面的老者,在没搞清楚他们的真实想法前,秦飞驰不打算开口。
  站在老者旁边的金玉山,见秦飞驰这幅模样,眼中闪过一道喜色,就是这样,沉默到底!沉默是金啊!
  微微眯眼的老者,双眼睁开一道缝,秦飞驰竟然觉得眼前似有一道亮光闪过。
  老者拿下叼在嘴里的烟斗,轻轻在烟灰缸上磕了磕。
  “侧头!”
  突然五混麟在秦飞驰脑海中爆发出一声低吼,示意他赶紧侧头。
  秦飞驰下意识地选择听从五混麟的话,脑袋微微向左偏移了一点距离。
  刹那间,一道黑影从他的耳旁划过。
  没等秦飞驰明白发生了什么,对面的老者忽然开口说话了。
  “好眼力!”
  老者一脸赞赏地看着秦飞驰,刚才他竟然躲过了自己的攻击,要知道,刚刚那一下,就算是战斗经验极度丰富的老大都不一定能躲过。
  秦飞驰回头朝地上望去,那里躺着一团黑乎乎的烟草团,刚刚就是这玩意飞射向自己。
  “小子,你对面这老头有点本事,在嗑烟灰的一瞬间,伸手捏住飞散出的烟灰,然后捏成球,然后弹向你。这一切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要不是本大爷的神识一直落在他身上,这团烟灰球,肯定砸在你脸上。”
  五混麟的声音在秦飞驰脑海中响起,它的语气有些慎重,这老头没有借助任何天地之力,完全靠自身肌体的瞬间爆发,竟然能做到这一点……
  秦飞驰听完五混麟的解释,一张脸瞬间变得铁青,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暴喝一声,
  “我艹!说想见我的是你,一见面就朝我扔烟灰的也是你!老头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金玉山目瞪口呆地看着指着老者鼻子骂的秦飞驰,眼中一片绝望,完了……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我,难道真要去非洲生小猴子吗……
  如同冰山般的丽莎,此刻脸色也浮现一丝惊容,敢这么骂师父,怕是明年的今天要给他烧纸钱了……
  不理金玉山和丽莎两人神色各异的表情。
  老者仿佛没有听到秦飞驰在骂他,反而一脸赞赏的看着他,“小伙子你不错啊,你哪个门派的?”
  秦飞驰铁青着脸,淡淡的说出三个字。
  “苹果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