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五十一章 拜师 下

第五十一章 拜师 下


  笼罩在神仙岛上的薄雾,在海风中的侵袭中渐渐散去,暖暖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映射到木质地板上,宽敞的开放式客厅里,一种凝重的气氛使得众人都保持着严肃的表情。
  “小子,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杯茶一旦递到我手里,你以后,就是我神仙岛的弟子,终身不得背叛,生是神仙岛的人,死是神仙岛的鬼。”
  老头没有了之前的笑眯眯,一脸严峻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秦飞驰,眼神里满是郑重,“我希望你是真的深思熟虑以后,才做的决定。”
  “深思熟虑可是我的习惯。”
  秦飞驰脸上有着坦诚而爽朗的微笑,双膝跪地,双手郑重的捧着茶杯递到了老头面前,郑重而诚恳的说道,
  “我愿意拜您为师,加入神仙岛,师父在上,请喝茶!”
  “好,好!”
  老头脸上展露了开心的笑容,笑呵呵的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乖徒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神仙岛的关门弟子了!”
  “咱们神仙岛的规矩很简单。只有四条,第一不杀人,第二不赌博,第三不奸淫,第四不从政。”
  “你可记住?”
  老头虽然笑着说出这一句,语气却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嗯,徒儿谨记。”秦飞驰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拜师就算完成了,以后安心跟着为师学艺就好。”
  老头高兴的扶着秦飞驰站了起来,转头看一眼在旁边观礼的徒弟们一眼,笑眯眯的开口,“还愣着干什么?小师弟新入门,你们作为师兄师姐的,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
  “早就准备好了!”
  金玉山似乎一直等着这一幕,笑嘻嘻的率先跳过来,先给了秦飞驰一个热情的熊抱,然后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小锦盒。
  锦盒内,赫然安静地躺着一枚精致小巧的多功能刀片,在阳光下,闪过一缕凌厉寒芒。
  “这是我最得意的宝贝,是溜门撬锁……哦不,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神器!”
  金玉山一脸得意的介绍这枚刀片,眼中散发出夺目的光彩,“这可是用稀有金属经过最高科技的锻冶术打造的,刀身极软极韧,能变幻多种形态,刀刃更是锋利无比,连岩石都可以轻松划开!”
  “你还真舍得啊,吃饭的家伙都肯送出来!”一旁的丽莎看到金玉山送出的刀片时,眼中露出惊讶的神情。
  她凑过来看了两眼,便一脸冷淡的把一个方盒塞到了胡来手里,很平静的耸耸肩,
  “我可舍不得把自己的宝贝给你,不过这东西也是我最好用的家伙。”
  秦飞偷偷瞄了眼前凸后翘的丽莎,视线稍稍在某处停留了一刹那,你的宝贝……
  秦飞驰吸取经验教训,不敢多看,道了声谢谢后,立马打开丽莎塞过来的小盒。
  盒子内,躺着一小块类似人类皮肤的东西。
  秦飞驰:“……”
  秦飞驰额头有丝丝冷汗冒出,犹豫地看向丽莎,“这,四师姐,这不会是你什么奇怪的‘收藏品’吧……类似人的眼球……”
  丽莎轻轻地丢给秦飞驰一记白眼球。
  “这是最新型变声器,贴在脖颈咽喉处,可以改变声带音色。”丽莎捏起那一块小巧的“皮肤”,轻轻的在他眼前晃了晃,淡淡的解释。
  “它采用最新仿生材料,极度薄和柔软,贴到皮肤上不会有不适感,而且能轻易和皮肤融为一体,不止是看不出,就算摸也摸不出来。”
  “哦,谢谢,谢谢四师姐!”
  秦飞驰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这一会,他忽然相通了一个道理,毕竟自己现在是受惠于人,不管是什么奇怪的礼物,只能照单全收。
  “小师弟。”
  作为大师兄的高阳,龙行虎步地走向秦飞驰,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十分小巧,只有巴掌大的手枪,
  “我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这把P7M13型袖珍手枪,是我亲自改造过的,射程比普通的袖珍手枪要远的多,只要藏好,可以当做杀手锏。”
  “谢谢大师兄!”
  秦飞驰好奇的接过这把袖珍手枪,拿在手里的感觉非常轻巧,重量和一个苹果差不多。
  秦飞驰仔细抚摸着手枪精致的黑色外壳,冰冷的金属感,细腻的手感,简直让他有点爱不释手。
  高阳见秦飞驰十分喜欢的模样,笑容加深了一分,微笑着给秦飞驰介绍,
  “德意国生产,这枪使用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全长171毫米,全重0.78千克,枪管长105毫米,初速351/秒,配用8发弹夹供弹,有效射程50米。”
  “此枪的特点是:后坐力小,精准度好。该枪采用出气体延迟式开闭锁机构,击发后,部分火药燃气从枪管弹膛前方的小孔进入枪管下方的气室内,当套筒开始后座时,作用在与套筒前端相连的活塞上的火药燃气给套筒一个向前的力,这样就延迟了套筒的后坐,从而减轻了后坐震动……”
  高阳一说起手枪的性能,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源源不断,滔滔不绝的仔细讲解手枪的每个性能,和他平时沉稳寡言的信息极度不符。
  “大,大师兄,我听不懂。”
  秦飞驰小声地打断了大师兄高阳,有些心虚的看着大师兄热情介绍的样子。
  “没关系,不懂我以后可以慢慢教你。”
  高阳显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立即停住了话头,爱惜的摸着小巧的枪身,将它递给秦飞驰。
  他布满老茧的一双大手,重重地拍在秦飞驰的肩膀上,显然寄予厚望。
  “大哥,这些以后可以慢慢教,不着急的。”
  二师兄马西,微笑着对高阳说了一句,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秦飞驰面前。
  他随意的解下了手腕上的精致手表,淡然的递了过来,推了推眼镜有些歉意的开口,
  “之前赶的太匆忙,没来得及挑选,这只1922年的百达翡丽还算是珍品,是我最喜欢的珍藏品之一,希望你不要嫌弃。”
  “既然是二师兄的心爱之物,我怎么能……”
  秦飞驰见马西从手腕上摘下手表,心里明白,这肯定是他的心爱之物,刚要推辞,却被一旁摇椅上叼着烟斗笑眯眯旁观的老头打断。
  “小驰啊,不用跟他客气,你二师兄的好东西多的是。”
  马西微笑着亲自给秦飞驰带上了手表,亲切的拍了拍他的手背,一副随和的样子,“好了,就别见外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那就谢谢二师兄了。”
  秦飞驰也挂起微笑礼貌的道谢,大家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看着送礼收礼都差不多结束,老头一拍手站起来,“好了!拜师典礼结束!现在开会!”
  老头笑眯眯的走到客厅侧面的墙上,拉动了一下一根细绳,挂在墙上的一副宽大的轴卷展开,上面毛笔字写的“课程表”三个大字份外醒目。
  “这是我这几天赶做出来的。”老头用烟斗在画卷上指着,眼中露出满意的表情。
  金玉山扫视了一眼那张宏伟的“课程表”,不由痛苦的捂住脸,“小师弟好惨……”
  “华国武术、自由格斗术、枪斗术、伪装侦查、电脑技术、外语、礼仪与交际、世界知识……”
  秦飞驰仿佛看到了一座知识大山从天而降,想要镇压自己这只无知的小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