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六十章 妖娆妇人

第六十章 妖娆妇人


  金发男子伸手拦住了满脸横肉的肥胖男子,恶狠狠地看着金玉山,想要看看这个打他的臭小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哪知,金玉山一个后撤步,躲到秦飞驰的身后,然后款款地来到了丽莎的面前。
  他戏虐的目光扫过面前三人,声音不轻不重地,用英语说道:
  “四妹,这些苍蝇,就交给来小师弟处理吧。”
  稍微一顿,金玉山笑嘻嘻地对秦飞驰,用中文喊了一声,大意是练练身手。
  秦飞驰目光直接锁定了金发男子,目光中有些兴奋,张了下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反而一副拽拽地模样拦在他们面前。
  此刻,秦飞驰很想说着什么,无奈英语没学好,一个单词都蹦不出来。
  “FUCK!”
  意识到自己被耍了,金发男子怒骂了一声!
  “嗖”
  一把折叠小刀出现在金发男子手里!
  “该死的黄皮猴子,看来要给你们放放血!”
  秦飞驰他们的表情十分平静,一点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惧怕。
  “小师弟,解决他们。”丽莎冷然道。
  金发男子手持利器扑向秦飞驰,他的两个小弟后发制人,尤其是那名肥胖男子竟然率先冲了上来。
  秦飞驰眼神一凝,整个人的身形微微一动,肥胖男子硕大宽厚的手掌,还举在空中,瞬间被秦飞驰死死抓住!
  肥胖男子感觉手腕像是被铁钳牢牢夹住,接连挣扎数下,纹丝不动,疼痛欲裂。
  “FU……”
  胖子话没骂完,就被秦飞驰一脚直接踢中胸口,屁股向后,平沙落雁,两百多斤的身子结结实实地摔在了街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胖子的脸扭曲着,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如同疯了一样,抱着胸口,满地打滚。
  看到体积最大的胖子被人瞬间KO,金发男子和另一名手下不由停下了脚步。
  “小子你竟然敢动手!”
  金发男子看见胖子痛苦地倒在地上,顿时满脸狰狞,充满杀气吼道。
  秦飞驰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是看他的表情,猜也能猜到他话里的意思。
  于是,秦飞驰淡淡地竖起一根中指。
  目光中透露出浓浓的鄙视!
  “Jerk!(混蛋)”
  金发男子怒气飙升,咆哮着吼道:“你死定了,死定了!我要砍下你一条腿,拿去喂狗!”
  站在一旁看戏的金玉山闻言笑了,摸摸下巴,死了还要砍断一条腿,那要是好好活着,岂不是要砍下两条腿,三条腿……
  “小师弟,他要砍下你的一条腿喂狗。”
  金玉山坏笑着将金发男子的话,翻译给秦飞驰听。
  秦飞驰额头的青筋爆出,冷冷地眼神直射金发男子他们。
  “既然如此,那你就一条腿都不要留了!”
  秦飞驰形如猎豹,一道黑影急速闪过。
  “啊!”
  挡在金发男子前面的那名手下,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他整个人倒在地上,两条小腿夸张的近九十度向前伸出,膝盖骨粉碎性骨折,白森森的断骨探出!
  这一辈子,估计他只能坐轮椅了。
  “高手!”
  金发男子瞳孔猛地收缩,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同时心里一阵庆幸,如果不是他的手下刚好挡在他面前,现在倒下的就是他了……
  这种速度和爆发力,简直见所未见!
  就算是西街的老大开膛手杰克,也没有这么快!
  瞬间,连击三次,快如闪电,那名手下的两条腿完了!
  这他妈的在街上随便调戏一个漂亮女人,怎么会碰到这么厉害的高手!
  还有一个人!
  秦飞驰冷笑着向前踏上一步,混杂着土之力的强大气势席卷而出!
  一股十分厚重的威压,狠狠压在最后一人的身上。
  金发男子是唯一站着的人,他额头的冷汗流下,久经沙场的手脚,不由自主地颤抖!
  这是在哪里钻出来的怪物啊,怎么这么倒霉,偏让我碰上了!
  “外国佬,我们可是黑手党的人!你不要太嚣张!”
  金发男子后退了一步,气焰明显降了下来。他自知,绝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只能把黑手党的名头抬出来。
  “黑手党?”金玉山沉声喝道,这句话是中文说出的。
  秦飞驰听到金玉山的话,不由停下了脚步,黑手党?貌似这次来意大国和黑手党也有些关系……
  “小师弟不要停!我们打得就是黑手党。”丽莎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打消了秦飞驰心中的顾虑。
  丽莎这句话是用英语说的,所以金发男子也听到了,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的表情。
  秦飞驰同情的看了眼已经被吓破胆的金发男子,早知如此,为什么要调戏丽莎呢……
  心神一定,秦飞驰揉身而上,直取胖子!
  “啊!”
  眼见已经无法善了,金发男子心中的悍勇之气,在强大的压力下,突然爆发!
  充满了一股残暴疯狂,视死如归的气势!
  他挥舞着手上的小刀,迎面而上!到底是做老大的人,小刀劈下,隐有风雷之声!
  只是在实力天差地别的时候,不管爆发出多大的勇气,也只是天大的笑话!
  金发男子凝聚全身功力的雷霆一击,连秦飞驰的影子都没有劈到,就觉得双手双脚如被千斤巨石同时击中,惨叫着飞出倒地!
  秦飞驰不可思议地看了眼双手,没想到利用轻重之术结合格斗术,竟然能爆发出这种威力。
  哈雷机车三人组,全灭!
  “小子,黑手党不会放过你的!你的下场会比我惨一万倍!”
  看着自己的四肢骨骼粉碎,金发男子痛呼着,知道自己完了,疯狂地狠声诅咒秦飞驰。
  丽莎见烦人的苍蝇终于还有力气叫唤,迈着猫步,米色长裙柔软的贴附在美好的曲线上,显得十分凹凸有致,居高临下地走到金发男子面前,冷笑:
  “就凭你们这样的蝼蚁!真是笑话一场!”
  “咔!”
  丽莎抬起一只脚,重重地踩在金发男子的裆下。
  “嘶……”
  街道上的所有人都闭上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都疼啊。
  “大哥来电话了,我们走。”金玉山忽然用中文喊了一句。
  丽莎压了下淡蓝色大沿遮阳帽,平静地转身离开。
  秦飞驰摸摸鼻子,快步跟了上去。
  留下三个哀嚎着的机车男。
  ……
  时间到了晚上,那不勒斯的一处医院内,某间病房。
  金发男子面色惨白地躺在病床上,双腿被石膏牢牢固定。
  而病床边,一位身形富贵丰满,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妇人坐在沙发上,修长圆润的双腿套着黑色丝袜,不难看的脸上浓妆艳抹,尽显魅惑妖娆之色。
  “我可怜的孩子,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竟然连你的老二也……”
  妖娆妇人脸色凄惨,只是眼中却没有多少悲意,哭腔的嗓音里也是自带着一份妩媚。
  金发男子虚弱地看了妇人一眼,满眼都是疯狂的怒火,尖叫着道:“妈妈,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随着尖叫,金发男子的脸变得愈发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