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八十四章 孚竹二淳的忧伤

第八十四章 孚竹二淳的忧伤


  东都,孚竹大厦。
  孚竹大厦的外型设计富有挑战性,总体结构为管状多塔组成,连成一体,突出了一种科幻太空风格。整座建筑从上到下,都铺满了碧蓝色的钢化玻璃。两根巨大的避雷针高高伫立在顶层上。
  今天孚竹大厦似乎正在举办一个重大活动,高耸的楼壁上挂着充满江户风格的五彩条幅,在轻风中摇晃,提醒过往的行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孚竹大厦的街道外,二十几名身穿礼服的人,手中捧着昂贵的巧克力礼糖,见孩子就塞,各种餐厅优惠劵、温泉免费卡更是人人有份。
  不少居家欧巴桑,哄抢着这些优惠券,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如果偶尔路边走过一个一脸茫然的宅女,拉着抱满糖果的小孩追问,为什么会发糖发礼券?
  孩子一定会满脸幸福的指指孚竹大厦,嘴里含着糖块的含糊不清的告诉你:自己看啊!
  站在街边望过去,那些随风飘摇的彩幅,只要视力不是很差,大体可以看出“恭祝订婚”“成年式”之类的字眼。
  今天赫然是孚竹财团的少东家,孚竹二淳的二十岁生日,也是他的成年礼。
  同时,今天还将决定他人生的第一件大事,订婚。
  但是孚竹二淳现在很不开心。
  无聊的成人礼,不过是从老爸手里继承一把祖传破剑。而订婚更令他心烦,因为他见过一次,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最让孚竹二淳伤心的是,为什么都成年了,还得听从家里的安排去读大学!
  搞什么!那种“破烂”大学有什么好读的!我可是高智商的天才少年啊!
  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自学到了中学的水准,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比肩高校大学生的水平了。而现在,孚竹二淳起码可以轻松K掉三个哈佛博士高材生的联手攻击,国际青年科技大赛连续七年的冠军是白拿的吗?
  不得不说,孚竹二淳的物理和数学绝对是顶尖的,某种程度上,算是个天才小科学家。
  只是,提起孚竹二淳的国文程度……
  抱歉,他连一篇国小的课文都朗读不连贯。
  他能写得一手漂亮的阿拉伯数字和化学方程式,自己的名字却写得好似狗啃一样,惨不忍睹。
  孚竹家,是一个传统的日式家庭,极重视文化修养,一个连俳句都念不出来几句的孙子,几乎是他爷爷的耻辱!
  所以可怜的天才小科学家,仍然要继续学习国文,而且因为他是孚竹财团的唯一继承人,爷爷更是逼着他学习经济理论,搞懂国家政治……
  以至于这样对他来说盛大的日子里,孚竹二淳却只想躲在实验室的里发呆。
  黑暗的实验室内,坐在孚竹二淳旁边,陪伴这孤单少年的,是一个呆头呆脑,样貌有些丑陋的铁甲机器人。
  “将军,我真的好烦,你都看没见美嘉子那张讨厌的脸,总是故作乖巧的女人,真碍眼啊……”孚竹二淳坐在一个角落,对着铁甲机器人叹着气倾诉着。
  接收到孚竹二淳的语音,铁甲机器人的双眼忽然亮了,红色的光芒仿佛擎天的光柱,照亮了一片红色空间,充满机械金属的声音骤然响起:
  “主人,将军威武!将军无敌!主人……将军……威武……无敌……”
  孚竹二淳旁边的机器人,智能并不是很先进。它单调而乏味的回答,让二淳得更加沮丧。
  孚竹二淳没好气的训斥,“闭嘴。”
  “是,主人。”
  铁甲机器人发出了一阵类似汽车“熄火”般的声音,连头和四肢都垂了下去。
  二淳本来就郁闷的表情,变得乌云笼罩,他发泄般的怒吼,“蠢货!我是让你闭嘴!不是关机!”
  “噌!”
  随着他的声音,铁甲机器人的双眼再次亮起,而后缓缓的抬起头,机械的转头看向他。
  “主人,将军威武!将军无敌!主人……将军……威武……”
  “真是蠢得不可救药。”
  孚竹二淳无奈的叹了口气,抱着双腿,把头倚在了膝盖上,“为什么就不能做我自己喜欢的事……”
  孚竹二淳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与年龄毫不相称的寂寞神情。
  为什么他一定要做商人?为什么他一定要继承家族事业?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研究员,去发明自己喜欢的机械人而已。
  “喜欢……”
  名为将军的机器人,似乎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核心的程序快速运转了一圈,忽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主人,喜欢,音乐……将军会唱……哆~来~咪~发~唆~啦~西~哆~……哆~来~咪~发~唆~啦~西~哆~。”
  单调的腔调,造型简单的机械嘴巴一张一合,看起来十分滑稽。
  可是,这一刻,孚竹二淳却感到了一丝由衷的安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他嘴上却依旧不屑的说道:“将军你唱的难听死了,教了你那么久,还是只会这么一句,你这个智能程序真是够笨的。”
  “哆~来~咪~发~唆~啦~西~哆~……”
  将军依旧毫无感情的机械的重复着单调声音。
  “不过,将军。”
  忽然,孚竹二淳脸上收起了嘲讽的笑容,双手搂住了它,把脸贴在了将军那冰冷的金属胸膛上,声音有些哽咽和委屈,“幸好还有你陪我,也只剩下你还可以陪我了。”
  “喜欢……主人……将军会唱歌……哆~来~咪~发~唆~啦~西~哆~……”
  将军依旧语调平静的机械的重复着,但是双眼的红光,却稍微发亮了一下,机械的歌声,似乎微微提高了一分音量。
  但是只顾着委屈抹泪的孚竹二淳却没有发现这一丝异状,而是自嘲的擦着泪松开了拥抱,“我真傻,你又懂什么?你不过是一个蠢笨的智能程序而已。”
  “主人,将军会唱歌……”
  将军似乎永远只会重复这句枯燥的安慰…
  “行了,别唱了,好难听!”孚竹抚着额头说道。
  “啾。”
  将军再次听话的“熄火”,脑袋和四肢又一次的垂了下去。
  “将军你简直是世界上最笨最笨最笨的职能机器人了……”
  孚竹二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哦?你是在说自己吗?天才小科学家?”
  一个清脆温柔的女声从外面传过来。
  “果然在这里,只有笨蛋,才会想到躲进实验室来逃避自己的订婚仪式吧?”一个高挑的女子走进了昏暗的实验室。
  “要你管。”孚竹二淳冷哼一声,一点没有被发现的恐慌。
  “啪!”
  实验室的灯光被打开,刺眼的亮光驱散了黑暗。
  一个漂亮的女人出现在柜子前,宽大的额头下面,一副黑框眼镜不但没有遮挡她的美丽,反而让她透着一种知性美,一头黑发梳着简洁的发髻,身上穿着的一套白色大褂,遮挡住了属于女人的迷人曲线…
  在孚竹二淳的心里,穿实验服的女人,才是最好看的!女科学家永远是最迷人的,比什么肤浅的歌星和名媛,要让人顺眼多了。
  所以,他对眼前的女人一直很有好感,此时一向桀骜的表情也显得平和多了。
  “柳月姐,你是来抓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