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八十六章 嘘,安静

第八十六章 嘘,安静


  秦飞驰眉头微微一挑,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走过去,随意地从侍者手中接过一杯酒,低声道:“三师兄?”
  “嗯。”
  侍者鼻腔内轻轻地恩了一句,脸上依旧带着公式化的微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易个容这么慢。”
  丽莎将空酒杯放到了小车上,淡淡的开口,“你在乱晃什么?怎么还不去侦察环境?”
  “我去工作,你们两干嘛?”
  金玉山伪装的侍者有些郁闷的又为她倒上一杯。
  丽莎淡淡一笑,“我们当然是,在这里为你把风,外加饮酒跳舞。”
  “靠……”
  金玉山微微叹了口气,哀怨的瞟了他们一眼,认命的推着小车继续往前走了。
  秦飞驰摸摸鼻子,撇了眼金玉山的背影,问道:“四师姐,我们真的什么也不做?”
  “我们在这里把风,大厅里有什么状况及时通知他就好了。”
  丽莎悠闲的把玩着精致的高脚杯,淡淡地说着。
  “可是,三师兄一个人行吗?”虽然知道金玉山是赫赫有名的国际大盗,可秦飞驰还是忍不住担心。
  万一失手了怎么办?从这里硬杀出去吗?
  要不是秦飞驰的隐身术现在练得还不是很熟练,随便施展一个隐身术,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那柄短剑。
  另一方面,老头其实也嘱咐过,遇到问题不要太依靠异能,要多思考。思考是强者的一个必备条件。
  “放心吧,偷东西是他的强项。当然,他也就剩这一个长处了。”丽莎平淡的拍拍秦飞驰的肩膀安慰。
  从她的言语中,秦飞驰感觉到丽莎对金玉山的绝对信任。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秦飞驰有些无奈,第一次出来做“偷窃”这么有技术活的任务,他发现自己的用处好像一点都没有。
  还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任务,多么简单,就是一个字,干!
  秦飞驰看着眼前一副歌舞升平的状态,真是一点都没有“工作”的气氛。
  “去跳舞吧,老是站在这里,会引人注意的。”丽莎扫了眼周围,忽然挽起秦飞驰的臂膀,平静的看向了宴会厅中央的舞池。
  “跳舞?”
  秦飞驰有些愣神,这个他不会啊……
  另一边,宴会厅的一角。
  一名模样清秀的青年,一名戴着眼镜女人先后出现在了会场。
  就在这名青年出现在宴会厅的瞬间,人群似乎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不断的有人对盛装的青年微笑着,并举杯祝福。
  因为熟识的人都知道,他就是这场宴会的主角,孚竹财团的下一任掌权者,孚竹家的太子爷,孚竹二淳。
  不过,他身边这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知性美女,令熟悉这场宴会目的的人,表情中产生了一丝疑惑,这个美女并不是孚竹家的人,也不是那位未婚妻……
  “喂,这个女人是谁?”
  一个身穿纯白公主礼服的漂亮少女,忽然疾步靠近了孚竹二淳,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爽。
  她用一种抗拒,充满敌意地目光,肆意地扫视穿着黑色礼服的柳月,嘴角上挑,傲娇地问道:“喂,老女人!不许你挽孚竹二淳的手臂!”
  这位穿着公主礼服的少女,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去推开柳月。
  “我才是他的未婚妻!”
  孚竹二淳侧身挡在了柳月的身前,清秀的脸拉的老长,沉声呵斥道: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
  刚刚还一副刁蛮千金模样的美嘉子,看着自己未婚夫有些生气的时候,稍微收敛了气焰,嘟着嘴,有些不满地说道:
  “二淳郎,今天可是我们订婚啊……”
  今晚美嘉子也是宴会的主角之一,二淳郎怎么能说没有她的事呢?这样让她有些伤心。
  不过美嘉子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转脸拉着孚竹二淳的手臂,撒娇般的要求道:“二淳郎,等下别忘了邀请我去跳舞哦,在舞池的中心,她们肯定非常羡慕……”
  想到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美嘉子整个人都要激动了。
  可惜,孚竹二淳实在对美嘉子没兴趣,把脸扭到了一边去,真是连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冷哼一声道:
  “没空。”
  “你!你又欺负人!人家等下要告诉孚竹伯伯啦!”美嘉子十分生气地跺了跺脚,撅着小嘴,整张脸气鼓鼓地盯着孚竹二淳。
  柳月看到美嘉子的模样,心中觉得有些好笑,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小妹妹,我和二淳现在有事要做,你先把他借给我一小会儿好吗?等下我就送他去和你跳舞,好不好?”柳月温和的轻声和她商量。
  只是,柳月一副哄小孩子的摸样,让美嘉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谁是小妹妹!你这个讨厌的老女人!”美嘉子愤然的瞪过来。
  孚竹二淳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美嘉子,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语气淡淡地说道,“老女人也比你好,起码比连胸部都没发育的小丫头好的多。”
  美嘉子听到孚竹二淳的话,眼里露出一丝愕然,似乎没有马上领悟孚竹二淳的话。
  美嘉子明白了孚竹二淳的话后,立马瞟了一眼老女人的曲线,再低头看看平平的自己,嚣张的气势立马又弱了很多,眼里蒙上了一层委屈的泪花,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着。
  “人家才十四岁嘛!以后胸部肯定会长大的,比她的还大!”
  “要哭去一边哭,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眼泪攻势对孚竹二淳毫无效果,他不耐烦的皱起眉,粗鲁的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美嘉子,牵着柳月的手径直往楼梯那边走去。
  二楼因为没有任何布置,所以上面基本没有人,只有几个负责安保的人,在上面警戒。
  到了冷清的二楼,孚竹二淳顿时感觉身边一下子安静很多。不用摆着一张假笑的脸,面对形形色色的人,真是轻松啊。
  孚竹二淳走到边缘,依着栏杆,俯视下去,整个宴会场尽收眼底。
  “你要开始了吗?”柳月站在一旁,微笑的侧脸看过去。
  扶着栏杆,一脸认真的扫视着人群的孚竹二淳,连头都没有回,平静的抛回来一句。
  “嘘,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