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八十七章 找出小蛇

第八十七章 找出小蛇


  秒针一秒一秒的转动,转过一圈又一圈。
  孚竹二淳沉默着,一楼宴会厅的景象,全部尽收于眼底。
  宾客们走来走去的互相搭讪着,舞池里的绅士和淑女们在优雅旋转着,还不时交换着舞伴,带着各色笑容的面孔,在灯光下,时隐时现。
  柳月看着不停来回走动的宾客,粗略估计了下,现在大厅内起码有三百多人。
  柳月让孚竹二淳做的事,就是从这三百多个宾客中,找出潜藏进来的小蛇。
  光是熟悉背下每个宾客的相貌和资料,绝不是一般的脑袋能完成,只有孚竹二淳这样的高智商的大脑,才能完成这项工作。
  其实每个拿着请柬参加宴会的人,都可以用电脑匹配的方式,一一核对,防止那小蛇伪造请柬溜进来。
  可是碍于倭国上流社会的颜面,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绝对不允许孚竹家防贼一样,防范他们。
  而且柳月相信,就算用这种办法,作为国际知名的组织,神仙岛也有办法溜进来。
  综合考虑,为了引蛇出洞更加顺利,柳月决定借助孚竹二淳的大脑,挖出神仙岛的小蛇。
  柳月侧脸看向身边神态严肃的正在“工作”的孚竹二淳,轻声询问,“怎么样?”
  “嘘,等一下,还差一点就好。”
  孚竹二淳的目光依旧落宴会场上,目光中露出极度专注的神色。
  这里角度刚好,可以让孚竹二淳一览无余的注视到宴会场上的每一个角落,而没有任何的视觉盲点。
  “好了。”
  大概过了一分钟,孚竹二淳收回了目光,轻松的转过身,悠闲的整理了下袖口,对柳月点头道,“完工。”
  “结果?”柳月期待的看向他。
  “有两个陌生人,不在宾客的邀请单之内。就是舞池里那对男女,穿红色晚礼服的那个女人,和她的舞伴,穿西装那个。”孚竹二淳淡淡说道。
  “我确定,在你给我的三百二十七份资料里,没有他们的面孔。”
  顺着孚竹二淳的手指,柳月扶了下眼镜,柳叶弯眉微微皱起,凝神望去。
  只见,舞池中,一对看似年轻情侣的宾客在悠闲共舞着,看他们表情,行为举止中,柳月没有看到任何异样。
  如果不是有孚竹二淳发达的高智商大脑,又有谁能在三百多张面孔中,迅速挑出这两个陌生人呢?
  哪怕是来上一百个警察,手里拿着资料,站在这里一个个对过去,恐怕也早被走动的人群晃花了眼。
  “很好,不愧是有小天才之名的孚竹二淳。”柳月微笑着拍了拍孚竹二淳的脑袋,言语中满是赞赏。
  孚竹二淳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欣喜,轻松的耸耸肩,随手指着一个人的背影,继续说道:“
  “还有一个,那个推着小车的侍者,比较靠近过道的那个,他也有问题。”
  “你是不是记错了?”柳月这次似乎没有马上相信孚竹二淳的推测,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柳月见过那张侍者的脸,因为她之前看过侍者的资料,特别是男侍者,柳月都记在了脑子里。
  孚竹二淳指出的这名侍者,柳月回想了下,记得这个人的确是服务生。
  “我没记错。你咋一看他的确很像,但是,仔细看,其实五官的比例并不对。”孚竹二淳重新站回到栏杆前,淡淡地说出他的分析。
  “易容术也许可以模仿长相,但是五官的天生比例却很难做到一摸一样的。我见过这个侍者的照片,他的五官间距,根本没有现在这个人的五官比例标准。”
  孚竹二淳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根据我的目测,他起码比真正的侍者高了5厘米,而他的鞋子只是普通的皮鞋,不能是能增高5厘米的鞋子。”
  柳月越听越惊讶,一双弯月般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男人。
  “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做的?身高也可以目测出来?”柳月惊讶归惊讶,但是神态间,很是信任孚竹二淳。
  “这个不难,只要有对比参照物,哪怕是相隔千里,对物体依然可以做出标准测量。事实上,这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技能,军队里受过正规训练的狙击手,都可以做到。”
  孚竹二淳淡淡的耸耸肩,神态很平静,没有一点青年受到美女赞美时,表现出的臭屁和得意样子。
  “柳月姐,他进过道了,可能是要有什么动作。”
  看着不远处侍者平静的推着小车离开了宴会场,孚竹二淳好心的提醒。
  柳月撇了眼侍者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摸向了左耳里的微型耳塞,轻声说道,“所有人注意,小蛇的行动要开始了,现在确认,目标有三人。”
  “收到,保卫科所有监视器信号良好!”
  “收到,金库保卫一切良好!”
  “收到,大厦外围警戒一切良好!”
  “柳月阁下,这三个人怎么办?要现在抓起来吗?”耳塞里传来一个男声恭敬的问话。
  “保持监视,先不要轻举妄动。注意,我再提醒一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柳月想到这次引蛇出洞的目的,冷静地下达了指令。
  小蛇对于柳月来讲,一点都不重要,她最关心的还是落在小蛇手里,那传说中的东西。
  在收到肯定的答复后,柳月拿下了按在耳塞上的手,看到孚竹二淳面无表情的脸,以为他在担心自家祖传的短剑,不由轻松的对他笑了笑,说道:
  “放心吧,我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这些小偷不会得逞。”
  孚竹二淳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扫了眼舞池里正在跳舞的两人,轻声地说道:
  “那把破剑被偷走了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