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九十一章 守株待兔的三人

第九十一章 守株待兔的三人


  身穿倭国礼服的中年男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遗憾的是个头矮了点,还没他面前的立式麦克风高。
  他平静的往下压低了一下话筒,带着微笑温和的开口。
  “各位,感谢你们能百忙之中,抽空参加犬子的成年礼和订婚……”
  丽莎撇了眼那名正在说话的男人,敲了两下脸庞,低声说道:“那个什么成年礼快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耳塞里传来金玉山轻松的应答,“早好了,我都要无聊死了,不然你们以为我会这么有闲心,听你们两的小舌头打架?”
  金玉山继续说道:“另外,小师弟啊,我对你做的这个行动计划表示强烈的不满,我现在被蹭的灰头土脸的,衣服也脏的要命,回头一定要找你算账!”
  “当初这个计划,你可是自己也看过的,而且四师姐也同意了,就算你反对,也是少数服从多数。”秦飞驰一脸轻松地辩解着。
  “呸呸,我哪知道原来这里这么脏啊!早知道就不用你的策划书了。我起码有另外十几种办法可以偷到那把短剑……呸呸,不说话了,一说话,全是灰尘!”金玉山的声音听起来很郁闷。
  “都说了让你闭嘴,吃灰了吧。”
  丽莎微笑着插嘴,习惯性的对他进行嘲讽和打击。
  此时宴会厅的楼上,大厦第十八层。
  拥有着七层密码防护的金属门后,就是孚竹大厦的金库所在。
  整间金库被四面加强金属的墙壁牢牢围着,密不透风并且绝对坚固。
  可以说,哪怕是用炮弹把整栋大厦轰塌了,这个巨大的“金属保险箱”,顶多也只是完整无缺的从高空坠落下来而已。
  而这么高级的一个金库,只为用来储藏一样东西:
  孚竹家族的传家信物:一柄战国时期的短剑。
  孚竹家相信,镇家之宝,就应该是供在高处,镇压一切邪祟之物。
  只是,镇不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是一个高耸的玻璃柜,明亮的灯光中,古董短剑安静的躺在玻璃罩里。
  密封的金库寂静的有些压抑。
  忽然,紧贴着墙壁的金属柜“啪”的一声打开了!
  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满脸不快地从金属柜内闪了出来。
  他赤裸的上身仿佛涂满了黑色的油墨,在灯光下,泛着一种金属般的光芒。
  胡渣大汉不耐烦的闪出了金属柜,肆意地伸展着他的腿脚。
  “咔咔咔!”
  一声声炒豆子般的脆响从他的体内发出。
  看得出他在金属柜里,呆的身子都有些生锈了。
  “黑铁,你干嘛?”
  空荡荡的房间内,忽然出另一个人的呵斥声。
  随着声音,贴着淡雅碎花壁纸的墙上,居然缓缓浮现了一张嘴!
  墙壁仿佛变成了乱绵绵的泥胶,不断向外鼓起。
  一张光滑,五官好似被纸糊住的人脸,赫然出现在墙壁上!
  镶嵌在墙里的嘴,一张一合地动着,声音中有些不满,
  “快点回去隐蔽!”
  “隐蔽个鸟啊!这里又没有人,待在那个破柜子里都要闷死我了!”
  赤裸着上身,名为黑铁的大汉,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放到了嘴上,“我抽根烟,等下就回去。”
  还没等墙上的人脸搭话,天花板上忽然跳下一个瘦小的身影。
  “组长,我也要申请休息下,我在上面待得腰都酸了!”这个瘦小身影说道。
  从天花板上跳出的身影,赫然是一名十五六岁模样的银发少年。
  “铁哥,给我一根抽抽。”他笑眯眯往魁梧大汉旁边凑了凑。
  淡淡的烟雾袅袅升起。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样凑在畅意地吞云吐雾。
  “你们这两个家伙……”墙壁上的无面人叹了口气。
  而后,一个人的身体,渐渐从墙壁中淡化了出来。
  一个精干的中年人从墙里走出,他轻松的拍拍身上,然后走过去,弯腰从魁梧大汉的手里抽了一根香烟,那边银发少年已经殷勤的替他点上。
  三个人蹲在一起,悠闲的抽着烟,一副无聊的样子。
  “这次的活确实很无聊啊!”
  吐了一口烟圈,连中年人都是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想他影刀,自从和黑铁、银鬼三个人组队以来,修罗组也算是身经百战,出生入死,什么刀山火海都经历过。
  在组织里,也是响当当的精英小组了。
  如今像这样,被关在一间铁屋子里,干巴巴的闲坐着,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说是要抓人,可到现在连那什么神仙岛的鬼影都没见一个。
  所以说影刀,对这种偷偷摸摸的窃贼之流最反感了。
  要干架就干架,哪怕对方再强,自己也无所畏惧。
  可是,如果对手始终躲在暗处不出现,他的满腔战意该冲谁发泄?
  “组长,要是那些小偷老是不出现,咱们就这么干等着吗?”黑铁一脸无奈。
  那些该死的小老鼠怎么还不出现,在待下去,他的铁拳都要生锈了……
  “抓小偷这种事情,派冥罗组来最好了,他们精神系的,找人这种事专业对口啊。”银鬼也是一脸不满,“用我们战斗系的来抓贼,根本是高射炮打蚊子,使不上力。”
  “没办法啊!冥罗组的最近在澳洲那边出任务。”影刀微微叹了口气,拍了拍银鬼的肩膀,“你也别太轻敌,这个妙手门既然能让组织派我们出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有动静!”
  正闭眼吐烟的黑铁,忽然脸色一紧,低声道。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戒备的站了起来。
  安静的房间里,厚重的金属门传来的轻微“喀嚓”声相当清晰。
  银鬼抄着兜看过去,撇着嘴,“不是吧?这么老土?从大门进来?”
  “隐蔽!”
  影刀一声令下,率先贴近了墙壁,身上的皮肤甚至衣服也开始变色,渐渐的“融入”了墙壁之中。
  黑铁身影一闪,敏捷的站回了金属柜,柜门随着带动的气流也自动关上。
  银鬼耸耸肩,也轻巧的一个翻身,重新翻上了铁架错综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