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九十二章 出手

第九十二章 出手


  “嘶……”
  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踏进了房间,一身板正的藏蓝色倭国武士服,手持着一柄折纸扇,花白的头发整洁的在后面梳成一个发髻。
  这个老人,正是孚竹财团的前任董事长,孚竹正郎。
  隐藏在墙壁内的影刀看到来人是孚竹正郎,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反而隐蔽地朝躲在天花板上的银鬼做了个手势。
  “孚竹先生,您进来之前,应该先用通讯设备知会一声的,否则很容易被误杀。”
  银鬼仿佛吸血蝙蝠般,头垂下倒吊着身子冒出头,抱着双臂在玻璃柜上空晃晃悠悠着,礼貌的提醒。
  虽然银鬼的脸上带着一抹微笑,但随着他的话冒出,一股淡淡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
  “可笑!这是我家,我去哪里,为什么要向你们汇报?”
  老人一本正经地板着脸,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升腾而起!这是长居上位者的威势。
  感受到这股气势,一直盯着老人的银鬼,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这老头的气势很强嘛,应该不是假冒的。
  “嘿,你这老家伙,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银鬼摇晃着身子,翻了个白眼。
  看到孚竹正郎径直走到了玻璃柜前,开始进行身份验证,墙壁上那一张无面的人脸再次显现了出来,出声问道:“孚竹先生,你想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替我孙子拿剑!”
  老人没好气的答了一声,语气很是生硬,或许还老人的心里,他们三人只是研究所请来的保安。
  “嘭”,金属柜弹开了铁门,黑铁从里面闪了出来。
  老人轻松的打开了玻璃柜,郑重的将短剑捧在了手里。
  眼看着老人就要拿走短剑,黑铁骤然间握住了他的手腕,沉声说道:
  “喂,老家伙,你把这东西拿走了,我们的任务怎么办?”
  孚竹正郎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开黑铁牢固的钳制,一张老脸当即阴沉了下来,
  “胡闹!你们不过是来帮忙看管东西的保全而已,充其量也就是防贼的看门狗,竟然也把自己当主人了?!”
  “组长!我能杀了这老家伙?”
  闻言,黑铁忽然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微微倾斜脑袋,斜视着从墙壁内走出的影刀。
  一股尸山血海般浓郁地杀气,蓦然从黑铁体内爆发!
  孚竹正郎感觉自己浑身被脱光了衣服,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内!
  不过,孚竹正郎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怒视着黑铁,武士精神让他不惧任何死亡的威胁!
  “黑铁,放手。”
  影刀快速地走到黑铁的身旁,大声呵斥着,脸上还呈现着淡雅碎花的墙纸颜色。
  黑铁淡淡的看了一眼影刀,最终松开了紧握孚竹正郎的手臂。
  “哼!真是无礼!”
  老人冷哼一声,将短剑放到了一旁的黑色锦盒中,将锦盒郑重的捧在手中,大步朝外走去。
  “组长!你就这么让他走啊?”银鬼看着孚竹正郎的背影,很不服气。
  “任务继续,跟上他,保护短剑,等待目标出现。”
  影刀大踏步的追上了老人的步伐,黑铁和银鬼也只好认命的跟上。
  三个人就像保镖一般,将老人护在了中间。
  而捧着锦盒的老人根本目不斜视,把他们三个当透明人一般,径直走自己的。
  出了金库,走上了一条长长的过道。
  过道顶是一盏又一盏明亮的罩灯,再往七八米处,却有一盏罩灯的灯却微微有些黯淡。
  不过,这盏黯淡的灯并没有引起底下人的注意,毕竟,这过道已经足够的明亮。
  却没有人知道的是,这些罩灯上面,是一条狭窄的通风管道,而恰好黯淡的那盏灯的上方,正躺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
  他手里捏着一个小型的遥控按钮,目不转睛的,专注的透过格子型的通气隔板,注视着下方的过道。
  忽然,金玉山的耳朵微微动了下,倾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一共四个人,其中三个是高手,另外一个是刚刚已经经过一次的老人。
  虽然看不到,但是四个人的方位,已经清晰的描绘在了金玉山的脑海中。
  “六,五,四……”金玉山在心里默数着。
  过道里,四个人还在沉默的匆匆前进着,越来越接近那盏坏掉的罩灯下方。
  “三,二,一!”
  “嘶!”
  一声轻微的电流声,过道里所有的灯瞬间熄灭!
  猛然的黑暗让修罗组的三人都心头一震!
  银鬼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迅速往老人的方向靠拢过去!
  1秒时间!眼睛还没适应这漆黑的环境。
  “啪!”
  所有的灯缺突然又亮起了!
  强烈的光暗落差,不止带来的是眼睛的刺痛,还有视觉神经骤然收缩,导致的一阵昏眩!
  虽然视觉受到了障碍,但是,凭着一丝冷静的头脑,影刀一直凝神侧耳。
  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轻微的气流涌动,几乎是在所有灯亮起的瞬间,他沉静的吼声也响了起来,
  “在头顶!”
  随着他的一声吼,接着又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嘭”的震动声。
  几乎整个过道都在颤抖,其威力不亚于高爆弹炸在头顶。
  大概停顿了3秒,他们的视觉终于恢复正常。
  影刀将孚竹正郎护在身后,抬头看去,头顶上的顶层已经破了一个大洞,石块和水泥的碎屑正“扑簌”的往下掉落。
  从大洞看过去,都可以看到楼上的天花板了。
  紧接着,黑铁的脸出现在了破洞上空,低着头冲这边打招呼,“那个,组长,我用力过猛,穿过楼板,到十九层来了……”
  影刀看向破洞处,那露出的狭窄通风道,“好像是在通风道里,银鬼已经追上去了。”
  “嘭!”
  又是一声巨响,黑铁从破洞中跳了下来,仿佛涂满了黑色油墨的上身,楼板破裂的钢筋已经露了出来,但是他泛着金属幽光的皮肤上,竟然连一点伤痕都没有,良好的诠释了“黑铁”的称呼,名副其实。
  “孚竹先生,东西没事吧?”
  影刀转头看向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孚竹正郎,老人却不领情的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好的很。”
  拍打拍打落在身上的尘土,孚竹正郎像没事人似的,继续捧着锦盒大踏步向过道那头走去。
  “跟上他。小心是调虎离山。”
  影刀和黑铁继续跟在他身后,充当护剑使者,丝毫没有察觉,老人捧在手中的黑色锦盒,小小的锁扣,其实已经是翘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