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悠悠一晃,再次站在这片热土

第一百二十二章 悠悠一晃,再次站在这片热土


  林荫小道的树底下,几个人瞪大眼睛,双手搭在眉毛上,认真的扫视着操场一个又一个的方阵,上千名站的笔直的学生,全都穿的一摸一样,加上戴着军帽,好似一颗颗深绿色的青菜。
  眼睛好痛,这些绿油油的青菜,简直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要流泪了……
  “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我们去别的操场看看?”刺头擦着眼泪,揉了揉眼睛。
  这看到最后,刺头感觉自己已经脸盲了,军帽下的任何一张脸,怎么看怎么是同一张。
  “不会吧,我问的很清楚,历史学院的新生就在这个操场上!”筏子锲而不舍,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神情认真地扫视一个个方阵。
  怎么能找不到老大,老大可是车王啊!
  万中无一,闪耀夺目地车王!
  筏子心里坚信着,在这一片深绿色的草原中,老大一定会绽发出属于他自己的璀璨绿色光环!
  “我找到了!”
  忽然,待在树荫下的卷毛,兴奋的一拍大腿,引得大家都高兴的围过来!
  “哪里?哪里?”
  “喏,就在那边那个方阵,在第五排,左边第二个,个子很高的那个,不是老大是谁!”
  卷毛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自己果然是车王最合适的接班人啊,老大你的光环我收到了……
  “行啊卷毛!”
  筏子按照卷毛的提示,顺利的找到了秦飞驰,脸上不由露出兴奋的表情,高兴的按了下他的头,“算你一功!”
  ………………
  “左转的时候,要……”
  看起来威武壮实的王教官,认真讲解着,只是他的脸色,却在一丝一丝变得难看起来。
  “不许交头接耳!”王教官黑着一张脸,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爆吼!
  阵列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可是还是不少人,忍不住的视线斜视,瞟向那些一片操场边缘。
  刚刚宁市本地的同学说,那些人竟然是宁市赫赫有名的飞车党!
  他们时常活跃在各大校区的道路上,骑着造型各异的摩托,携带着一阵阵雷鸣般的轰鸣,吸引了一片小姐姐的目光。
  外地的那些同学,看那一堆五颜六色的头发,心里还是有些发憷,毕竟那非主流的造型,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被站在不远处的飞车党们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所有人的心里都有发毛。
  一颗颗小青菜,在阳光底下,颤抖着发出内心恐惧的绿毛……
  其中,秦飞驰沉着一张脸,内心备受煎熬。
  仿佛整片天地就剩下了他一颗青菜,孤零零地竖立在一片荒原上,一道道炽热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迸射而出。
  无比炽热的目光,简直要将秦飞驰这颗青菜融化了……
  “忍住,一定要忍住……”
  秦飞驰心里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千万要忍住,决不能跑过去把他们揍一顿。
  或许,秦飞驰自己都没有注意,他内心其实已经把筏子他们当做了自己人。
  只有在自己人面前,秦飞驰才会放下防备,表现出他自己的一面。
  “说了目视正前方!听不懂吗?”
  内心的火气不断上涌,终于,王教官的那张脸,已经被怒火烧成了一块碳。
  王教官走到队列一侧,狠狠地将一个人的脑袋抚正,囧囧有神的眼睛,直射向他,吼道:“你们都是斜视眼吗?!”
  忍无可忍的王教官,对着全班同学下达了他的第一个处罚:
  集体罚站军姿二十分钟。
  “好了。都稍息吧。”
  二十分钟后,王教官终于气消了,一声令下,解放了全体同学。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放松了已经绷的快抽筋的腿,但是教官余威犹在,大家也不敢再左右乱看,只是保持直视的稍息着。
  通过二十分钟的教训,腿上的酸痛感,让同学们认清了一个事实。
  杀马特再强的凝视,也比不上教官一句惩罚的话语。
  “立正!向左转!”王教官再次整队列。
  整个方阵齐刷刷的向左转去,教官满意的点着头,扫视着阵列中一张张板着的小脸,这帮娇气的学生,果然是不吼不行啊!
  “行了,你们休息吧。”
  随着王教官轻松的一句话,不少同学发出长长的呼声。
  终于可以休息了!
  一些男同学立马摘去了头上的军帽,拿在手里,猛烈地对着脸扇动。
  现在,只有一丝丝的凉风,才能抚平他们内心的躁动。
  “秦飞驰,你认识哪些人吗?”方寒羽走到秦飞驰面前,悄悄地说道。
  方寒羽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双眼睛不住地在秦飞驰和筏子他们之间扫视。
  秦飞驰闻言,立马摇头,神情坚决地否认,“不认识,绝对不认识。”
  开玩笑,我要是承认认识他们,我这大学还能读安稳吗?
  而且,筏子他们那些人的形象,在本地同学的嘴里,都成了专门拐骗漂亮小姐姐的混混骑士。
  我难道呢你们说,我是这群骑士的头,骑士王吗……
  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不然我秦飞驰的一生的清誉就毁了……
  方寒羽狐疑地看着秦飞驰,说道:“那我为什么感觉,他们都在看你?”
  “你肯定看错了。”
  秦飞驰不敢去看筏子他们,怕助涨了他们目光中的炙热气焰。
  秦飞驰忽然看着方寒羽,一脸认真地说道:“他们可能在看你,我听说,有些骑士,就喜欢骑男的……”
  “骑、骑男的?!”
  方寒羽双目中透出一阵惊恐!
  方寒羽撇了眼树荫下,忽然看到一颗油光瓦亮的大光头,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目光中的那一股炙热,简直要融化了……
  不知为何,方寒羽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一个赤裸着上身,顶着一颗大光头的男人,骑着大马,上下颠簸,扬鞭驰骋……
  方寒羽忽然双手环抱住自己娇嫩的身躯,在光头的目光中,瑟瑟发抖……
  “靠!你小子这么了?”李佳东走过来,神色奇怪地看着深陷于恐惧之中的方寒羽。
  秦飞驰暗笑一句,方寒羽这小子胆子也太小了吧,被吓一下就这样了?
  “你怎么?”秦飞驰看李佳东似乎有话要说。
  李佳东挑着眉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说道:“有教官去找那些非主流交涉了。”
  什么?!有教官去找筏子他们了?
  难道教官要驱赶筏子他们?
  秦飞驰眼角一跳,立马转头望向操场边缘。
  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教官,迈着正气禀然的步伐,沉稳地走向筏子那群人。
  “哎哎,有人过来了,似乎是个教官。”
  刺头看到一位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正大步走向这里,神情间闪过一丝不自然,立马招呼着旁边的人。
  “不会是来找茬的吧?”
  原本蹲坐在地上的卷毛,忽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表情有些担心。
  “没理由啊!我们又没干嘛,找什么茬?”筏子疑惑的摇着头。
  他们连机车都没有骑,可是规规矩矩的进校园的。
  而且,他们只是在这里安静得待着,连个口哨都没吹啊!
  天见犹怜,我们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安静的飞车党……
  “那可不一定!或许人家看你太丑,妨碍了训练。”
  刺头很认真地解释了一句,却被筏子一巴掌拍在他绿色的脑袋上。
  “泥踏马才丑!跟个绿毛龟一样……”筏子不甘心都地反击了一句。
  有时候筏子真觉得,刺头这个外号,其实应该换成绿毛龟。
  很快,身材魁梧的教官,走到树荫下,站在筏子他们的面前。
  光头和刀疤两个人,很自觉地站到了最前面,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身材,最是魁梧。
  魁梧的教官,扫了两眼光头和刀疤,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神色,脸上却表现很是自然,低沉地嗓音响起:
  “请问,你们是这里的学生吗?”
  筏子潇洒地拂过落在肩膀上的长发,目光直视前方,脸上有些唏嘘,
  “悠悠一晃,四五年过去,我再次站在这片热土,很是感慨……”
  “我为什么当初没考上呢?”
  魁梧教官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