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传奇之操控五行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陪总裁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陪总裁

    夜魔先生要她为他工作。
  
      像她这样美丽的少女,夜魔很喜欢。
  
      娜娜被送到了一个秘密的庄园,不知道那是哪里,在那里的人,都称那个地方为:鸟笼。
  
      那里有很多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她和她们一起接受培训,学习礼仪、跳舞、上流社会的一切。当然,更多的,是如何去服侍男人。
  
      她本就是有身份的家庭出身,学起这一切来自然出类拔萃,又具有牺牲一切甚至自尊的勇气,很快在一群女孩中脱颖而出。
  
      仅仅一年,她就达到了夜魔先生的要求,极尽妩媚。
  
      夜魔先生说,在鸟笼里,她是他见过出巢最快的“雏鸟”,为了奖励她的勤奋,他带她去见了弟弟。
  
      真的是弟弟,而且看起来依然那样懂事乖巧,没有被虐待的样子!
  
      娜娜还很开心的抱着她,诉说着她的想念。
  
      那个时候的娜娜才十七岁,单纯的她很傻,以为真的是自己的努力,才让弟弟得以平安的,于是对夜魔先生的话更是言听计从了。
  
      十七岁的雏鸟,出笼了。
  
      她被送回了华国,送回了自己原先的家,甚至被安排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公司--何氏集团。
  
      这是一家拥有众多五星级大酒店,和无数全国连锁的“荷叶轩”中式高级料理店的餐饮类财团。
  
      她成了宁市最耀眼的少女总裁。
  
      遗憾的是,她只不过是一颗悲剧的棋子。
  
      所谓的总裁的头衔,只是为了让那些占有她的男人,更加有征服感和成就感而已。
  
      她在夜魔先生的安排下,成为了一名最高级的情妇,只接待最尊贵的客人,说起来,当时的她,在宁市的上流圈,还有一个有趣的名字呢,叫“三陪总裁”。
  
      白天的时候,她是名叫何语淑的女总裁,陪伴在夜魔先生身边参加各种光鲜的宴会,接受绅士们的爱慕和各种耀眼的光环。
  
      夜晚的时候,她是叫娜娜的高级服务小姐。
  
      为了夜魔先生的生意,辗转在不同的男人身下,为他们的**和可笑的虚荣买单。
  
      这种工作的唯一报酬是:每接待十个男人,可以获得一个和弟弟通电话的机会。
  
      但是只是为了这卑微而可怜的心愿,她抛弃了自尊,抛弃了廉耻,只是为了能在电话里听到弟弟的声音,可以温柔的安慰他别怕。
  
      可以让他知道自己还在。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年。
  
      她渐渐成熟,也渐渐的取得了夜魔先生的一些信任,或许说,她自认为取得了他的信任。她开始不动声色的偷偷搜集着一切的情报。
  
      但是越是对这黑幕开始了解,她就越感到颤抖和害怕。
  
      对方太强大了,强大到让她自己察觉到自己的渺小……
  
      是啊,真傻,或许那些信息,根本是夜魔先生故意被她知道的,就是为了让她害怕,让她懦弱……
  
      懦弱的她,其实一直还算是温顺的吧,不过后来她还是犯了一些错误。
  
      于是连当高级情妇的资格都被剥夺了。
  
      脸上被划了一道,然后被夜魔先生像垃圾一样的扔到了夜总会当坐台小姐。
  
      娜娜含着泪微笑着看着他,“或许你觉得我应该去死,我这样肮脏的女人如果还剩一点点自尊的话,应该去自杀才好,但是我不死,我不能死。”
  
      娜娜用力的摇着头,眼泪潸然落下,“我死了的话,弟弟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也会失去了……我不能丢下弟弟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他那么胆小,他会怕的。”
  
      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泪眼朦胧的抬头看向秦飞驰。
  
      “是的,我没有死,我甚至尝试着接受自己的命运,我甚至试图做的更好一些,起码让自己每天活的乐观一点,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秦飞驰沉默着,眼中闪过一抹不明的光芒。
  
      “你以为你是异能者,就能做救世主吗?他们是专门要抓异能者的!那个可怕的幕后力量强大的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力量足以抗衡的,没用了……”
  
      “如果连反抗都没有试过的话,怎么会知道一定没用呢?”
  
      秦飞驰轻轻的开口,抬起手,温柔的替她拭去眼泪,眼神深沉的看着她,“你想过你无休止的懦弱和妥协,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吗?”
  
      “我……”娜娜有些茫然的抬头看着他。
  
      “结果就是,你弟弟一辈子被关在某个地方当实验白老鼠,而你,一辈子要做-妓-女!”
  
      秦飞驰无奈而痛惜的看着她,“坏人的承诺可以当真吗?也许他们现在没有对你弟弟怎么样,可是你能保证将来的某一天,他不会被送上实验台被肢解吗?”
  
      “不会的,不会的……”
  
      可怕的肢解字眼,让娜娜身子微微的颤抖着,痛苦的摇着头。
  
      “为什么不会?这个世界,坏人永远比你想想的要坏的多!”
  
      安慰的摸着她的头发,秦飞驰的声音很低,“你很勇敢,活下的来的勇气,要比面对死亡还要艰难。可是,你有想过吗?那个人在用你弟弟来牵制你,又何尝不是在用你的电话来牵制你弟弟?”
  
      大胆的假设让娜娜身子一震,泪眼茫然的抬头看向他。
  
      秦飞驰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稳重和成熟,柔声分析着,“你的懦弱,困住的仅仅是你自己吗?不是,还有你弟弟懂吗?或许作为隐形者的他,有无数次逃跑的机会,但是为了坏人手里的姐姐,他没有……”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面对从未想过的问题,一向淡定的娜娜也有些抓狂了,紧紧的抓住秦飞驰的手,咬着嘴唇,“这些都是你瞎猜的,不是真的,难道,其实是我在拖累小辉吗?”
  
      “其实我小时候是个瘦弱的孩子,我们家穷,所以我总是穿很旧的衣服,鞋子也常常是破的。那个时候我妈妈还没有去世,但是病的很严重,我爸爸是个小警察,工资全搭在了妈妈的医药费里。”
  
      秦飞驰忽然平静的缓缓开口。
  
      “我爸连作业本都不给我买,所以你知道吗?我从不做作业,于是经常被老师骂,一天到晚的要站在班级门口罚站。”
  
      似乎被他的低诉吸引了,娜娜抬头看向了他,情绪也平静了很多。
  
      “恩,其他小孩都看不起我,那些看开店铺的老板,也总是把我当小偷一样驱赶。
  
      那个时候我的性格很内向,或者说有点自闭。四五岁的时候,就沉默寡言的,眼神凶狠的可以吓到别人。”
  
      秦飞驰自嘲一笑,缓缓说出他的遭遇。
  
      “可能就是因为那样凶狠的沉默眼神吧,胡同里的几个大一点的中学生莫名其妙的就看我很不爽,经常揍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