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十章 不安

第十章 不安


  李悠不爽地待在安德蕾雅的怀里,开始反思自己这一战。
  总的来说,还算是不错。
  虽然一开始都是凭着一股狠劲,但是这正说明自己的战斗直觉还是非常好滴,即使最后那道光波占了主要功劳,以及最后那只狼型堕落种不知为何狼狈逃窜,但也主要是因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的缘故。
  然后是关于技能的探索问题,羸弱胜者这个称号附加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包括之前的强力弹跳、强力撞击、外壳变硬,还有后来的吐丝,都有一定程度的加强,快速挥击和加速没有试验过没佩戴称号时的效果,不知道增幅程度如何。
  最后是关于这一战的起源问题,自己是不是智障?为什么要豁出去救她?!
  “你能不能不要把你的胸压在我头上?就不能换个姿势?!”
  “不要,这样抱着舒服。”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我又没让你救~”
  “我……”
  我吃饱撑的!再救你我跟你姓!
  李悠决定不搭理安德蕾雅,等到伤势全好了就挣扎出去,摆脱这个耻辱位置。
  但别的不说,安德蕾雅的治愈术还是很有效果的,李悠那失去一小半的身体正在快速复原。
  其实李悠只要把自己掉落的那一部分身体吃掉就能加快恢复,可既然安德蕾雅给他治愈,又把他抱得那么紧,他也就不去吃那一部分了。
  而且李悠还注意到,自己之前掉落的身体部分,包括之前伤口落下的血液(就是绿色黏液),都透着些黑色,联想到对于堕落种的描述,李悠觉得刚才安德蕾雅用力抱自己,包括不让自己吞噬残躯都是为了自己好……
  呸!我傻了才认为安德蕾雅会想那么多!
  萝蕾芙神清气爽的回来了,她把火气全撒在了那些疯狂种身上,以至于后来残余的那些疯狂种们,都落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看着萝蕾芙瘦小的身上满是鲜血,李悠和安德蕾雅齐齐抖了下。
  “你抖什么?”安德蕾雅先发制人。
  “你还说我,你不也抖吗?”
  “你们怎么样了?”萝蕾芙问道。
  “好!好得很!”李悠安德蕾雅异口同声。
  萝蕾芙奇怪的看了看他们,而后又看了看李悠身上没完全愈合的伤口,比了个大拇指:“好样的,有成为战士的天赋。”
  李悠依稀看到了克耶莫的影子。
  不要把你们奇怪的传承丢给我啊喂!
  “龙族的家伙怎么样了?”
  “只是保住了性命,算不上多好。”
  “保住性命就好。”萝蕾芙松了口气,“龙族生命力强,只要这样送回去就能恢复的。”
  “但是他在短时间醒不过来,我们没法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关系,提修可以处理这些的,我们等提修回来就好了。”
  “那也只能这样了……”
  李悠一言不发,他总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堕落种的出现是一个很不好的信号。
  这一等,就是整个下午。
  当太阳落山,也没有传回来提修的一点消息。
  准备晚饭的时候,萝蕾芙有些心神不宁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提修。”安德蕾雅建议道,“提修很可能需要我们帮助!”
  萝蕾芙神情一震,显然有些意动。
  “我不同意。”李悠开口,“你怎么知道提修是需要我们帮助还是不需要我们?也许我们去反而是添乱呢?”
  萝蕾芙叹气,低下头去。
  “那我们等在这里也不会有结果的!”安德蕾雅低头看着李悠,认真地说道,“也许提修就差这么一点帮助!”
  李悠居然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萝蕾芙插话道:“提修没让我们跟过去……”
  “但也没说不让。”
  “……”
  “但是我们怎么找提修?”李悠再问,“我们不知道提修到哪里去了。”
  “我会追踪术!”安德蕾雅伸手比划着,“我们可以凭借追踪术找到提修!”
  “你是说你那个用十次,九次原地瞎转的追踪术?”
  “我保证这次成功!”
  安德蕾雅脸色难得的有些涨红,伸手在空中划了三下,一个类似之前提修在空中构建的血液指针模样的白色指针出现了。
  白色指针在他们的目光中先是颤动了几下,而后开始疯狂自转。
  安德蕾雅看了指针良久,伸手抱起李悠扔了出去。
  “?”
  李悠落在地上,一脸懵逼。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没法追踪提修就谈不上去帮忙。
  看着她们心不在焉的,李悠也没说话。
  到了晚上,李悠表示他守夜,让她们睡觉。
  “我没有战斗力,你俩养好精神,有情况还需要你们呢。”
  ……
  看着噼啪作响的火堆,李悠一动不动。
  他没有手臂,也没有提修的经验,只能看着火堆的火一点点变小。
  几根树枝扔进火里,火焰重新升腾。
  李悠离火过近,差点就被烧到。
  “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李悠看着若无其事的安德蕾雅:“你干什么?”
  “去方便啊。”安德蕾雅将头发别在耳后,笑道,“怎么?你还要去看吗?好色的史莱姆?”
  “我陪你去。”还没等李悠说话,萝蕾芙就站起身来。
  安德蕾雅愣了下,而后低落的应了一声。
  不过一会儿功夫,她们就回来了。
  安德蕾雅一言不发的钻回了睡袋,萝蕾芙也钻了回去。
  还没过一会儿,安德蕾雅又坐了起来。
  “我要去方便。”
  萝蕾芙紧跟着坐了起来。
  看到萝蕾芙坐起来,安德蕾雅又默默躺下。
  然后就这么折腾了一个小时。
  平常暴躁易怒的萝蕾芙就这么默默陪着安德蕾雅折腾了一个小时。
  直到最后,安德蕾雅先怒了。
  “我要去找提修!”
  李悠开口:“你怎么找?”
  “……总会找到的。”
  沉默良久。
  “你说话啊!”
  “我说什么?”李悠慢吞吞的把身子支起来,“我说什么你还听得进去吗?”
  安德蕾雅二话不说,就要奔着诺玛森林跑。
  “站住。”萝蕾芙开口,“我全力的话你跑不掉。”
  安德蕾雅跑了几步,而后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呼……”李悠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也有在乎的人啊……”
  “毕竟是她的哥哥啊。”萝蕾芙也叹息。
  “哥哥啊……啊?!哥哥?”李悠愣了下,而后惊叫起来“提修是安德蕾雅的哥哥?!”
  他们俩真的是同一对父母所生的?!他还以为是安德蕾雅喜欢提修呢。
  “嗯,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安德蕾雅会听提修的话?”
  “我去!一点都不像好吗,我在你们那一年都没听你们提起过。”
  萝蕾芙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兄妹感情真好呢……”
  李悠想了想自己的哥哥,呵呵,八成自己穿越前出事就是他干的。
  他们再度沉默,只剩下安德蕾雅的哭声。
  过了很久,李悠说道:“要不……我们去找提修吧……”
  萝蕾芙惊讶抬头:“怎么连你也?”
  “我想我可以找到提修。”
  “怎么找?”萝蕾芙皱眉。
  安德蕾雅已经抽噎的哭声也变小了。
  “我……嗯……刚才偷偷吃了点肉……”李悠有些心虚地说道。
  “没关系啊,不就是吃肉嘛,我们精灵也吃的……你吃了疯狂种的肉?!”萝蕾芙声音拔高了两个档,“你知不知道疯狂种会导致你也陷入疯狂?!”
  “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你知不知道……”萝蕾芙化身唐僧,开始了苦口婆心的教育。
  “停!打住!”李悠赶紧叫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要是出问题了,等回去再说不迟。”
  没等萝蕾芙说话,李悠赶紧和盘托出:“我获得了些能力,其中有一个是可以追踪气味的,我刚才大概试了下,可以指示方位。”
  “这……”萝蕾芙有些犹豫。
  安德蕾雅蹲着,一点点凑了过来。
  “所以说,追踪提修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安全找到提修。”李悠滚动了一下,滚到安德蕾雅面前,“方向没错,是诺玛森林里面,但是你们俩绑起来都不够提修一个手指头的,而我连个汗毛都凑不上,所以说咱们三个闯进去能不能帮忙都是两说,这点,你考虑好了吗?”
  安德蕾雅沉默了一会儿,“嗯”了一声。
  “那好,第二点,还有重伤号在这里,我们……”
  “你把他装起来不就好了。”
  “我是可以把他装起来,但是……卧槽你怎么知道我能把他装起来?!”李悠惊恐的看着依旧把头埋在膝盖间的安德蕾雅。
  “看见好几次了……”
  “我去!”李悠抖了下,“那好吧……这点过……那么,如果萝蕾芙也同意,天亮出发。”
  “萝蕾芙……”安德蕾雅低低喊道。
  “我……”萝蕾芙揉了揉额头,“同意……”
  “太好了!天亮我们就走!”安德蕾雅跳起来,去收拾东西了。
  再看她的样子,眼睛根本没红。
  “也就是说……她刚才是装的……”李悠气结。
  “多少年之前她就会用这招了……”
  “所以说,你俩合起伙来框我?”
  “我没说话……都是安德蕾雅……”
  “所以说,刚才去方便的时候商量好的?”
  “……”
  “……所以说,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安德蕾雅走到李悠旁边坐下,一把把李悠抓到怀里:“不!可!以!”
  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