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十七章 援军

第十七章 援军


  “不!!!”黑袍兽人试图去抓结晶碎块,却如同年迈老人一般摔在祭坛上,趴在祭坛边上愣愣看着深渊深处。
  李悠落在十字架上,看着黑袍兽人的样子,一点同情的意思都没。
  在将亡魂君主赠予的所有的一次性技能一口气打出后,他这个水货半神也恢复了掠食虫王级的战斗力,连附加的体质提升也消失了。
  看黑袍兽人现在没有和自己玩命的意思,他也就不去作死了,只期望他们都陷入沉痛哀悼神明之中,别来找自己。
  黑袍兽人在那趴着,半龙人和暗精灵早就红了眼。
  “卑贱的史莱姆!你做什么?!!!”半龙人咆哮出声,“该下地狱的杂种!!!”
  暗精灵席莱拔出腰间的匕首,向后退去。
  李悠直接一个灵魂震颤打过去,席莱全身一震,原本已经融入黑暗的左脚再度收回,痛苦的捂着脑袋。
  “没用的,我可知道你们融入黑暗也是有限制的。”李悠晃悠几下,庆幸之前看的创世纪里有关于暗精灵的记载。
  “你?你居然能说话?!”半龙人惊叫道,“史莱姆怎么能说话?!”
  “愚蠢的家伙,你真的以为我是普通的史莱姆?!愚蠢!”李悠怒喝道,“即便我泯灭了那愚蠢的家伙你们也不明白我的强大?!果然!蝼蚁终归是蝼蚁……”
  李悠开始忽悠下方开始有些举棋不定的两人。
  只要把这俩货镇住,他也许可以带着提修他们安然离开。
  可惜,想的很好,现实相反。
  看上去已经被深深打击的黑袍兽人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一双老眼定定盯着李悠,看得他心中发毛。
  黑袍兽人张了几次嘴,最后嘶吼出声:“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我要让你痛苦十万年!!!”
  李悠抖了一下,刚准备说什么,就见黑袍兽人拔出一把银质小刀,然后猛地刺进胸口中。
  “啊!!!”
  血液喷涌而出,撒向深渊。
  “见鬼!”李悠心中一寒,如果他不是唬人的话,以生命为代价施展的,无论是什么技能都是可怕的,更何况,这下面就有个现成的恐怖怪物!
  想要先把提修他们收进物品栏,却发现他距离其他十字架都太远了,连丝线都吐不过去,更别说他自己跳了。
  “嗷!!!”
  深渊下方出来渗人的嚎叫声,李悠听得出那是之前那尊树人的声音,他向下方看去,只看到两个血红的光点。
  “拼了!死了就死了吧!”李悠可不想坐以待毙,“狂化!!!”
  他猛地向提修的十字架跳了过去,同时将脚下的十字架连同半龙人收进物品栏。
  “战斗力提升:百战级。”
  砰!
  李悠猛地撞在了提修的十字架上,要不是赶紧吐出丝线粘住,险些就掉进深渊里。
  “这就是百战级的感觉吗?”李悠暗喜,“感觉真棒。”
  之前的半神级战力只是因为技能的原因,身体素质提升极少,而现在狂化进入百战级,能清晰感受到全方位的提升。
  听着深渊下传来的震动,李悠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
  这次,他向着安德蕾雅的十字架跳了过去,提修连同十字架一并被装进物品栏,消失不见。
  “这!这到底是……”看到连续两个十字架消失,祭坛上的半龙人有些发蒙。
  “阻止他!”席莱怒吼,“他没有那么强!他是想逃跑!”
  而这时,李悠已经收起安德蕾雅,向着萝蕾芙的十字架跳了过去。
  半龙人看了眼已经跪倒祭坛上的黑袍兽人,怒吼一声,扇动背后的龙翼,向着李悠冲了过去。
  “老老实实在下面待着呗。”
  李悠看半龙人即将到面前的时候,收起了萝蕾芙和十字架,吐出丝线粘在半龙人身上,将自己甩向祭坛。
  看着暗精灵已经准备在自己落地时给自己致命一击,李悠强行发动灵魂震颤,他和暗精灵一同惨叫出声。
  “额!”李悠晕乎乎地落地,几乎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不过看到已经跪在地上的暗精灵,他心中有些暗爽。
  “吼!”被戏耍了的半龙人飞回,再次向着李悠扑来。
  他强撑起身体,准备迎敌。
  轰!
  轰!
  轰隆隆!
  洞窟上方塌陷出一个大洞,一只巨大的木质手掌探了进来,将更多的土石抛开,洞口被挖的更大。
  “我看见了!是史莱姆兄弟!!!”只听上方传来惊喜的喊声,一个黑影从上方跳了下来。
  半龙人只听上方一声怒吼,身后热浪来袭。
  李悠看着半龙人在空中被拦腰斩断,而后面前落下一个保持着挥刀下砍动作的威猛兽人,手中抓着一把长约两米的宽厚大刀,上面刻满了繁密的血色纹路,刀身发出滚滚热浪。
  露出的獠牙,狰狞的面孔,贲起的肌肉,满身的血污,这才是李悠心中对于兽人最原本的印象,现在这些都在从天而降的德洛克身上完美体现出来了。
  “呼!来得太是时候了。”李悠松了一口气。
  “哈哈!太好了史莱姆兄弟!”属于兽人的威猛消失了,德洛克一脸憨笑,“我就知道你没出事!对了!提修他们呢?!”
  “他们都安全!咱们赶紧走!”李悠跳到德洛克肩上,“都谁过来了?”
  “熔火叔叔,潘西叔叔,还有我父亲都来了。”
  “那太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赶紧走!”
  “嗯!”
  巨大的木质手掌再次探了进来。
  “等会儿,把苹果,哦不,把那个金色圆球拿着!”
  “嗯。”德洛克一把抓向金色圆球,立刻就被震飞了出去。
  “我去!”李悠和德洛克一起摔在地上。
  “这什么东西啊?”德洛克甩了甩有些发蒙的脑袋,“我感觉好像脑袋被打了一锤子一样。”
  “我看他们都能随便拿的。”看着又开始震动的金色圆球,李悠喊道,“走!不要这鬼东西了!”
  “嗯!”
  德洛克抓起李悠,向着等着他们的木质大手跑去。
  “嗷!!!”
  一只腐烂的木质手掌探出,一把抓住了上方伸下的木质手掌,将和它比起来如同婴儿般的手掌抓了个粉碎。
  “啊!”上方传来树人痛苦的喊叫,木质手臂收了回去。
  “这是什么?!”德洛克瞪着眼睛看着几乎占据整个洞窟的腐烂手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树人?!”
  “等它全出来之后,咱谁都跑不了!”李悠急道,“这里快塌了,咱们走后面!”
  在攥碎了上方树人的手掌后,腐烂的手掌拍向了祭坛。
  “跳!!!”
  德洛克没有犹豫,带着李悠从祭坛上跳了下去。
  轰!
  腐烂手掌拍在了金色圆球上,金色圆球发出了极强的光波,瞬间将祭坛上半部分震得粉碎,腐烂手掌被震得再次抬起。
  砰!
  德洛克重重落地,将再次变小的长刀插回刀鞘。
  “我们走那条小道!”李悠想起之前的通道,“那边应该可以出去!”
  “知道了!”德洛克发足狂奔,向着李悠过来的通道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