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十八章 逃离 上

第十八章 逃离 上


  轰!
  地面塌陷,一只腐烂的树人手臂从下方伸了出来,狠狠拍在了地上。
  “走!离开这里!”矮人王熔火怒吼道,“这树人大半还在地下,先把它从地下弄上来!”
  一只身着土黄色长袍的地精被旁边的兽人抓起扛在肩上向外跑,他本人却一点都没受到影响,看着伸出来的手臂盘算着什么。
  “潘西!”熔火跑到他们旁边叫道,“你那什么龙爆弹还有吗?!”
  “安全的只有那一颗。”兽人肩上的地精回答道,眼睛依旧盯着胡乱挥舞的腐烂手臂。
  “安全的?那不安全的也行!”
  “嗯,我知道。”潘西不再看那腐烂手臂,低头对着挂在胸口的黑牌子说道,“将那三颗龙爆弹准备好。”
  黑牌回答:“明白。”
  “三颗?!”熔火叫道,“德洛克他们还在下面呢,你想把他们一起送去见神明吗?!”
  “我大概算了下。”潘西推了推眼镜,“以这手臂的大小来看,下面这尊树人的体型已经远超生命古树了,三颗龙爆弹一起才能给那树人重创,而且以那树人的体积可以吸收最大的爆炸伤害,其他的对于有巨象獠牙的德洛克来说没有问题。”
  “我倒是无所谓,比尔博姆你不担心吗?”
  “我放心!”奔跑的兽人裂开大嘴笑道,“我儿子可是很强的!”
  “那好吧。”熔火点头,“现在首先要把下面那树人弄出来。”
  “龙族那帮家伙不正憋了一肚子火了吗?”比尔博姆指了指天空,“你听,已经开始了。”
  “洛!福萨!巴维克!……”
  随着威严的古龙语响起,天空为之变色。
  原本晴朗的天空昏暗下来,云层卷成一个漩涡,漩涡中心雷弧涌动,不时有轰鸣声从中传出。
  “这帮家伙!”熔火急忙对着黑牌喊道,“克耶莫!你们离开了吗?!”
  “我们已经离开。”这是克耶莫的声音。
  “呼……还好。”
  “但是特莉萨好像进去了!”
  “什么?!”
  “不用担心。”潘西说道,“特莉萨绝对有把握。”
  “特莉萨是出色的战士。”比尔博姆说道,“战士知道如何躲避不必要的危险。”
  “可这毕竟是……”
  轰!
  随着最后一个龙语音节的结束,一道粗壮的闪电从漩涡深处力劈而下,正中腐烂的手臂。
  “嗷!!!”
  腐烂的木质手臂变得焦黑,大量腐烂木质燃烧着落下,点燃了森林。
  当这道闪电劈完之后,龙语再度响起,刚平静下来的云层再次翻涌起来。
  “快走!”熔火催促道。
  “可惜。”潘西叹了一口气,“之后诺玛森林只怕就要消失了。”
  ……
  德洛克刚带着李悠爬到通道口前,只听一声轰鸣,身后就传来了树人的哀嚎。
  “龙族这帮疯子。”李悠听到了龙语声,“现在就动用禁咒了?!”
  “龙族一向如此。”德洛克呼了一口气,“干净利落的作风。”
  轰!
  洞窟里又是猛地一震,树人再次哀嚎,挣扎得更剧烈,连带得整个洞穴摇摇欲坠。
  “快走,这里要塌了!”李悠最后看了眼悬空的金色圆球,“邪教四人组完了,就等这家伙被解决就完事了。”
  “邪教四人组?”德洛克带着李悠跑进通道。
  “嗯,一个黑袍男兽人,一个女兽人,一个半龙人,一个暗精灵,不对,还有个疯子还没死呢!”李悠这才想起那疯狂的精灵,“待会儿过去遇到精灵别犹豫,直接劈了他!”
  “嗯。”德洛克答应的爽快。
  很快,通道就到了尽头。
  “这是我之前待的地方。”李悠回忆了下,“再往前走还有个通道,那个通道应该可以通出去。”
  “好的。”德洛克加快了步伐。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跑出通道的时候,德洛克一声怒吼,倾斜身子,同时迅猛挥拳。
  李悠落在地上,就看到一道不浅的伤口出现在德洛克的肩膀上,如果不是德洛克反应迅速,这道伤口就会出现在脖子上了。
  “咳!”通道里一个身影爬起来,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他没死?!”李悠一惊,他瞬间就想到了原本应该和祭坛一起泯灭的那个暗精灵。
  “他的暗杀水平太差了。”德洛克微微压低身子,巡视周围,“刚刚要是特莉萨的话,我绝对躲不开。”
  在黑暗中的席莱几乎咬碎了牙齿,该死的兽人!该死的史莱姆!如果不是之前因为突如其来的剧痛导致自己遁入黑暗失败受到重创,他怎么怎么可能杀不掉一只蠢笨的兽人!
  去死吧!席莱盯着德洛克,还有他后面的史莱姆,我还有机会,杀了你们,只要一刀……不!我可以在黑暗中自由行走,我可以慢慢的,让他们在黑暗的恐惧中死去,对!就是这样!
  席莱几乎已经闻到了匕首划过他们喉咙后,喷涌而出的甘美血腥味了。
  卑贱的史莱姆没有甘美的血液。席莱默默补了一句,不过他会直接将它踩烂。
  “真弱啊。”
  席莱只听到耳边传来有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就感觉喉咙微凉,紧接着剧烈的痛楚从喉咙处传来,还有他最爱的血腥味。
  所有疑惑、恐惧、震撼全都消失而去,最后就连意识也沉入黑暗中。
  “我就把这句话当成夸奖了。”一名暗精灵从黑暗中走出,漫不经心的擦拭着手中的匕首,“虽然我很不喜欢和一个叛徒对比。”
  墙角处,一名暗精灵倒在了血泊中。
  “特莉萨。”德洛克又恢复了憨笑的样子。
  “这里我知道怎么出去。”特莉萨将擦拭干净的匕首插回腰间,“跟我来吧。”
  “嗯!”
  李悠环顾四周,这里的确是之前自己所待的那个洞窟,地上的血迹还有自己之前掉落的身体组织可以证明,但是不仅那个疯子精灵消失了,就连被手臂洞穿了身体的禁忌黑魔法师的尸体也没了。
  “特莉萨,你在来之前看到过这附近有一只精灵吗?”
  “精灵?没有。”特莉萨看了李悠一眼,“如果看到的话,他已经死在我的刀下了。”
  “真是个要命的后患。”李悠有些头疼,不知道那个疯子准备做什么。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和他还认识呢。”特莉萨向着另一个通道走去,“如果是他的话,他想躲,我们找不到他的。”
  “你认识他?”
  “当初最有名的精灵,谁不认识?”
  德洛克恍然大悟:“你们是在说西奥多吗?他在这里?”
  “当初诺玛森林深处一直被划为禁地,不让各族轻易深入,我们也没能仔细探查。”特莉萨的身影没入黑暗中,“但这里的确是他最有可能来的地方。”
  “你们说的西奥多是很疯狂的吗?”李悠问道。
  “疯狂?算是吧。”德洛克摇头,“当初我也见过他,看上去很优雅的精灵,只是最后据说是吃掉了生命之树的一部分树心后逃跑了。”
  “卧槽?!”李悠没法想象被重重防御,而且自身战斗力也不弱的生命之树,是怎么被一只什么都不会的精灵啃了树心的。
  “嘿!我可不觉得我们有时间闲聊。”通道里传来特莉萨的声音,“如果你们不想被活埋的话。”
  “知道了。”德洛克回应一声,俯身将李悠抓起放在肩膀上,“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嗯。”李悠抖了一下。
  德洛克带着李悠跑进了通道。
  “真是危险啊,差点就被发现了……哈,可怜的家伙……”在李悠他们离开一会儿后,一个声音在洞窟中响起,“不过这样也好,你们也算是全都为至尊神明献身了……我来带着你们一起吧,看看最后是我会不会和你们一样……哈哈哈哈……”
  洞窟中暗精灵的尸体消失了,只留下一滩迅速变黑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