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十九章 逃离 下

第十九章 逃离 下


  通道格外的长,特莉萨和德洛克跑了很久都没到头。
  李悠打开系统查看小地图,上面显示他们的确是沿着一条直线前进的。
  “这么长的通道啊……”李悠听着上面不断的震动声,有种随时会被活埋的不安感。
  “获得神明的注视。”
  啊?这时候谁注视我?
  “你获得未知神明的仇视。”
  “卧槽?!没弄死他?!”李悠惊叫。
  “怎么了?”德洛克吓了一跳。
  “赶紧跑!”李悠喊道,“那个神明又醒过来了!”
  “你们谁都跑不了!!!”怒吼声从后面传来,“我要撕碎你们!!!”
  “真是个不好的消息。”特莉萨加快了奔跑速度。
  李悠也急了,他所有至高技能刚才都一股脑的扔出去了,现在手里一个防身的都没有,等那神明来了,他们谁都跑不了。
  哗啦啦!
  锁链声响起,尖锐的破空声从身后袭来。
  德洛克怒吼一声,从背后拔出刀来,回身直劈在锁链上。
  锵!
  昏暗的通道中被迸溅火花照亮些许,又迅速昏暗。
  德洛克倒退数步,手中的刀才刚变成宽厚的大刀。
  “这里你挥舞不开。”特莉萨准备踏入黑暗中,“你们先走,我挡住它。”
  “你们谁也别想跑!!!”锁链再次绷得笔直,带着尖锐风声直刺过来。
  “给你个舒服的!”还没等锁链到近前,李悠灵魂震颤先行发动。
  怕效果不够,李悠忍着来自灵魂的剧痛,再次发出灵魂震颤。
  锁链在空中僵住,而后落在地上。
  李悠哀嚎一声,好悬没直接昏过去。
  “嗷!!!”
  深处传来树人痛苦的哀嚎声,这一次,周围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猛烈震动。
  咔!
  咔!
  周围的石壁上,裂纹迅速蔓延。
  “快跑!”特莉萨高呼。
  德洛克接住掉下的李悠,跟着特莉萨狂奔。
  ……
  “都这么久了,德洛克他们怎么还没出来?”半龙人多恩有些着急。
  “放心吧!”兽人王比尔博姆笑着拍了拍多恩的肩膀,“我儿子可是从诸多危险中都能安全脱身的,这次也难不倒他!”
  “要是我儿子进去了,我可做不到你这么放心。”矮人王熔火摇头。
  地精王潘西在一旁通过通讯符文和其他种族联系着:“好的,我知道了。”
  “怎么样了?”熔火问道。
  “下面动静越来越大,尤其是刚才,应该是什么刺激到了那树人,看样子树人要出来了。”
  “太好了!”比尔博姆笑了起来,手已经搭在背后的刀柄上,不断摩挲着,“我期待这样的战斗已经很久了!”
  熔火没理比尔博姆,继续问潘西:“还有其他消息吗?”
  “亚丽克希亚把战争古树传过来了。”潘西仰头看着空中一点点清晰起来的大型魔法阵,“为了对付下面的树人,也算为了保护生命古树。”
  “也是我们没有准备好。”熔火看了眼远处严阵以待的生命古树树人,一眼就可以看到它缺失的右手,“好在没伤到根本。”
  “其实不需要生命古树过来的。”比尔博姆摇头,“即便是生命古树在体型上也不是下面那树人的对手,更何况,他还缺失了一部分树心。”
  熔火默默点头,如果说之前的生命古树,未必不能强行让自己变得巨大到能和树人对抗的地步,只可惜现在即便生命古树想这么做,轻易也做不到了。
  “做好准备。”潘西盯着诺玛森林深处,“要出来了!”
  熔火取下腰间的锤子拎在手里,比尔博姆拔出了身后的刀,多恩震动双翼,飞向高空。
  “巨象獠牙给了德洛克,那你这把呢?”熔火扫了眼变大后长刀。
  “也不错!老巫做了很久的!”比尔博姆说着,眼睛却一直紧紧盯着前方。
  “嗷!!!”
  腐烂的木质手臂带起漫天土石,无数古木被掀飞空中,一尊巨大的树人从地下挣扎而出,一对眼睛散发着渗人的红光,浓郁的血腥味散发开来。
  “让人不舒服的味道。”熔火皱了皱眉头。
  旁边的比尔博姆早就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空中的血腥味让他的眼睛都带上了一丝血色。
  潘西正准备下达指令,就听到传讯符文中传出克耶莫的叫声:“等一会儿!生命古树看到了德洛克和特莉萨!”
  “我看到了!”多恩喊道,向着森林深处飞去,“我去接应他们!”
  “吼!!!”树人刚将上半身挣扎出来,就看了从塌陷的通道中跑出的德洛克他们,“死!!!”
  腐烂的手掌带着巨大的风压向下拍去。
  “不行!多恩一个人拦不住那树人!”熔火手臂上的肌肉贲起,筋脉血管凸出,身上的皮肤开始变红,甚至能依稀听到他身体中传出如同河流激荡的声音。
  “那我去帮他!”比尔博姆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在森林中了,他刚站立的地方只留下一个明显的坑。
  “暂停发射。”潘西对着传讯符文说了一声。
  在诺玛森林深处,德洛克体验到了小时候被魔兽追逐的感觉,不过这一次的魔兽体型实在太过庞大了些。
  感觉到几乎将他压倒的风压从上空降临,德洛克将李悠扔向特莉萨,拔出刀来,劈向空中拍落的手掌。
  “吼!!!”
  ?
  德洛克楞了一下,谁叫的啊?声音那么大?
  轰!
  德洛克被气浪震得仰天摔倒在地,接住李悠踏入黑暗的特莉萨被直接震出了黑暗。
  比尔博姆重重落地,连退五步才站稳,地上留下几个深深的脚印。
  树人拍下的手臂被震起,自身都微微后仰。
  “痛快!”比尔博姆将深陷土地中的双腿拔出,一脸激动的怒吼道,“再来!”
  只可惜,他手中的大刀没能继续支持他的高涨的战斗欲望。
  咔!
  原本看上去厚重的大刀上布满了裂纹,在比尔博姆挥动时碎裂掉在地上,只剩比尔博姆拿着刀柄,看着一地的碎片发呆。
  “父亲!”德洛克喊叫着,将手中的巨象獠牙扔了过去。
  看到德洛克,比尔博姆拍拍额头,这才想起过来的主要目的。
  “你们先走!”比尔博姆一把抓住巨象獠牙,“我先和这家伙对上几下!”
  比尔博姆腰间的传讯符文传出潘西的声音:“一起离开,要发射龙爆弹了。”
  “好吧……”比尔博姆有些遗憾的看了眼树人。
  “等会儿,帮我把锤子捡回来。”通讯符文传出熔火的声音。
  轰!
  树人的体外出现一个巨大的光罩,而后破碎开来,一把锤子从空中落下,深深陷进土里。
  “好吧,我看到你的锤子了。”比尔博姆将锤子拔出,脚掌微微陷入土中,“你这锤子又重了?!”
  “当然。”熔火的声音中带着些自豪。
  “赶紧离开!龙爆弹要发射了!”潘西的声音有些急切。
  “这么快?!”比尔博姆急忙招呼德洛克和特莉萨。
  “机会难得。”
  李悠刚清醒一些,就又被接连不断的情况弄得头晕目眩。
  好不容易看清楚自己在那里,就听见一个兽人厚重的声音吼道:“到我这里来!龙爆弹要来了!!!”
  龙爆弹?那个地精最新的研究成果?要来了什么意思?
  轰!
  李悠只觉脑袋里嗡的一下,就什么都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