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二十一章 神力交锋

第二十一章 神力交锋


  等李悠好不容易追进森林,德洛克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好在有震动为他指路,小心翼翼地躲过不断倒塌的树木,李悠向深处弹去
  为什么会这样?!挥舞着腐败树人手掌的神明想着,本来应该找一个生灵当做容器后,想办法将原本的身体解放出来,为什么现在会沦落到占据这副当养料的木柴中?
  该死的神明!是他们偷袭自己,将自己封印起来,才让自己如此狼狈!
  该死的仆人!他们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
  还有该死的史莱姆!对!还有它!低贱的东西!
  神明透过树人血红的双眼巡视着森林中。
  跑到哪里去了?!我一定要找到他!碾碎他!将他的灵魂折磨万年!
  可他并没有在森林中找到李悠的踪迹,反而看到了正向他冲来的生命古树以及后面跟着的四尊战争古树。
  “那就先从你们开始吧!”神明发出怒吼,腐烂的手臂挥向生命古树,“成为我的祭品吧!”
  生命古树回以拳头,两只拳头打在一起,而后迅速分开,生命古树踉跄着向后退去,腐烂树人只退后了一步,又再次疯狂地扑了上去。
  生命古树退后了,后面的战争古树迎了上来,面对着体积数倍于他们的腐烂树人,战争古树毫无惧色,手臂上浮现出金属的色泽,四个拳头狠狠砸向腐烂树人的身躯。
  “就凭你们这些虫子!”
  锁链再次腾空,将四尊战争古树的手臂缠住,而后狠狠的拉向地下。
  四尊战争古树倒地,尽管奋力挣扎,却不能摆脱手臂上的锁链。
  随着锁链越收越紧,他们手臂上的金属色泽也消退,手臂被勒出深深的印痕。
  腐烂熟人正准备将被束缚的战争古树的树心掏出来,只见森林中蹦出一只兽人,举刀向自己劈来。
  对于这名兽人,神明有一些印象,他想起了自己一开始想要拍死史莱姆时,这个阻挡自己的家伙。
  “死!!!”
  树人手臂朝着比尔博姆拍去,手臂上带着黑色的光芒。
  比尔博姆浑身的肌肉贲起,一道道狂野的纹路以火焰燃烧的样子浮现出来。随着和树人手臂越发接近,比尔博姆几乎化作了一个人形火炬,将树人手臂散发出来的黑气烧了个一干二净。
  砰!
  比尔博姆以更快的速度落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树人的手臂微微抬起,手掌上出现一道深深地伤痕。
  树人怒吼着拍落手掌,将比尔博姆砸出的大坑狠狠拍在手下。
  当神明准备再抬起手臂拍下时,就听到远处传来沉重的呼呼声,他依稀看到有一个黑点,正在向他快速逼近,上面似乎还缠绕着些电弧。
  神明控制树人伸出手去,接住了那个黑点。
  轰隆!
  炸雷声在手心中响起,神明看见耀眼的雷光在自己手心中闪现,而后化作凶猛的烈火顺着树人的手臂蔓延上来。
  神明毫不在意,看上去凶猛的火焰,在树人身上的黑气渐渐浓烈后不得寸进,而后就一点点的熄灭了,黑点也落到地上消失不见了。
  熔火摇头,迈开腿去捡自己的锤子了。
  多恩飞在空中,开始念诵古龙语,一个个音节和天空中正在回荡的古龙语相应和,天空中的雷霆落下的更频繁了。
  神明有些烦躁,虽然天上的雷霆对他来说,起不到太大的伤害,但是树人本身的意识因为疼痛而开始反抗他。
  “没用的木柴!”神明心中更加愤恨,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史莱姆他早就应该在一具良好的容器中了!
  心底狂躁,天上的雷霆让他更为恼火。
  “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们这些该死的爬虫吗?!”神明怒吼,一副巨大的魔法阵图出现在树人身后,随着繁奥的纹路一步步勾画出来,空气中开始弥漫起让人恶心头晕的黑色雾气,并逐渐在树人身边汇聚,几乎完全将树人的身影掩盖其中。
  比尔博姆艰难地将树人的手掌举起些空隙,跑了出去。
  生命古树感应到黑色雾气中的邪恶力量,看着在雾气中不动了的腐败树人,以及被束缚地上的战争古树,生命古树毅然选择扎根下来,对抗雾气。
  “雾气好像正在抽取我的力量。”比尔博姆重重喘息着,“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
  熔火拿着锤子在空中挥动着,周围的黑色雾气如同虚幻,在这般挥动之下,连一点移动的迹象都没有。
  李悠跳上一棵大树的树枝,耳边满是嘈杂的声音,似乎在哭泣,又像在狂笑,纷纷杂杂,听不清楚。
  “这周围怎么黑起来了?”看着周围景象几乎都被黑雾笼罩,李悠心中越发不安,“赶紧先找到德洛克他们。”
  “熔火!……博姆!听……”比尔博姆腰上的通讯符文中断断续续传出潘西的声音,“小心……必要时……神明……”
  通讯中断了。
  “干扰通讯符文。”熔火扫了眼几乎要将他们完全吞噬的黑雾,“有点像人类那边战争用的黑魔法。”
  “黑魔法怎么能和神明施展的邪术相比?”比尔博姆身上的纹身,再次剧烈燃烧起来,“潘西的主意不错,也只有神明才能对抗神明。”
  “的确是个好主意。”熔火身体里发出咔咔的响声,原本矮小的身躯逐渐拔高,很快就变得比比尔博姆还要高大,上身衣物完全破掉。
  在他裸露的身躯上一道闪电型的纹身格外醒目,以闪电纹身为中心,电弧激荡,雷电在周身环绕,不断击打在地上溅出耀眼的火花,头发胡须在雷电的刺激下,如同钢针般根根挺立。
  “是图索和赫瑟的气息!”神明感应着黑气中出现的两种他熟悉的气息,怒吼出声,“原来是你们的信徒,那就让他们以更痛苦的方式死去吧!”
  树人身后的巨大魔法阵上纹路转变,原本漆黑的雾气中掺杂了些许红色,带着种甜腥的气味。
  “大范围邪术吗……”潘西看着几乎笼罩整个诺玛森林的黑色雾气,眉头紧皱,右手摸着左手上一个不起眼的印记,正要下决心时,就听到一个柔和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潘西,后退。”
  “亚丽克希亚?”潘西依言后退。
  一个笼罩整个诺玛森林的庞大魔法阵出现,一道粗壮的光柱降临,瞬间将诺玛森林中的黑雾消散大半,露出了已经变得暗红色的腐烂树人。
  “泰贝莎!”神明扬天咆哮,看着天上出现的女性虚影,身上散发出的黑气更加浓烈,向着天空中落下的光柱涌去。
  “可不能只让亚丽克希亚一个人出力。”比尔博姆拔出长刀,身后一个虚幻的兽人出现,和比尔博姆握着一把相同的长刀,同步的向树人挥出一道血色刀光。
  变大后的熔火长出一口气,他举起手中的锤子,对着腐烂树人的方向压下,一柄巨大的雷电之锤凝聚,如同锤打铁器般,照着腐烂树人狠狠砸下。
  “既然你们还在,那就都给我去死吧!”神明怒吼着,墨绿色的光芒从腐烂树人眉心处那满是裂纹的方形晶体上发出,同时迎向代表着三名神明力量的攻击迎去。
  似乎是感应到了神明的力量,天空中的女性虚影,比尔博姆身后虚幻的兽人,天空中雷电构筑的战锤,威势暴涨起来,三股力量交织一起,将腐烂树人一点点向下压去。
  “还妄图压制我?做梦!我才是最强的!都给我去死!”神明几乎陷入疯狂,勉强合拢的方形晶体上裂缝更加的细密,原本被压制的墨绿色光芒再度暴涨,猛然将所有力量吞噬其中,向外扩张出去。
  比尔博姆和熔火在全力攻击后就失去了力气,天空的魔法这也消失了。
  即便生命古树拼命抵抗,依旧没法阻挡墨绿色光芒的扩张。
  比尔博姆准备再挥一刀。
  “我想再喝口酒。”熔火恢复成原本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们看着生命古树张开的结界被击碎,而后周围瞬间黑了下来,他们等了很久,也没发现再有任何变化。
  “我们已经死了?”比尔博姆摸了摸身上的伤口,“这没什么区别啊?”
  “我刚才似乎看见了史莱姆。”熔火抓着自己的大胡子。
  “史莱姆?怎么可能?”比尔博姆将长刀扛在肩上,“只是幻觉吧,我还听见我儿子叫我呢。”
  “你听到的是真的。”熔火伸手指了指他的身后。
  “啊?”比尔博姆回身,只见德洛克和克耶莫向他们俩跑了过来。
  “父亲!熔火叔叔!你们也进来了。”
  “你也战死了?”比尔博姆挠头,“我还想我死了之后你能带领族人们呢。”
  “不是的父亲,我们没有战死!”德洛克赶紧解释,“史莱姆将我们收了进来。”
  “我就说是史莱姆吧。”熔火抓着胡子,“那这么说来,应该是刚才那种可以收纳生命的空间魔法,真是我见过最让人惊异的史莱姆。”
  德洛克一脸焦急:“但是史莱姆自己好像没进来!”
  比尔博姆猛然变色:“糟糕,那史莱姆怎么办?!”
  “怕是已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