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二十六章 生命古树苗

第二十六章 生命古树苗


  “干的漂亮绿球。”阿德拉勉强露出些笑意。
  虽然最后没能完全消灭邪恶神明,但至少留下了对方想要拿走的东西。
  没听到李悠回答他,他走过去,把李悠抓了起来:“昏过去了?”
  “看样子是最后的攻击让他透支了力量。”比尔博姆说道,“休息一下就好了。”
  “精灵族不是有月亮泉吗,让史莱姆进去呆一会儿就好。”熔火建议道。
  “那地方,我还记得上次史莱姆疯了一样从那里逃出来的。”阿德拉脸上露出笑意。
  “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到底都是怎么想的。”布里奇斯走到他们旁边,看了眼昏迷的李悠,“那么可怕的敌人逃跑了,你们居然还有心思说笑?”
  “不然还能怎样?愁眉苦脸的吗?”阿德拉俯身准备抓起金球,“提高戒备就好,嗯?树心?”
  阿德拉捡起一颗有些残缺的树心:“没想到这东西就在这。”
  “是那个疯狂树人的?”熔火看着残破黑色的树心,皱着眉头,“这树心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不管怎样,先把这树心带给精灵族的吧。”阿德拉又把金球捡起来,“他们更了解些,而且生命古树不就在外面吗?”
  “阿德拉!松手!”布里奇斯喊道。
  阿德拉一愣,而后猛的被震飞而去。
  比尔博姆、熔火、布里奇斯也遭受了同样的待遇,只有李悠安然待在原地,和金球、树心一起飘浮在空中。
  树心上长出根须,一点点扎进金色圆球中。而后一块被消化了一些的肉从李悠身体中拉出,连带一点李悠的身体组织。一起融合进了树心中,在金光的照耀下,树心的黑色一点点褪去,转变成生机盎然的绿色。
  原本残破的树心,在吸收了李悠一部分身躯组织和那块即将消化的肉后,开始一点点愈合,金光带着树心一并沉入土中,不久后,一棵幼苗从土中生长出来。
  阿德拉他们看着幼苗,一点点长大,最后成为一棵两米高的小树。
  “弄了那么半天就为了种一棵树?”阿德拉看着小树,“我们待会儿要不要把这棵树刨;了,把下面的神格拿出来?”
  “不用这样,我可以直接给你们。”小树的树干上睁开了一对眼睛,而后木质发生改变,一张带着善意却又有些滑稽的脸出现了(形象参考英雄联盟——艾翁)。
  阿德拉等人迅速摆出一副战斗姿态。
  “哦,别激动。”小树晃悠着将根须从地里拔出,化成树人的他摇晃着身子,“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对我充满敌意,但是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阿德拉眯着眼睛看着树人,问道:“你还记得你之前做过什么吗?”
  “当然,虽然那是一段很不美好的记忆。”树人晃晃脑袋,而后蹲在地上,“但那段记忆对我来说非常遥远,对我来说更像是别人的记忆。”
  他伸出手点在李悠身上,李悠原本因为神明力量而被侵蚀的身躯迅速复原。
  “你是生命古树?”阿德拉惊异的看着树人指尖的绿光下。
  “嗯,我的确是生命古树。”树人伸手,他的胸口处身躯的木质分开,金色圆球从中掉了出来,他拿起金色圆球,放在李悠身上,“准确的说,我现在是生命古树的树苗。”
  “精灵族会很高兴的。”熔火说道,“如果你真的没有恶意的话。”
  “我怎么会有恶意呢?”树人将李悠和金球一起托起,“我喜欢和平。”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布里奇斯盯着树人。
  “绿球现在怎么样?”阿德拉问道。
  “他需要休息。”树人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比在了嘴上,“他太累了。”
  “一般我这么说,多半这个人已经死了。”阿德拉耸肩。
  “怎么会?它的生命力非常旺盛。”树人急道。
  “开个玩笑。”阿德拉舒展了一下胳膊,向外走去,“好吧,战斗暂时结束了,我们走吧。”
  ……
  李悠觉得自己正在飘荡,感觉非常舒服自由,就像是脱离了身体的束缚一般。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好像有谁正在揉搓他的身体。
  “图索,你这做的是什么呀?”一个声音问道。
  “我在做最厉害的猛兽!”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有点像是兽人的嗓音。
  “可你这只是个球啊。”之前那个声音响起,“而且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材料啊?怎么都是绿的?”
  “泰贝莎那里弄来的,怎么了?”
  “从我那里拿了什么?”一个女声响起,“我看看。”
  而后那女声临近说道:“这是佩吉的实验材料,不是我的。”
  “没事儿。”那粗犷的声音满不在乎的说道,“能用就行。”
  “那你想要做什么呀?”女声问的。
  “图索说要做最厉害的猛兽。”之前的男声说道。
  “那你想好做成什么样子了吗?”女声问。
  “还没,只是做着看呢。”粗犷的声音回答。
  李悠感觉着身体被不断揉搓,不时能听见除了粗犷声音外的两个声音惊呼。
  “这个是什么呀?有点像丝萝做的那个叫马的生物呢。”男声。
  “这个像是提克做的虫子。”女声。
  “这个好丑啊。”女声。
  “哎,这个看着好好玩!”女声。
  “天哪,你做的这个是粪便吗?”男声。
  “你这个……”
  “好啦!好啦!好啦!”那个粗犷的的声音怒吼着。
  李悠感觉自己被迅速搓圆,而后一把蹲在了地上。
  “就这样不变了!”
  “这是什么呀?这又搓回个球了?”男声说道。
  “这就是你说的最厉害的猛兽?”女生问道。
  “这样就够了!反正佩吉不是说咱们做出来的生物会自行演化吗。”
  “可是一个球怎么演化呀?”男声问道。
  “也许它最后就会进化成最厉害的猛兽!”粗犷的声音说道。
  “我看你纯粹是做不出来。”男声说道。
  “谁说的!不信你看!”粗犷的声音急了。
  “我看什么看?不就是个球嘛!”男声说道。
  粗犷的的声音气急败坏:“最后要是他能演化成最厉害的猛兽,你就得给我做一把最厉害的的长刀!”
  “没问题,但要是他还是个球呢?”男声说道。
  “那我……那我……到时候我也变成个球!”
  “哈哈哈!两个绿球!”女声笑道。
  “哈哈!好!你说的,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你才是绿球呢!李悠模模糊糊的想着。
  嬉笑的声音远去了,他只觉自己泡在温暖的水里,让他感到十分舒服,只是这水温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热。
  “这样泡着就行了?!”特莉萨的声音传来,“你们精灵族的月亮泉怎么就像一锅开水啊?”
  “放心吧。”安德蕾雅的声音,“泡着很舒服的。”
  “肯定没问题。”这是萝蕾芙的声音。
  哦,我在月亮泉里……月亮泉?!
  李悠猛然惊醒,奋力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