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三十二章 海上

第三十二章 海上


  星辰海,变幻莫测。
  也许前一秒风和日丽,后一秒就暴雨倾盆,甚至有风暴、狂涛席卷而来
  但无论是东大陆还是是西大陆的人们,都从未停止过对星辰海的探索。
  每一次探索,只要你有勇气,而且足够幸运,你就有机会发现新的物种以及岛屿。
  当然,相对于那些有所发现的幸运儿,其他人大多都消失在了星辰海中。
  所有种族近万年来的探索,才发现了一条可以连接东西大陆的路线——神明应允的海路。
  说是神明应允的海路,也不过是相对于其他区域来说固定和安全那么一点,在这条以十七座岛屿为链接的海路中,也不乏危险。
  比如现在他们即将到达的第一个小岛,那里就是西大陆的海洋屏障——撕裂的洋流。
  那里的海流不像其他洋流一样,都是沿着同一个方向流动,而是在极小范围内,快速的不规律的流动,甚至半米宽的海面下面,就可能是两种向不同方向流动的洋流。
  船行驶在这上面,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结实点儿的,也许会左右摇晃,乃至打转倾覆。而不够结实的,就会直接被这种洋流撕成碎片。
  撕裂洋流也就此得名。
  此次出航的船队中,船的大小都是有一定要求的。
  过大了,会受到更多洋流的撕扯,对船身造成更大的负担,太小了,在星辰海上也会很危险。
  船队一共四艘船,三艘都是主要装载货物的,李悠他们现在所在的这艘,既是旗舰,也是客船。
  相对于那三艘船来说,这艘船的体积明显大了一些,船头是经过赐福的生命女神雕像,船身是经过兽族特殊炮制的木材制成,坚韧无比。配备地精制作的精良武器,说它是战船也名副其实。
  因为只装载了少量贵重货物,这艘船的空间很大,再加上充足的水源和食物的配备,可以保证他们在这航行中过得非常舒适。
  当然,晕船的除外。
  李悠待在船梆上看海,已经看了整整一个上午了,而德洛克就在他旁边吐了一上午。
  原本威猛的兽人,此时就如同一滩泥一样趴在船帮上,不时干呕一下。从上午吐到现在,他肚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
  “所以我说你带队那么多次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呕……”
  “行了,行了,你还是老实趴着吧。”李悠跳下船梆,凝聚手臂,将旁边一个被木盖盖着的木盆小心翼翼的推动到德洛克身边。
  不时有气味从中微微泄露,李悠都差点趴在船帮陪着德洛克一起吐了。
  “船长给你准备的药,待会儿就要进撕裂洋流了,你这副样子很可能会被甩出去。”
  李悠将盘子推到他身边,赶忙远离那里。
  就那味道,恐怕比传说中的鲱鱼罐头也差不到哪去。
  德洛克颤抖着伸出手去,将木盖掀开,一股惊人的腥臭味儿散发开来,李悠好悬没从船梆上掉下去。
  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一种跟藤壶一样的动物。
  他们吃各种腐烂的生物和植物长大,在长到一定程度后,从海底一直漂浮到海面上。在漂浮的过程中,会吸附在经过的船只或者大型鱼类身上
  这种东西可比藤壶还要恶心,根本就不能吃,只是那浓浓的腥臭味儿,连海中的鱼类都不愿靠近。
  每次出海后清理这些东西,成了所有水手最头疼的事情。
  这东西有一个通俗的称呼,叫“海屎”。
  但就这么一个众人躲之不及的东西,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个水手的恶作剧之后,发现了另一个用处,并流传开来。
  这东西在被火烤成焦炭状后,将它吃下,会有短暂压制晕船的效果,而且立刻见效。
  所以即便是万般无奈,这东西也会烤好后,严密的封锁在一个容器里,每艘船都会带上一些,用于治疗那些晕船的可怜人。
  德洛克就是那个可怜人。
  闻到气味后,德洛克连连干呕,迅速从里面掏出黑乎乎的一块向嘴里塞去,然后快速盖上盖子。
  李悠只是看着就想吐。
  德洛克猛地扑到船边,向下吐了起来,即便吐不出东西,但就那撕心裂肺般的干呕听得李悠都有些心悸。
  “卧槽……这东西真的能治疗晕船吗?”
  当德拉克吐得头晕目眩后,靠着船梆软软坐下。看上去的确有了效果,德洛克不再干呕了。
  “这种治疗方法真是……”
  德洛克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一点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哈哈,你们在这儿啊。”
  李悠和德洛克都是一惊,随着声音就看到了从船舱后探出头来的安德蕾雅。
  看着笑眯眯地走过来的安德蕾雅,李悠和德洛克齐齐打了个寒颤。
  “你可真会挑时候。”
  李悠正准备高喊提修的名字,就看安德蕾雅笑眯眯地看了看他和德洛克的反应后,就这么笑眯眯地离开了。
  “那是安德蕾雅?”
  “应该是的。”德洛克松了一口气。
  “转性了?”李悠有点摸不着头脑。
  说到转性,这一次提修苏醒过来之后就发生了一些让他有点忧心的变化。
  虽然他一直觉得提修是个冰块儿,但那只是表面,其实和他交流起来的话,可以发现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但这次醒来后,李悠能感觉到提修散发着一种从内而外的冷意,而且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但愿只是因为刚恢复的原因吧……”
  “啊?怎么啦?”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德洛克,挣扎着站了起来。
  “没什么。”
  德洛克站起身来,将那个小木盆还给一个水手。
  水手双臂直直伸向前方,接过同样直臂的德洛克手中的木盆,都是一脸严肃的模样,仿佛在交接什么神圣的东西一般。
  “各位准备好,我们要进入撕裂洋流了!”船长的声音响遍整艘大船,“通过撕裂洋流,我们就可以开饭啦!今天中午是美味的杜杜鱼,打起精神来小伙子们!”
  “哟!”
  水手们高呼一声,四散奔走,忙碌起来。剩下三艘船也收到了船长的讯息,同样做好了准备。
  船队的船长是一名年近两百岁的兽人,相对于兽人普遍三百岁的寿命来说,他已经是一名老者了。
  但是看现在站在甲板上遥望大海的船长,根本看不到丝毫老态,那模样看去,分明是一名意气风发的壮年兽人。
  “库克爷爷在这星辰海上跑了一百五十年了,撕裂洋流对于他来说很轻松就能渡过,放心吧。”德洛克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过去之后就能开饭了。”
  阿德拉从后面冒了出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东西的有效时间并不是很长吧,差不多我们过了撕裂洋流之后,你就又会晕船了,到时候……”
  阿德拉不怀好意的哼哼两声。
  一提到这个,德洛克的脸上明显白了一分。
  “进入撕裂洋流了!”一名水手喊道。
  只感觉船身一晃,而后剧烈抖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