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四十章 新的硬币

第四十章 新的硬币


  有了理查兹之后的旅程,不再无聊。
  从海洋生物一直到地理环境,理查兹能说得清清楚楚,各种各样有趣的传闻,他能一直说个不停。
  通过理查兹的描述理由,李悠对近些年来的东大陆有了些了解。
  东大陆最近的状况很不平静,相对于创世纪上的记录,理查兹所说的情况就更为详实了。
  所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在涨价,食品类经营的商人,都不用走太远,就能将手中的货物以更高的价格卖出。
  各种金属也在涨价,而作为魔法师唯一的材料的振魔石,到现在几乎已经到了一石难求的地步,就连黑市里只要一出现,就会被迅速高价买走。
  各种雇佣任务开始发布,有一技之长的男人甚至是庄家闲汉都被征调起来,各有各的用处。
  除了五大帝国的洛伦教国外,其余四大帝国都在做各自的准备,其他小国也都紧张起来。
  整个东大陆处在一触即发的气氛中,这对于李悠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是为了争抢地盘吗?”李悠问道。
  “具体是什么就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了。”理查兹露出一个表示歉意的笑容,“我的地位远远接触不到这些秘闻。”
  李悠没有说话。
  保密得那么好,估计是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毕竟四大帝国的所作所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却没任何消息流出,这本身就不正常。
  李悠干脆换了个话题:“你这次是想来西大陆做生意?”
  “当然不是。”理查德摇头,“先不说西大陆不允许人类靠近,就是允许靠近也不是我们这些小商人能过去的,我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躲避鱼人罢了。”
  “鱼人?”李悠想到曾经德洛克也说过在东大陆受到鱼人攻击的事情,“他们攻击所有来往的人吗?”
  “也不全是,只是我们运气不是太好。”理查兹苦笑,“我们正好遇上鱼人,其中一个应该是深海王的七十三子。”
  “七十三子?深海王多少子女?”
  “数量可能有上百之多。”
  “那你还能认出他是七十三子?!”李悠惊叹。
  “不,只是这个七十三子很……”
  当理查兹说完后,李悠明白他为什们认出那个什么七十三子了。
  鱼人这个种族星辰海中有不少,有李悠见到过的那种可怕的美人鱼,也有人形鱼身的变异鱼人,东大陆附近的撕裂洋流周围就分布着不少变异鱼人。
  和看起来凶恶但其实颇为胆小的美人鱼不同,变异鱼人的性格更为凶残。
  他们袭击来往的船只,并以杀人取乐。
  除非有帝国船只经过,或者大的船队,否则他们都会出手击沉船只。
  而在星辰海上,无论是船队或者军队,都不愿招惹鱼人,一旦杀了其中一只,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鱼人围攻,到时候,代价可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因为如此,东大陆周围的鱼人越发猖獗,随着数量增多,商人们可以偷偷渡过的几率越来越小。
  但是因为利润等原因,依然有不少商人铤而走险。
  其中深海王的第七十三子,就是在其中最为凶残的一个。
  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将袭击船只上的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互相厮杀,选出活着的那一个,和它比斗,然后将他的双腿斩断并在身上烙印属于它的标志,再用伤药保住他的性命后,让他饱餐一顿,送回岛屿上。
  这个饱餐,就是用船上的人的肉。
  理查兹说这些的时候,一副痛恨又有些害怕的模样。
  “我们逃出了鱼人的追捕,没想到撞进撞角鱼群中,好在我幸运的活了下来。”理查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临出海前,我掷过银币,可是幸运的玫瑰呢。”
  李悠没说话,不置可否。
  “你别不信,只要我银币扔到玫瑰那面,我运气一定会很棒。”理查兹伸手去摸,然后一脸沮丧,“我忘了银币在戒指中呢。”
  “那你可以去和德洛克拿回来啊。”李悠说道,“只是一枚对于你有特殊意义的银币而已。”
  “什么东西,很重要的吗?”德洛克听到他们的对话走了过来。
  “一枚银币。”李悠说道。
  德洛克在戒指中翻出来一枚银币:“是这个吗?”
  “是的,没错,给我带来好运气的银币。”理查兹看了一下,然后拒绝了德罗克交还给他的举动,“我以后会用其他银币将它交换回来的。”
  “发现圣物,抉择的命运硬币。”
  李悠这才仔细观察那枚银币。
  和他手中的那枚癫狂的命运硬币不同,抉择的命运硬币看上去很光洁、平整,闪耀着银币独有的光辉。
  朝上的一面应该就是理查兹所说的,一朵盛开的玫瑰。
  “德洛克,硬币反面我看一下。”
  德洛克将硬币翻了过来。
  硬币的反面是一把匕首,上面刻了些标记,似乎代表着滴落的血液。
  “怎么杜古拉?你对这枚硬币感兴趣吗?”理查兹问道。
  李悠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换回这枚银币后,一定不要和别人说这枚银币的事情。”
  “怎么啦?这只是一枚外形奇特些的银币。”理查兹不明白。
  “如果我说这东西很可能来自于神明呢?”
  理查兹似乎想到些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李悠没有继续说下去,看来理查兹应该是想到什么事情。
  他选择实话实说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些日子和理查兹相处起来感觉这个人还算不错,而且德洛克也有将戒指还给他的意思。
  这枚硬币即便是属于神明的东西,李悠对此也兴致缺缺。
  硬币这种东西,如果是靠正反面来抉择,而且拥有神明的力量,那多半就要靠运气了。
  而运气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他这个非酋所拥有的,与其拿来次次给自己添堵,不如不要。
  之后,理查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最后他走到李悠身边,请求他讲一讲关于银币的事情。
  “我要是能够知道,我也不会说可能是来自于神明了,话说你有没有抛到过匕首的那一面?”
  理查兹想了想,摇了摇头。
  欧吃矛啊!李悠在心里发出怒吼,但还是语气平静的说道:“那么我估计,这枚银币的玫瑰可能带来幸运,但如果是匕首的那边,估计就是不幸了。这银币叫抉择的命运,你大概能明白什么意思吧?”
  理查兹点点头,刚准备问些什么。
  阿德拉从后面走过来,理查兹刚要对阿德拉行礼,突然看到阿德拉手中弹动的银币,面色大变。
  李悠也看到阿德拉手中不断翻飞着的银币。
  “怎么了?”阿德拉不明白理查兹为什么这幅表情,伸手就要把银币给他,“德洛克给要给你的,但是他刚才头撞在木头上了,就委托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话还没说完,手中弹动的银币撞在了他的食指上,而后跌落。
  银币转动了一会儿,躺在甲板上,向上的那一面,分明是滴血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