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四十一章 坏运气

第四十一章 坏运气


  “你个非酋!没事儿玩儿什么硬币!”李悠警惕地看着四周。
  理查兹听过李悠的介绍后,同样心神不宁,看着周围,神情有些紧张。
  “怎么啦?绿球你发什么神经。”阿德拉皱眉,俯身正准备捡起银币,就听旁边传来传来水声,一只手掌宽的尖嘴黑鱼从海中高高跃起,径直朝阿德拉撞去。
  阿德拉扯了下嘴角,向后退了一步,黑鱼擦身而过,落在甲板上扑腾着。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鱼?”阿德拉挑眉,“看来今天有加餐了。”
  水声接连响起,一只只尖嘴黑鱼不要命的向着阿德拉发动自杀式撞击。
  阿德拉轻松地迈步躲过了数十只黑鱼,不一会儿,阿德拉周围的甲板上就满是这种尖嘴黑鱼了。
  “今天怎么啦这是?”阿德拉看看李悠和理查兹,又看看手中的银币,眯起眼睛。
  “我就去一会儿!就一会儿!”安德蕾雅向船舱外跑,“老在船舱里我都待烦了!”
  “刚才谁还说准备在床上睡一天的?安德蕾雅你给我回来!”萝蕾芙在后面紧追不舍。
  “我要去好好玩一玩!”安德蕾雅眉飞色舞,却没注意到脚下的一只乱蹦的黑鱼,一脚踩在上面,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那条黑鱼在被踩飞后撞向其他的黑鱼。
  瞬间,甲板上的黑鱼开始互相撞击。
  当阿德拉躲避开又一只跳起的黑鱼后,踩到了一只正滑到了脚下的黑鱼,身子猛然倾斜。
  那只被安德蕾雅踩中而后撞到其它黑鱼的黑鱼,猛然跃起,一个黑鱼甩尾,打在阿德拉的后颈处,腥咸的海水打湿了阿德拉的后背,一部分海水顺着脖子流进衣服里。
  阿德拉的脸色难看,看着跌倒在地的安德蕾雅和地上的黑鱼默不作声,怒气冲冲地走回船舱,随手将银币抛了起来:“东西还你!”
  坏运气似乎还未结束。
  当他走过安德蕾雅时,安德蕾雅伸手去拽他,阿德拉向旁边一躲,准备直接去船舱中换衣服。
  萝蕾芙此时跑了过来,想将安德蕾雅扶起。
  熔火在上方甲板上喝着美酒,享受着清凉的海风,惬意无比。
  喝完了的酒桶随意放在身边,当他再从戒指中拿其它酒时,不小心将酒桶碰倒在地。
  空酒桶向下滚落,撞击在一节台阶后猛然蹦起。
  萝蕾芙注意力全放在安德蕾雅身上,没有发觉身后的酒桶。被酒桶砸在头后,撞向阿德拉。
  阿德拉也没想到这一出,被萝蕾芙正撞在胸口处。
  安德蕾雅还坐在后面,修长的腿正好绊了他一下。
  李悠和慌忙接住硬币的理查兹看着阿德拉跌入鱼群。
  当阿德拉的身体即将接触到鱼群的那一瞬间,所有黑鱼猛然蹦起,向着阿德拉甩尾。
  阿德拉身上黑气缭绕,突兀消失,再次出现时,人已经到了船舱门口。
  阿德拉恨恨看了眼理查兹手中的银币,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船舱中。只不过往常随意的走动,现在变成了在林间穿梭时的警惕。
  “哇,我还从来没有看到他那么狼狈过。”安德蕾雅坐在地上,眉飞色舞,“连小时候捉弄他都没成功过一次呢。”
  熔火此时刚跑下来,问道:“没砸到人吧?”
  “砸到了哦。”安德蕾雅指向一旁刚爬起来的萝蕾芙。
  熔火道歉,萝蕾芙表示没事。
  “刚才我看阿德拉气冲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熔火看着一地的黑鱼和滑倒在地的安德蕾雅,“你又捉弄他了?”
  “这次不是我!”
  李悠解释道:“事情大概是这样。”
  他解释一下事情经过和关于银币的事情,就发现几人看向理查兹手中银币的目光都已经产生了变化。
  熔火和萝蕾芙看向银币的眼神大致相似,基本都认为这是一个有些危险的东西,可安德蕾雅看硬币的眼神,已经是赤裸裸的跃跃欲试了。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东西非酋别试。”李悠郑重提醒道。
  从刚才的遭遇来看,这枚银币造成的效果并非致命,阿德拉的遭遇顶多算上丢了面子,没有受什么伤的……兴许会有心理创伤。
  而阿德拉说,德罗克想将银币送回来,却被木头磕破了头。想来也是这枚硬币的效果。
  短时间内将一个震颤级一个传说级的弄得那么狼狈,这枚银币的效率可谓极高。
  “我觉得很有趣呀。”安德蕾雅看着理查兹,“借我玩一会儿好不好?”
  那么一个精灵美少女眼巴巴的哀求,理查兹有些犹豫,但还是提醒道:“安德蕾雅小姐,这枚银币真的很危险。”
  “放心吧。”安德蕾雅迅速爬起身,就准备去抓银币,“咱们两个也认识好久了。”
  理查兹苦笑,正是因为认识,他才知道眼前这位漂亮的精灵小姐是有多么的不靠谱。
  安德蕾雅的手还没碰到银币,李悠凝聚手臂就要去抢。
  安德蕾雅早有准备,一掌拍开李悠的手臂,将银币抓在手里。
  “哈哈,我早就知道你可以凝聚手臂了。”安德蕾雅拿着硬币,得意洋洋地看着李悠。
  李悠猛然想起了安德蕾雅的设想,全身笼罩着一股凉意,不知道是该继续抢银币,还是就此放弃逃离,他总觉得安德蕾雅看他的眼神不对劲。
  还没等李悠想好,安德蕾雅兴高采烈地将银币向天空抛去:“我看看我的运气怎么样!”
  所有人愣愣看着银币在空中翻飞后,掉落在甲板上——玫瑰面。
  然而还没等他们松口气,安德蕾雅伸出脚来踢了一下。
  银币向前滑动后,撞在李悠的身上弹飞而去,这一次向上的面是滴血的匕首了。
  李悠叫道:“你没事找什么刺激啊?!”
  安德蕾雅笑嘻嘻的:“这样更好玩一些呀。”
  然而他们等了很久,都没有情况发生。
  安德蕾雅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看来刚才只是巧合?”熔火说道。
  “肯定不是。”李悠确信系统的提示绝对没问题。
  这时候,理查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说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应该快到撕裂洋流了吧?”
  “当然!”船长一脸笑意的走了下来,“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进入撕裂洋流了,通过撕裂洋流就是金麦岛,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了。”
  然而船长发现,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在场的除了安德蕾雅外,没一个脸色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