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四十五章 深海反应和族长秘闻

第四十五章 深海反应和族长秘闻


  “吞渊鱼怎么了?”一名高大的鱼人斜坐在王座上,眯着眼睛看着下面跪倒的几名鱼人。
  边上跪着的一名鱼人颤抖着说:“祭祀们带着小队去截杀商队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吞渊鱼也消失了。”
  “你是想说一些商人消灭了两名祭祀,一只小队和我的吞渊鱼,是这样吗?”
  鱼人的姿势表情都没变,语气也是淡淡的,但听到他说话,下面的跪着的鱼人全都颤抖起来。
  “那我最疼爱的儿子,你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跪在中间的鱼人身体微微抖了一下,最后只得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嗯……”
  王座上的鱼人点点头,曲臂拄着自己的面颊,侧头看着他们:“连我的儿子都不清楚,你们怎么能说他们消失了?那你们就是在骗我了。”
  其他鱼人急声高呼,但王座上的鱼人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居然欺骗了我,那你们就该知道下场的。”
  王座上的鱼人站起身来,走到他们身边。
  鱼人们颤抖的匍匐在地,却没有一人胆敢起身逃跑。
  “嗯,还算不错。”鱼人点点头。
  从他的头颅下一直到腹部,肌肉裂开,露出一个巨大的裂嘴。
  他抓起一名鱼人往裂口中塞去,咀嚼声、惨叫声,血肉迸溅。
  到最后,只剩下中间那鱼人匍匐在地,周围漂浮着的血肉残渣。
  “味道不太好。”
  那鱼人重新走回王座上坐下,血液在他行走中被海水冲刷干净,在大殿中飘散着。
  胸前的裂口合拢,他斜倚在王座上,看着跪地的鱼人:“我最疼爱的儿子,去看看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匍匐在地的鱼人颤抖着答应,向外走去。
  直到看着那鱼人略带慌张的身影消失不见,王座上的鱼人脸色狰狞起来。
  他自然知道那几名鱼人说的是对的。
  祭祀和鱼人小队消失,他不在意,但吞渊鱼的消失才是最令他震怒的。
  星辰海中有无数恐怖生物,其中吞渊鱼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它们体型庞大,身体几乎有一座岛屿的大小。它们可以操控海洋。
  在海面下生成巨大漩涡吞噬船只,是它们的拿手好戏,它们体内共生的无影鱼更是杀戮好手。
  深海王驯服这一条吞渊鱼,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却没想到一次出门随意的捕食,居然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即便吞噬了几名鱼人,也没能完全发泄他的怒火。
  “最近似乎说有人类王国的联军要来剿灭我。”他喃喃自语,“那就先吃些人类来发泄一下吧……”
  退出大殿的鱼人同样面色扭曲。
  想想刚才鲜血围绕自己的感觉,常年浸泡人类鲜血的他居然有了恐惧的感觉。
  即便他是凶名赫赫的深海王第七十三子,但在面对他的父亲深海王时,他就如同在它面前的人类一般。
  他感觉深海王看他的眼神和看其他人并无两样,都是那种看着食物的眼神。
  从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他的父亲对他或者说对所有孩子都抱着一种奇怪的态度,当时他没有在意,直到后来有一天,他的父亲在他的面前吃掉了他的哥哥,第二十三子的时候,他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当时深海王那一脸愉悦的表情分明表示,他对自己儿子的血肉非常满意。
  自那之后,无论是他还是所有的深海王子女,都尽可能的避免和深海王见面,但是在深海王召集他们的时候,却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聚拢而来。
  深海王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子女对他惧怕的感觉,对他们的小心翼翼视而不见。
  七十三子自己明白,他疯狂杀戮人类,甚至虐杀他们以此为乐,就是在发泄他对于深海王的恐惧。
  但现在面临着深海王交给他的任务,他心中那种被扼住咽喉的恐惧感更加强烈。
  如果吞渊真的只是远离了那还好说,但如果真的消失了,他只是将这个消息带给父王的话,他一定会和他的哥哥一样,和那些普通鱼人一样,被那张嘴死嚼碎咽下。
  “不……不!我不会死的!我不会!”七十三子咬牙,“多杀些人类,多杀一些,把他们交给他,我就有可能活下来……对!杀的越多越好!”
  七十三子有些癫狂的回到自己的驻地,召集鱼人们,在海上疯狂搜寻。
  ……
  结合阿德拉的分析,理查兹梳理刚才听到的消息,得出的结论越来越靠近阿德拉的猜想,从最近到来金麦岛的商人口中没听到见过军队集结的迹象。
  “那现在海面上也不安全,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待着了?”李悠问道。
  “暂时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也无妨。”阿拉想了想,“在这里休整几天我们再离开。”
  理查兹有些担忧的说道:“万一遇到鱼人进攻这里怎么办?”
  “在岛上遇到他们那简直太棒了。”阿德拉一脸期待。
  既然决定在金麦岛暂时停留,李悠他们回到船上,将这个消息和船长说了。
  船长同意这个说法,并找负责人协调,尽量将他们的船向着金麦岛内靠拢。
  这样鱼人在进攻时,至少他们的船只不会在最外围最先遭到攻击。
  安德蕾雅和诺斯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是一副开心的模样,他俩跑到一边,小声嘀咕着什么。
  一番讨论后,众人决定在船上过夜。
  水手买了些特色吃食,众人就在美酒号上享受美食。
  有美食自然就少不了美酒,金麦岛有一种著名的美酒,就叫金麦酒。
  完整的金麦酒是由两种酒液根据一定比例调和而成,调和之后会根据调和比例,产生口感的差异。
  比如现在水手们买的金麦酒,就是应熔火的要求,买了些烈性的金麦酒。
  喝下去辣喉咙,但喝完之后,浓厚的酒香就会在口腔中散开,让人情不自禁就又喝下一杯。
  除了看守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忘我的畅饮着。
  酒喝多了,自然也就有喝醉的人。
  喝醉的人表现基本都很有趣,有的耍酒疯,有的默默哭,有的干脆就在那里大声的笑,还有的喝多了就开始话多,其中熔火就是话多的代表。
  只见熔火将酒杯顿在桌子上,大声喊道:“好喝!这酒过瘾,喝得痛快!”
  和熔火拼酒的是那个被锁在十字架上的半龙人奥尔丁顿,他将酒桶蹲在地上,同样打了个响亮的酒嗝:“不够!再来!”
  很快,两人的周围堆满了酒桶,到最后两人都开始晃晃悠悠的。
  熔火醉眼迷离的扫了眼周围,打个酒嗝说道:“阿德拉呢?他又和安德蕾雅溜出去胡闹了?”
  李悠指了指身后被他的丝线捆起来的安德蕾雅和诺斯:“阿德拉去搜索周围了,安德蕾雅还在这里呢。”
  安德蕾雅和诺斯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们挣脱不了,李悠获得自由掌控技能后战力飙升至百战级,现在他的丝线比普通的铁质锁链还要结实。
  提修对自己妹妹求助的眼神视而不见。
  “哦……嗝!”熔火将另一杯一饮而尽,笑道,“我突然想起当年阿德拉和亚丽克希亚求婚时的场景,那时候阿德拉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
  呦?!
  不止李悠,听到熔火说话的人,一个个都挤到到熔火身边,听熔火开始扒拉各族族长的“光荣事迹”。
  从亚丽克希亚以年龄差距过大拒绝阿德拉求婚开始,到龙王布里奇斯睡觉的时候喜欢咬着尾巴,再到当年比尔博姆和潘西互殴,被潘西一锤子打晕的事情。
  再加上半龙人奥尔丁顿不时讲一些他知道的事情,各族族长的黑历史,在这一晚上几乎被公布了个遍。
  李悠听得津津有味,安德蕾雅和诺斯都停止挣扎静静听着,连一旁警戒的提修,注意力都一直集中在这边。
  理查兹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些东西貌似不应该知道的。
  直到熔火讲完后,周围已经没几个意识清醒的了。
  熔火又喝了一大杯,就趴在桌子上了,对面的奥尔丁顿早就趴下了。
  德洛克萝蕾芙他们在之前的拼酒后就早早倒下,理查兹也在熔火倒下后给自己灌了一杯趴在一旁睡着了。
  船长听完所有的事情后,咂咂嘴,回舱睡觉去了。
  阿德拉回来后,李悠叹息道:“哎呀!青春的岁月啊。”
  “什么?”
  李悠:“呵呵。”
  安德蕾雅:“嘻嘻。”
  诺斯:“嚯嚯。”
  提修:“……”
  阿德拉先是一愣,而后就听到熔火在那里嘟囔着:“比尔博姆你个老混蛋,咱俩一起去看阿德拉求婚,结果你一脚把我踹出来……”
  阿德拉原本就黝黑的皮肤,此时如同锅底一般。